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俊杰:永远最满意下一首

2016-06-28 08:41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出道之前也曾经在餐厅驻唱,那个时候我听张学友、伍思凯、赵传、动力火车,我跟自己说,他们怎么唱得这么好,我也好想努力看看。”抱着一颗对音乐无比热忱的心,十多年前林俊杰走上了追求音乐梦想的道路,如今为了鼓励和自己一样有音乐梦想的人,林俊杰将自己的创作经历和心情、追求音乐梦想过程中的挫折拍成了一部音乐纪录片《听·见林俊杰》。昨天他带着这部纪录片,以及刚刚获得第二个金曲歌王的各种心情,在清华大学举办首映式。在上周末金曲奖颁奖礼现场,林俊杰一句“跟自己比赛,是比得奖更珍贵的过程”的获奖感言被上升到体现金曲奖精神的高度,而昨天的活动现场,林俊杰又熬制出了不少让人心灵震动的鸡汤。

谈得奖

金曲奖得不得都要庆功

“我经历过两个极端,得奖的开心、没有入围的失望,知道那个滋味,而当你知道就不会害怕。”2014年出道11年的林俊杰首次拿到金曲歌王的奖杯,当时很多人都说这个奖对于林俊杰而言来得有点儿晚,今年金曲奖林俊杰二度封王,此外还收获了“最佳作曲人”的奖项,“压力最大的时候是制作专辑的过程——一张实验专辑怎么能做到说服自己、说服听众,最终我完成了说服听众戴上耳机听这个最大的挑战,所以金曲奖得不得奖都要庆功。”但这一切并不代表林俊杰没有遗憾,林俊杰直言自己对于“最佳制作人”的奖项期待更多,“因为《和自己对话》专辑和其他不一样,所以有点小失落,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说明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还可以在这一块发挥得更好,或者是重新做同样的专辑的话,我应该做到更好。”

谈创作

好和经典就差一个字

在华语乐坛高产创作歌手名单上,林俊杰绝对是排名靠前的,从早期的《江南》、《曹操》,到后来的《小酒窝》、《不潮不用花钱》、《记得》,再到最近几年的《修炼爱情》、《不为谁而做的歌》,十多年来林俊杰在每个创作时期都能拿出口碑和传唱度俱佳的作品。“我小时候爱看漫画,《江南》就是香港‘天下’系列武侠漫画而引发出的一首中国风作品,一首好作品,都是从私人情绪开启,慢慢地叠加,最后把小小的私心变成属于大家的故事。”林俊杰总结称好和经典之间往往就差一个字,歌手就是小细节组成的大局面。“我现在也会每天打电玩,不仅如此,还开着镜头直播给大家看。”林俊杰把“沉溺”于打电玩一事也熬成了一锅鸡汤,“如果好好经营这些让自己有热情的兴趣,都有可能帮你扑到未来那些很重要的事情。”

谈未来

最满意的歌永远是最新一首

“在流行歌曲领域里,并不是每个制作人都会觉得,‘Dummy Head(3D无损人头录音技术)’是最好的,有人认为流行歌曲要传达超现实,要把低频拉得更低、高的更高,才能更洒狗血。而这个技术只能还原真实,所以我一开始也没把握《和自己对话》会不会感动大家。”金曲奖的肯定让林俊杰吃下了定心丸,但他却并不着急确定自己接下来是否要继续大胆尝试新技术,“我一直在想,下一张是继续尝试新东西,还是回到我熟悉的做音乐的模式,两者都可以,我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学习。”林俊杰笃定地称,自己最满意的歌永远都是最新写的那一首。

■歌迷对话林俊杰

林俊杰的追随者和其他偶像歌手的粉丝一样,既忠心,同时又有点小花痴,但与此同时每位粉丝与林俊杰之间的连接又是那么自然。

1 和林俊杰的连接点:我的妈妈和你妈妈很像。

提问:十年前的你是什么样子的?下一个十年你会是什么样子?

林俊杰:这个纪录片让我找回十几年前的回忆和朋友,提醒我不要忘记一开始是什么动力去追梦,那个时候我不是因为想成功去做,而是为了热情,而现在成功也只是鼓励自己下一个十年继续努力。我会一直追求更好的,会用下一个十年去庆祝今天的成就,用每一天的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好。

2 和林俊杰的连接点:很少在大屏幕上看到你,有一句话是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成狗。

提问:今年大年初一我奶奶去世了,回家听了你写的《水仙》。在你第一次公开唱《水仙》时是什么心情?

林俊杰:我第一次唱《水仙》完全是唱给奶奶的,这首歌也是完全为奶奶写。我在奶奶离开后还常梦到她,她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她的笑脸她的美,这首歌就是捕捉梦境中奶奶在美丽的草原中对我笑的情形,所以歌词和旋律不是悲伤的,而是温馨温暖的。

3 和林俊杰的连接点:我和你很像,我也喜欢写歌,写歌的时候喜欢模仿你。

提问:是灵感重要,还是乐理和弦精通重要?

林俊杰:每个人的成长背景和接触音乐方式都是独特的,不要因为喜欢歌手就跟他一样,要在灵感和技术中找到那个很微妙的平衡点,当你达到技术极限,再配上最真实的灵感,就是最适合自己的音乐风格。我有时候会梦到一些旋律,梦里提醒自己起床后一定要录下来,但有些我录下来的东西我至今都不知道要干嘛用,这就是技术没有办法跟上我的灵感。

4 和林俊杰的连接点: 有些歌写得很难唱,我们在KTV唱不上去。

提问:《不为谁而做的歌》是不是就是“不让别人翻唱的歌”?

林俊杰:这首歌确实写得比较高,但这首歌只能用这个调唱。如果降半个调,口气咬字就不合适,唱出来变得唯美而温柔,感觉不到痛,“梦为努力浇了水”这句词唱出来是有形状的,只有这个音调才能感受旋律的形状。当然我也有很多的歌开始写很高,后来因为市场考量而降调,比如《江南》、《学不会》。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王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