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捞》“唤醒”好歌其实是对创作者的尊重

2017-04-10 08:00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金曲捞》“唤醒”好歌其实是对创作者的尊重

4月8日晚,江苏卫视播出了综艺节目《金曲捞》的番外篇。这档节目要做一件非常大胆的事——从超过80万几近沉睡的海量华语歌曲里,挑选出不为人知的好音乐,使其再度广为传唱。打捞蒙尘的好歌,《金曲捞》将音乐综艺的目光从“人”转移到“歌”,能否实现“让好音乐不再被岁月蒙尘”的誓言值得关注。

放眼华语乃至世界乐坛,“睡美人”的故事,一点都不少。比如流行音乐制作人黄国伦的歌,1994年,他的一首《我愿意》,让王菲晋身天后。但鲜有人知的是,被粉丝奉为经典之前,这首歌并没有被选上主打歌,当时唱片公司甚至要求黄国伦重新写歌,只是因为效果不好,才勉为其难拿《我愿意》打榜,谁料一炮而红。《我愿意》大红大紫之后,黄国伦又开始创作王菲的第二张专辑,希望另类和特别一些,于是有了《影子》,可唱片公司坚持认为王菲应该延续轻柔和空灵的路线,最终推了《天空》,《影子》遭遇“怠慢”,至今还在蒙尘之列。

歌红不红,有时真的靠运气。范晓萱的《我要我们在一起》专辑,黄有伦为其创作了《Sometimes》本来是被寄予厚望的,结果悄然无声;周蕙的《流域》,因为经费不足,没有重点推广;黎明的《半生缘》,做了同名电影的主题曲,还得了34届金马奖最佳电影原创歌曲奖,却仍旧不流行;最“倒霉”的是给赵薇写的《玩耍》,正要发片时,赶上了大地震,《玩耍》自然要压后……一首歌曲的命运沉浮,好比歌手的星途起落,有惊喜,但更多的是唏嘘。尤其在那个渠道单一有限的年代,花期错过了,就只能静静躺在华语音乐庞大曲库的角落里,成为少数人的心头好,哪怕它明明可以是一束更多人床前的明月光。

《金曲捞》“唤醒”好歌的方法其实就是翻唱,这在近年的音乐综艺中并不鲜见。黄国伦在1993年写给齐秦的《袖手旁观》,当年并没有什么火花。二十多年后,才被张宇、李健、萧敬腾重新唱红,并在《我是歌手》大放光彩;好妹妹乐队也曾用纯粹的翻唱完成了第四张专辑《说时依旧》,主打歌《我可是你手中那一朵鲜花》翻唱自曾庆瑜1993年专辑《一往情深》,《九月的高跟鞋》翻唱自1988年齐豫演唱的一首老歌,还有《松林的低语》,是原唱凤飞飞在1976年的作品。好冷门是不是?可这些泛黄的旋律如今在低吟浅唱之间,依然有摄人心魄的美丽。

华语音乐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进入全盛时期,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2000年之后,节奏性逐渐开始替代了过往的旋律性。神曲多了,热闹多了,哗众取宠的也多了,但在音乐人的眼中,能够源远流长并流芳百世的,依旧是旋律——那才是音乐的王道。

什么是好的旋律?它们本来就动人心脾,即便拿掉包装清唱一曲,也能涓涓入耳。回首华语音乐庞大的曲库,这样的遗珠之憾并不少见。调查显示,这80万首歌曲收听率不足1%,这足以让人心痛。从这个角度讲,《金曲捞》不仅是一档综艺,还多了一个时代的刻痕。当然,这样的节目也存在“风险”,比如观众会听到很多陌生的歌,很可能会冷场。再比如好容易“捞”起一首歌,得到的评价不是 “哇,这一首怎么没红呢?太可惜了”,而是“哦,怪不得当年没红”。这无形中也对节目制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过人的审美,过人的改编,以及一点胆识。那么观众呢?不妨就一起来静心听一听,不管它熟不熟。至于能不能捞出一个灿若千阳的“遗珠”,还是让我们留在歌声里评说吧。文/本报记者 祖薇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祖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