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震: 演员必须通过作品传递正能量

2017-01-11 08:14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于震: 演员必须通过作品传递正能量

“剧能量·聚创新——第13届电视剧南方盛典”昨晚在广州举行。“抗战剧一哥”于震带着《人民警察官》出席颁奖礼。活动之前他接受专访。入行以来,他硬是凭借一张大长脸在抗战剧中独树一帜,受到许多观众喜爱。近期开始尝试导演的他表示,自己其实更爱执导作品,也喜欢不听话的演员。谈到明星片酬高和演戏不认真,他就很有北京人艺演员的范儿,对此予以痛批,认为明星和演员是两个行当,演员必须通过作品传递正能量和真善美。

相比演员更爱做导演

广州日报:现在你也开始当导演了,去年执导了两部戏,相比做演员,你更喜欢哪个?

于震:我自己挺喜欢做导演。从开始筹备到中间拍摄到后期制作都在参与,他们说作品像自己的孩子,我觉得不光是自己的孩子,我有小孩我知道,孩子是不会完全听你的,但作品是导演自己的各个思想层面以及他关注的社会问题的展现,能掌控的东西更多一些,演员太单一了,只是演好这个角色就好了。

广州日报:有没有演员不受控制的情况?

于震:我特别喜欢不受导演指挥的演员,如果他不听导演的,他一定会有新的想法和对人物的分析、理解。当他说出一个观点,他一定是特别喜欢这个剧本和人物。但我觉得现在这样的演员越来越少,现在都是听导演的,导演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这种时候是特别崩溃的。因为我是北京人艺的话剧演员,我们在拍一部剧的时候,是和演员、导演之间不断相互磨合、碰撞出来的戏。

广州日报:为什么现在有自己观点的演员越来越少?

于震:只要是专业的演员,他就会有自己的观点。明星和演员是两个行当。包括前两天他们说拍戏念台词数数字,我觉得演员是不会做这个事情,因为他对自己有要求,明星数数字是很正常的。

戏是演给观众看的,不是粉丝

广州日报:现在都讲究跨界,演员和明星可以跨界,一个人其实有可能既是人气担当,又有实力代表作。

于震:演戏是给观众演的,而不是给粉丝演的,粉丝是待在网络上的,不代表真正的观众群,我甚至愿意给我爸妈演,因为我爸妈看得最多。但是演员除了塑造人物,还有社会担当,因为公众人物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并不是说你简单做一点公益就完了,你出演的角色和作品是不是传递正能量、真善美?这是很重要的。

广州日报:可能现在的情况是人气明星会拿走剧组的大部分片酬,但认真演戏的演员拿不到。

于震:演员是一个很清贫的职业,这一定要跟大家说清楚,因为我们老师也说,我们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一部话剧工资扣掉税就剩下600多元,一个月可能演出20场,你算一下。你还需要花很多时间排练,所以挣不了太多钱,演员和报酬不是画等号的,明星会挣很多钱。可能你成为大演员会挣得多一点,但还是没有明星挣得多。

广州日报:对这种现象会觉得不公平吗?

于震:我最崇拜的濮存昕老师,他是一个演员,不是一个明星,他前几年写了一本书《光在哪儿》,一个人活到一定年龄,他知道光在哪,我觉得这个人很值得敬佩,并没有写我知道钱在哪。可能演员会拿得很少,但演员这个职业你会越做越有兴趣,你得真正体验它,才有真正的人生,因为角色会给予你很多。抗战剧给了我精神,更重要的是英雄气概。我希望社会上多一点英雄出现,多一点有担当和责任的男人出现。

每次只允许儿子玩游戏十分钟

广州日报:被封为抗战剧一哥,你自己演腻了吗?

于震:一个好演员是永远不会腻烦塑造人物的,只是会觉得自己实力不够,可能某一天突然空了,需要补充,补充还是为了回来更好塑造人物。

广州日报:作为导演,会不会根据当下的流行趋势做一些创作上的改变?

于震:说实话,网络小说我一部都没看过,仙侠鬼怪一部没看过,我最喜欢看的是金庸小说。当下的流行我不懂,所以我不去碰它,我还是做我能做好的事,然后奉献给观众,观众告诉你哪里好、哪里不好,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吸取精华的过程。

广州日报:但是年轻一代很多都看网络小说,你怎么拿作品吸引他们?

于震:我现在有孩子了,我很喜欢他,他很爱喝可乐、玩手机游戏,我现在跟他明令禁止,玩游戏最多10分钟,可乐不许喝,年轻人的三观都没成熟的时候需要别人尤其是父母的引导,而不是一味给他可乐和游戏,那是商人思维。所以我很讨厌说迎合90后、00后。  撰文:广州日报记者 曾俊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