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大红: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2016-12-22 07:52 京华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倪大红、宋丹丹主演的电视剧《我的岳父会武术》正在北京卫视热播。提起倪大红,很多人对他的印象都是不爱说话,表情不多。无论是《乔家大院》中聪明绝顶的孙茂才,新《三国演义》里老谋深算的司马懿,还是《北平无战事》中运筹帷幄的谢培东,荧屏上的他总是一副阴沉的模样。而在《活着》《满城尽带黄金甲》《三枪拍案惊奇》《风声》《西风烈》《透析》等电影中,倪大红的演技深受张艺谋、高群书等知名导演的青睐。张艺谋更是称赞他“最小的角色也能琢磨出味道来”。近日,倪大红接受专访,谈到自己做演员多年来的体会,他说:“在中央戏剧学院读书的时候,从上大学第一天开始,老师就教导我们,‘记住,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我一直记着。”      

□谈新剧

寻找着一种心虚的感觉

已经有着30多年戏龄的倪大红,在影视剧方面可谓是佳作频出,塑造了许多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但他接拍的喜剧角色却是屈指可数。剧中,倪大红诠释的就是剧名中那个会“武术”的岳父。谈到“会武术”的意思,倪大红解释说:“很多人对‘武术’的理解就是‘功夫’,其实嘴皮子也是功夫,脑子里全是歪点子,也是功夫。”在倪大红看来,程大吉这个人物的特点就是“对的事情他会坚持,不对的事情他也一定要往对里说”,“会武术”其实是程大吉这个人物性格的一种体现。

在《我的岳父会武术》中,倪大红饰演满脑子歪主意、不按套路出牌的劳改释放人员程大吉,尽管女儿抛下老公和孩子失踪多年,在法律上女儿和女婿的婚姻已经解除,但是为了不让外孙有个“后妈”,刚刚出狱的程大吉硬是赖在女婿家不走,插科打诨、闹腾不休,导演了上吊、自焚等一出出闹剧,令人哭笑不得。

倪大红表示,扮演一位充满喜感的岳父形象对他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挑战,为了演好程大吉一角,自己一直在寻找着一种心虚的感觉,“女儿失踪多年,女婿想带着孩子重组家庭。而刚刚出狱的程大吉想替女儿维系住这个家庭,他非要把女婿再婚的事折腾黄了才行。他其实知道这么做是自己‘作’,但是他还不能把心虚表现出来,还得死扛,所以在表演的时候我要体会角色的这种心虚,在拍的时候也要努力捕捉到这种瞬间。这个人物其实挺复杂的,挺不好演的。”

谈及自己在《我的岳父会武术》当中的表现,倪大红说:“我在喜剧表演上有一种不太合节奏的节奏。在宋丹丹看来,我是‘冷幽默’,而且越老越‘冷’。”

□谈合作

自曝是宋丹丹“迷弟”

倪大红一向以饰演沉稳腹黑类角色见长,他说,这次接拍《我的岳父会武术》这部和自己风格不太搭的作品,完全是因为宋丹丹。22年前,倪大红和宋丹丹在《我爱我家》中有过短暂的合作。倪大红在《我爱我家》中饰演弱智的胡阿大,硬要认贾志国当爸爸。说起宋丹丹在倪大红心中的地位,一向少言的倪大红马上化身“迷弟”,倪大红自曝,从大学时开始,宋丹丹就是自己的偶像,参演《我爱我家》就是奔着宋丹丹去的。回忆起跟偶像宋丹丹的第一次合作,倪大红表示,上大学时,宋丹丹的表演是教科书一般的存在,“老师总拿宋丹丹举例子,她的表演就是我们的标杆。我上大学的时候就看丹丹老师演话剧,特别迷丹丹老师,真的是很喜欢她。听说丹丹老师在拍《我爱我家》,我特别想去,而且还惦记了好几天,后来剧组终于决定我可以去了,真的很激动。到剧组我第一件事就是找宋丹丹,想近距离见见心目中的偶像,结果找了一圈都没找到。”

在《我爱我家》中的短暂合作却并没有让倪大红感到尽兴,此次在电视剧《我的岳父会武术》中,倪大红和宋丹丹饰演一对“针尖对麦芒”式的亲家,倪大红饰演的程大吉多年前因为偷盗罪入狱,而抓获他的人正是宋丹丹饰演的马玉茹,两人更是为儿女的婚姻大事斗智斗勇、矛盾不断。倪大红不禁感慨,“这回算比较正规的一次合作。”

