电影需要跨过艺术的门槛

2016-06-09 08:1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年来的国产电影似乎很钟情于“跨界”二字,互联网、餐饮界等“圈外”公司频繁插足电影;从各种领域跨界而来的名人也开始热衷于导演身份,于是有了作家导演、演员导演、编剧导演、音乐人导演,而其中的一些作品在取得了票房奇迹后,更是惹得天下熙熙,皆为当导演而来。这种繁盛让局外人有点迷惑,难道拍电影是一件容易的事?难道非专业人士不经修炼就可以轻松地在票房上把昔日的“电影大师”甩下几个零?当然不是。电影的门槛降低的是投资、是技术、是资历,但是艺术这道隐形的门槛,却是容不得践踏的。

电影是一种表达方式,如今数字化的技术使得人们用手机就可以拍出一个微电影来,但是,拍电影与拍一部好电影之间却有一条巨大的鸿沟。资本进入专业市场后,以“谋利”为最终目的,造成作品的“产品化”倾向,与一些跨界明星的虚浮名声相结合,使得电影的艺术性迅速衰弱。

中国的电影市场如果只为满足于为一批更有钱、更愿意进行娱乐消费的年轻90后们拍摄幼稚、庸俗投机取巧的青春烂片,用劣质的电影来迎合年轻一代观众的苍白享受的话,那么,拍电影确实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电影之所以被尊为电影艺术而不是电影商品,一定还有其更为深度的附加条件。这种隐形的功力与导演的人生感悟、思维想象、艺术训练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这种情怀的表达是在电影中润物细无声地表现出来的,它让一部电影作品变得与众不同,变得别有意趣。

然而,纵观如今的中国电影,却充满了快餐式的粗糙,不要求构图,不要求空间变化,凭借着快节奏的剪接,再加上几个段子就可以进入影院。当然,电影界的这种弊端并非是来自于“跨界”。毕竟,很多人可谓才华横溢,完全有跨界的能力,甚至能为电影界带来新的语汇,比如,摇滚教父崔健拍摄的《蓝色骨头》,编剧出身的徐浩峰导演拍摄的《新武侠》,张艾嘉成功转型后拍摄的《心动》、《念念》等作品,都是上乘之作。

问题的关键不是非专业人士不能跨界为导演,那无异于一种狭隘的封闭。电影圈当然允许跨界,但是,跨界者却需要心中有所敬畏,不能仅仅地为了名利,为了凑一把热闹而踏入电影圈,拍摄出一部部言之无味的作品,甚至在电影中以扭曲的价值观哗众取宠,辱没了电影的尊严。 所以,任何人在迈入电影圈时,都请小心地跨过那道由良心、艺术构成的无形的门槛。文/本报记者 肖扬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肖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