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頔的一人江湖

2017-04-09 09:37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6年夏天,北京民谣歌手马頔在“光阴散落下的满眼飞鸿”中,完成了单曲《皆非》:一个男人握着加温的啤酒,整片星空和一只老狗——这样具有穿透力的歌唱,让人感觉马頔这位年轻的浪子,试图在自己的民谣吟唱中,加入一些精神的饱和力,一种来自心灵方面的重量。民谣不可以太轻飘,所以马頔要追求音乐的质感——冷暧自知的酒杯,游荡着闪亮的魔鬼。

进入2017年春天,马頔携新单曲《大雁》翩然而来,这又是一次音乐的“乐境”与歌词的“词境”的转折。精力充沛而又深思熟虑的马頔,试图在禅宗与中国古典文化的气蕴中,果断加入后谣的风格,争取搞出事情来——无奢千古,芳传后世,何惧万骨,枯罢无塚。不畏天阔,谄媚神仙,一人之间,山水江湖。

目前中国民谣的态势已日趋平和,经过早起的喧哗与骚动之后,已开始向着自省、自觉、自主的方向进展。民谣歌手更多地抛却了文艺青年、音乐青年浅吟低唱的风格,转向略为深邃的宽然之境,开始追求主体意识与个体经验的延展。马頔的新单曲《大雁》,尤为明显,是民谣转型的一个标志。他在“一群大雁向南飞,一群大雁往北归”的自然景象中,觉悟出“一人之间,山水江湖”的自足境界,由此人性自得其乐,处变不惊。

何危而不惊?何乐而不为?这不是问题。内心安详,人生不慌,况且生命在更高的层次上是可以迎风展翅的。一人之间,山水江湖——这符合中国道家文化的自然山水尺度,所谓“山水即道,目击道存”,让充盈的内心,总有清流溢出。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告别马頔的《南山南》,一起看高飞的大雁,减轻我们灵魂的负担。

责任编辑:袁帅(QN0015)  作者:大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