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蕾:不能改变的事一分钟都不该操心

2017-03-21 08:26 广州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徐静蕾:不能改变的事一分钟都不该操心

昨日(20日),电影《绑架者》剧组莅临广州暨南大学,导演徐静蕾携主演白百何、黄立行、明道亮相,为将于3月31日上映的电影造势。《绑架者》是徐静蕾首次尝试导演动作片,广州日报记者专访了“老徐”。

徐静蕾一直给人潇洒、独立的印象,她笑言并不能给别的女性什么建议,但自己是个内心强大的人:“把精力放在有用的事情上,不能改变的事情,一分钟都不该为它操心。”

当导演:

新片集合了很多“第一次”

广州日报:为什么会想到尝试动作片?

徐静蕾:这是我第一次拍动作片,说挑战自己是豪言壮语,反正没拍过就拍呗。这部电影集合了我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拍戏要补拍,第一次做这么长的后期,剪片子就用了一年多,第一次被戏里的危险镜头吓到了。

广州日报:拍摄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

徐静蕾:以前总说演员用生命在演戏,这回是真感受到了,各种高空打斗、飞车、爆炸,太危险了,黄立行都拍得肋骨骨裂。有一场戏明道咣的一声,头撞到钢板,如果磕到钢板的边就很危险,当时我快吓死了。此外,剧本也有点问题,一直在改。

广州日报:这么多困难你怎么克服?

徐静蕾:我是一个挺努力的人,我会有种自信。虽然没拍过这种类型的电影,但没关系,可以通过学习和努力来拍,没什么不行的。很多人问我你的自信从何而来,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是导演,碰到很多困难,不能撒娇哭鼻子,所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碰到困难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怎么解决,解决了无数困难,我的自信就来了,觉得没什么是解决不了的。

谈演员:

观众很容易把演员标签化

广州日报:能评价一下演员们的表现吗?

徐静蕾:我一直觉得好的演员具备共性,比如有好的理解力、对人的观察,自己情感记忆的带动等。我自己也是演员,观众很容易把演员标签化,这就是后来我为什么不喜欢演戏,把我固定了,比如我演了一个《将爱情进行到底》,就有很多人以为我是里面那样的,好多偶像剧来找我,其实那不是我自己,都是演出来的。

广州日报:很多“小鲜肉”被质疑演技与专业态度,作为导演你怎么看?

徐静蕾:其实不能怪他们,专业的人会从专业角度出发,但观众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电影走向市场化,很多事情都是观众决定的,说到底是观众不在乎,等观众有一天觉得他演得不好,他就没有市场了。当然演员有自我要求是另外一回事,我是电影学院的老师,我对我的学生有要求,比如说你演一个角色,后期配音不是你,这个在我看来是不能拿奖的,因为你没有真正完成这个角色,但现在好像奖项也不是特别在乎这些,教育是一回事,但他们走到社会上是怎样又是另外一回事,人各有志。

谈女性:

我们应该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广州日报:在很多人看来,你是一个活得特别精彩的女性,最近因为《朗读者》以及你在《圆桌派》与蒋方舟的对话,在网上引起了不少关于女性话题的争论?

徐静蕾:对我来说,我在节目上说的话我觉得都是很正常的,难道女性不应该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吗?我认为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没想到有人觉得挺特别的。

广州日报:你是个内心很强大的人?

徐静蕾:确实是,比如有些事我不在意,别人不相信,但我真的不在意,我只在意我能改变的事,有些事情你在意死了也没用,比如变老,每个人都会变老,那我为什么要在意一件我改变不了的事呢?把精力放在有用的事情上,不能改变的事情,你一分钟都不该为它操心。

广州日报:接下来还会拍爱情片吗?

徐静蕾:这几年都不打算拍爱情片了,其实跟人生不同阶段有关系。人是会变的,人生是一个过程,所有人的看法就是经验造成的,成长是很有趣的事。

广州日报:之前你休息了两年,但最近好像作品又多起来了?

徐静蕾: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我就成“高产演员”了,有时候累了,我就停两年,遇到好的作品,我就演,最近正在演一个反面角色,也很开心。我这个人没什么计划,怎么开心怎么来,如果没达到,我就努力争取。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黄岸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