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鬼吹灯》有一种“老干部”的好

2017-01-10 07:59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这次的鬼吹灯有一种“老干部”的好

◎何天平

《鬼吹灯》改了这么多版影视作品,还是架不住孔笙出手再成话题。

国剧市场的流动性很快,热门题材的更迭也就是几个月的周期。除了万年不变的古装武侠和青春偶像,其他类型题材的价值留存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盗墓题材就是一例,包括《盗墓笔记》《鬼吹灯》在内的网文IP转码影视,少说也有十多部,风头鼎盛的红利期早已过去。这时候,孔笙后知后觉地导了部《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下简称《精绝古城》),至少在目前显见的关注度上突围了整个萧条的年末档期。

豆瓣网友对剧版《精绝古城》的打分比原版小说更高,这几乎在近年的影视改编领域绝无仅有。《鬼吹灯》的故事并不陌生,即便不是原著粉,人们在这若干部既有的影视作品中也多少能窥得个大概。面对繁荣的市场环境,大多数导演对同质题材的警惕度很高,而孔笙却用最朴实的方式做了部还挺洋气的剧。有意思的是,《精绝古城》并没有因为做得多新而出彩,反而在它的“土气”里觅得了市场的肯定。老干部孔笙带着老干部靳东,做了一部老干部版的《鬼吹灯》。没摆太多花架子是它的“土”点:改编贴原著,美术做利索,就算特效不够分但起码维系了基本水准——坦白讲,这已经是国剧市场中稀缺的成熟作品了,虽然离孔笙导演口中的“美剧质感”还差挺远,但标榜“国剧质感”应该还算名副其实。

靳东饰演的胡八一在剧集开篇没多久便祭出金句:“还是老支书觉悟高啊,文物立刻上交给国家”,对“上交国家”这个梗,编剧们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打开方式,也算是回应了此前一系列盗墓题材的捉襟见肘。再加上孔笙本就擅长给自己的作品注入地气,本身是怪力乱神且不可言说的题材,《精绝古城》却为它平添几分又红又专的现实主义姿态。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之前的影视改编基本都以架空时代背景的方式切入故事,甚至为了追逐通俗亮色舍弃故事背景相去如今很远的事实,但孔笙倒是饶有兴致地用头两集大玩一把年代戏质感。胖子蹬着辆破三轮车载胡八一转遍北京大小胡同,卖卡带的,做大碗茶的,住四合院的,都成了流动的风景。即便是跟大金牙和教授的初遇,也在很“老北京”的处所,由此奠定的复古质地倒是赋予全剧一种天然的抽离感——这种抽离感或许更易于令观众进入这样一个并不现实主义的场景之中。

而在进入剧情之后,剧集对原著的还原度、情节的编排密度,也持续不断地生产出它的可看性。私以为,这恰恰是最令人惊艳的部分,尤其在多数国剧情节不够拿各种形式去“凑”的普遍性逻辑下,改进作品的拖沓和散漫确实需要倚赖叙事能力的提升,而这其实也最见创作功力。在这一层面上,《精绝古城》基本能获得优秀分。以目前该剧播出的情况来看,每集三十多分钟的时长体量,在六集之内便已将剧情推到原著小说的半数篇幅,何况里头还“浪费”了一些桥段留给导演的小趣味和小情怀。胡八一的从军前史、和胖子、大金牙的结伙倒斗、回牛心山寻找关东军要塞、正面对抗“大粽子”和猪脸蝙蝠、加入考古队进发昆仑冰川、与隐秘火瓢虫的相遇、九层妖塔和古城沙漠的初现……核心桥段逐一呈现,入墓探险的悬疑惊悚也一并带出,这样的叙事节奏在近两年的国剧市场中着实是罕见的,也是不得不赞许一道的原因。回想一下同为网剧的《老九门》一开始的矿洞之行,扭扭捏捏很多集,八集过后才出现个洞的面貌,佛爷却还在念叨着一句“好像不干净”——这种幻灯片展演式的缓慢叙事,恐怕实在有违“盗墓粉”们的观剧心态了。

按照孔笙自己的说法,《精绝古城》里“画报是做旧的,地下是昏暗的,火锅是热气腾腾的”,供观众移情的恰恰是真切而非猎奇。较为出彩之处在于,全剧在美术和置景方面下的功夫还是恳切的。剧中第一只“大粽子”红犼,甚至请来了前CBA成员特效化妆外加真人演绎。用心制作这件事,似乎还真不是空喊一句口号。即便CG特效部分仍是这部老派剧的短板,但瑕不掩瑜,它总体还是在水准之上的一部诚意之作。

出生在六十年代的孔笙,应该算是目前触网的影视人里最资深的导演之一。作为国内一线的电视剧导演,他的名号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为锻造优质剧的重要注脚:《闯关东》《生死线》是他的标签,《伪装者》《琅琊榜》也是他的手笔。有人说老干部怎么能做流行剧?可他却用这样一种“土并洋气着”的方式给《鬼吹灯》的影视改编热潮画了个断点。

在我看来,孔笙的好就是一种稳妥的好,一种老干部的好,尽管这种好与流行影视市场的气质恐怕截然相反。可无所谓啊,谁说老干部风就不适合《鬼吹灯》的故事呢?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