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陈规陋矩 何以死而不僵

2016-09-09 08:1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要说这几天文娱圈最热闹的事儿,当属郭德纲、曹云金公开反目,引发媒体对旧式师徒关系的吐槽。郭德纲主持重修德云社家谱,痛斥昔日徒弟曹云金“欺天灭祖,悖逆人伦”,而曹云金以六千字长文,抖搂郭德纲那些恶心事儿。曾经的师徒,对掐到这个份儿上,师父自然颜面尽失,徒弟也难说光彩。即便拿传统门户尊严而言,被折腾成这样一地鸡毛,早已不成体统。

郭德纲标榜的旧式师徒关系、门户规矩,可谓源远流长。中国传统社会有“江湖”这个特殊的词儿,这个词儿没法准确翻译成外语。传统中国是宗法社会,以宗族血缘关系结成纽带,形成自身的道德伦理秩序。在此主流社会之外,还有一个游民社会,也就是所谓的“江湖”,游民一般包括土匪、流氓、乞丐、娼妓、术士及兵痞、盐枭、私贩,还有游侠、游方僧人、走江湖的说唱和戏曲艺人等。这些游民群体徘徊于非主流社会,本来未必有血缘关系联结,但为了求生存,就得抱成团儿,建立自己的团体规矩,结成人身联盟。

武林帮派和曲艺流派非常典型,曾经都有各自的门户规矩。在近两年的电影中,徐浩峰参与创作的《一代宗师》《师父》,都涉及到民国武林门派的规矩。如《一代宗师》中的马三杀师父坏了规矩,宫二杀师兄替父报仇,但之后秉承规矩终身不嫁不传艺。《师父》中的规矩更是成为核心推动情节,既维护既得利益者,也给新人出头的机会,各方面拿捏得平衡,大家伙儿面子上过得去。这种规矩未必形诸文字,却是行内人心照不宣的约定。

像《师父》中的武林规矩既有其道理,但也过于刻板僵化,不乏冷酷无情之处,根本上讲,还是为了维持圈内群体的生存利益。这种江湖规矩在传统社会有其土壤,尤其是师徒相传的门派、流派,都愿意信奉这个东西,缔结血缘关系之外的人身依附和利益联盟,无非是共进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近现代以来,传统社会结构解体,法治文明深入人心,个人日益突出,人与人之间、个人与群体的关系也发生巨变,过去的江湖规矩早已不适应时代变化。

如今的武术、戏曲界虽然还有拜师学艺的传统,但早已不再遵循类似磕头拜师、独门秘传的陈规陋矩。有人哀叹老规矩尽失,但那也是时势使然。跟其他曲艺形式相比,相声圈的老规矩似乎格外顽固,江湖气息很浓,死而不僵。比如徒弟拜师学艺,三年学徒两年效力,之后才能出师。徒弟出师行走江湖,报上门派师承,也会得到各路照应。没有门派师承者,自然被认为是野路子,圈内人就看不起你,甚至让你在圈内无容身之地。

相声圈的这类陈规放在今天,已不合时宜,封闭的圈子和师徒之间的依附关系也有悖于现代文明。郭德纲却死守陈腐规矩,把师徒关系搞成人身依附,看重的无非是其中利益。更要命的是,这个唯我独尊的师父,本身颇为失德,所谓门户规矩,也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一个口口声声讲规矩的人,却连最基本的传统师德都不具备,不但不能服众,连弟子也纷纷弃他而去,自己还成了一个笑话。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周南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