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鸽子,你不懂爱情是什么

2017-03-02 08:2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鸽子鸽子,你不懂爱情是什么?

《月光男孩》(Moonlight)以黑马之姿力压《爱乐之城》,获得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在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其实这片子拍得应景(正逢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全美关注种族及民权问题的特殊时期),有“黑人王家卫”之称的年轻导演詹金斯(Barry Jenkins)又颇识得拿捏叙事节奏及调控空间美学,故而影片不论内容抑或形式都让人眼前一亮,继而回味许久。片中配乐应和主题,哀伤宛转,引人想及深夜的孤独与隐匿的情爱。

片中有两段配乐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一是男主角Chiron小时候随毒贩胡安学游泳时,片中响起的大提琴旋律,另一段是影片即将结尾时出现的墨西哥民谣《鸽子之歌》(Cucurrucucú Paloma)。小时候的Chiron与吸毒成瘾的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却无暇抚慰Chiron意识到自己性取向之后的胆怯与孤独,反而处处为难他。Chiron偶然间认识了贩毒大佬胡安,胡安将他带回家,赠予他饭食与睡房,还教他游泳。小男孩朦胧意识到“被爱”的感觉,原来这样妥帖。

学游泳那场戏,Chiron平躺在水面上,在胡安身边,随着海浪起落。镜头跟得很近,摇摆荡漾,予人晕眩感,像极了黑人小男孩彼时的心境。音乐恰到好处地穿插,由大提琴连续奏出上下起落的三连音,模拟海浪起伏,亦模拟人物心境,看似平静悠缓,却又隐约听得出好奇的、跃跃欲试的意味。背景音乐与场景氛围也与人物性情暗合,不失为神来之笔。

《鸽子之歌》是墨西哥乐手Tomas Mendez创作于1956年的作品,面世后颇受欢迎,不但成为墨西哥国内人人熟知的民谣经典,也曾被用在此前若干电影的配乐中,比如王家卫的《春光乍泄》以及西班牙导演阿莫多瓦的《对她说》。巧的是,《春光乍泄》中梁朝伟与张国荣扮演的也是一对同性恋爱人,与《月光男孩》中的同性之爱一样,隐忍纠结且难以言说。导演詹金斯指名《鸽子之歌》在片尾的出现是为致敬王家卫,这首歌的歌词及旋律均哀伤,充满“想触碰却缩回手”的无奈与遗憾。

《月光男孩》片尾出现的墨西哥民谣是导演对王家卫的致敬,而詹金斯将黑人同性恋男子Chiron的成长故事凝缩在9岁、16岁与23岁这三个片段,则不免让观者想到侯孝贤的电影《最好的时光》。这位1979年出生于美国迈阿密的黑人导演深受香港与台湾电影启发,叙事节奏及运镜中也颇看得出东方美学的影响,这为他此部奥斯卡大热影片《月光男孩》以及八年前那部《忧郁的解药》,都添加了异域的、新奇的滋味。

影片拍摄于导演的故乡迈阿密,一个凸起在美国大陆、邻近古巴和南美诸国的尖角,其文化受到拉美地区影响,有种天然的热烈及黏稠。《鸽子之歌》中男歌手自顾自的独唱,语调哀怨,一唱三叹,与南部湿热迷离夜色中暗流涌动的情欲,堆叠唱和,互为映照。而且,弥散在《月光男孩》片中的蓝黑色,与《忧郁的解药》片名中的“忧郁”二字遥相对应,从中亦可见导演对孤独与复杂人性的某种体谅及同情。

这首墨西哥民谣末尾有一句:“鸽子永远不会知道,爱情是什么。”遑论鸽子,你我身处悲欢人世,跌宕多年,又敢说自己参透爱情苦乐吗?饮食男女,俗世情爱,看似寻常,却永远神秘,这是Chiron留给爱人的念想,也是片尾处的月夜与海滩留给你我的、注定难解的谜题。

责任编辑:王硕(QZ0005)  作者:李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