能在《我爱我家》后与“女神”宋丹丹再度携手,对倪大红来说无疑是一次圆梦之旅,也让他好好过了一把“宋氏喜剧”的瘾,“我觉得在喜剧作品当中,宋丹丹老师确实是值得很多朋友去学习的。只有在一起合作一部作品时才能够真正感受丹丹老师喜剧的魅力。”

在《我的岳父会武术》中,倪大红的台词量比较大的,这让本身就不爱说话的倪大红感到很痛苦,“我喜欢语言精练一些,话说出来要掷地有声,尽可能少说废话。因为记性不太好,台词一多就觉得影响我好多方面的发挥。”好在有“女神”宋丹丹的默契配合,化解了倪大红的台词危机,“我和丹丹老师的对手戏很多。经过了长时间的磨合之后,她感觉到我是走这样一个路数的,还是应该发挥我的特长。在台词方面,本来我有二十句台词,但其实说三四句就可以解决问题,而且这样会让表演的节奏感更好,我们就会探讨怎么搭在一起。这种东西在聊天当中学不来,只有和丹丹老师这样的对手在对戏的时候,才能有所收获。”

□谈表演

走到今天靠的就是坚持

不善言辞,性格不够开朗,长相不是那么“规范”,嗓音、形体也非常一般,这些“缺点”让当年梦想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的倪大红曾受过不少打击,“我刚考大学时,真的连名都没报上。那个时代可能更偏爱国字脸,打击挺大的。我就想办法以表演说话,根据自己的条件去琢磨,让人接受,尽量做到内心戏多一些。”

1986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倪大红一直活跃于话剧舞台上,在孟京辉导演的《阳台》《臭虫》,林兆华导演的《哈姆雷特》《罗姆洛斯大帝》等戏剧作品中有着非常出色的表现,但给他带来更多荣誉的则是由田沁鑫导演的话剧《生死场》,凭借生动的表演,一举夺得第十七届梅花奖、第九届文华奖两个戏剧大奖。之后,他又出演了国家大剧院重点剧目《赵氏孤儿》。

倪大红还是很多大导演的“御用男配角”,与他合作过的尽是谢晋、孟京辉、田沁鑫、林兆华、张艺谋、高群书、杨亚洲、侯孝贤、胡玫、孔笙等金牌导演。谈到“名导收割机”这个称号,倪大红坦言,“我是傻人有傻福,或是因为我认真。接拍谢晋执导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是1983年的一天,我刚刚上完形体课,晃晃悠悠地往教室外走,一副不务正业的样子。而恰巧正是这种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模样得到了导演的青睐。我模样怪,大学毕业以后,我想在这个行当走下去,到底什么样的表演状态才是我自己的,幸好当时北京人艺的导演林兆华非常看好我,跟他演过几部话剧,还有田沁鑫导演邀请我去演话剧,真的是给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这些因素形成了我的表演走向。”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倪大红感慨自己能坚持下来全靠朋友的赏识和自己的执着,“走到今天靠的就是坚持,我也被换过角,我确实想过要离开这个行当,不再拍电视剧了,踏踏实实地去演话剧。后来我回来了,没有妥协。还遇到张艺谋大哥、芦苇、胡玫,他们给我机会,让我更加自信。凭我的外形能走到现在真不容易,一定要拿出更好的表演。”

□谈性格

看似严肃的他也会孩子气

尽管演技一流,但外表严肃、行事低调的倪大红,总是容易让一些不熟悉他的人产生一种距离感。也只有接近了才能发现,生活中的倪大红并没有影视作品中那般有城府,“生活中我比塑造的角色稍稍活泼一点,尤其是喝点酒以后很可爱,但酒量不大。其实我挺单纯的,挺孩子气的。没有镜头对着的时候,我挺愿意和人聊天的,但是一面对镜头,我就浑身不自在,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像个小学生一样坐着。”

有趣的是,倪大红喜欢听周杰伦的歌,“我俩合作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时候,他带着我玩魔术,我就当着他的面唱他的歌,还甚至故意往走调上唱,我也含着舌头,不让他听出来我唱什么词。”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