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壳”说得热闹 为何票房惨淡

2017-04-14 09:23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攻壳”说得热闹 为何票房惨淡

◎景鹏宇

关键词: 电影《攻壳机动队》

先说一句,电影《攻壳机动队》的“壳”在这里念“qiào”,不念“ké”,不熟悉的朋友别露了怯。

电影《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是由鲁伯特·山德斯(前作《白雪公主与猎人》)执导,斯嘉丽·约翰逊、北野武、朱丽叶·比诺什等联合主演,根据日本漫画家士郎正宗创作的同名漫画、押井守创作的同名动漫改编。故事发生在未来日本,随着科技突飞猛进,人工智能(AI)也逐渐成熟,并被利用来犯罪,因此政府成立了特殊部队公安九课打击犯罪活动。斯嘉丽的角色“草薙素子”或者叫“少佐”(一种军衔),就是公安九课的领军人物,是个思维和大脑还在,但几乎整个身体都是人工再造的义体人。

电影3月31日北美开画之后,首周末票房非常惨淡,只有1900万美元,截至4月6日,全球票房只有6200万美元。不过近些年海外烂掉的大片,都留着中国大陆救市,可《攻》在大陆的前期口碑并不理想,豆瓣先期评分6.3,4月7日上映后升至6.5,首日票房5400万人民币,超过了北美首日票房,不过就算如此,业内预测本片最终票房全球不会超过2亿美元,考虑到制作加宣传的成本高达2.5亿美元,算下来,出品方可能要赔得裤衩都不剩了。

作为一个根据知名IP改编的人气之作,为什么票房这么惨淡?

首先得从得罪了原著党说起。

其实作为漫改电影,在制作之前,就已经开始承担压力,毕竟有神作漫画和动漫珠玉在前,一举一动都在原著党监视之下,忠实的“攻壳迷”们恨不得拿着放大镜去挑这部电影。稍有不慎,就会变成狗尾续貂,毕竟不是哪个公司都是漫威,都有能把电影拍得不逊于动漫的实力。

这得罪中,选角首当其冲,《攻》的原著里,草薙素子是个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可“寡姐”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国人,这种选角的别扭程度相当于用好莱坞男明星去演樱木花道,用好莱坞女明星演观音菩萨,也难怪原著党不买账。当然制片方的考虑是“寡姐”拥有全球票房号召力,可事实证明,这次选角不仅没有提升票房号召力,反而引起影迷的强烈抵触,甚至发起换角运动,最终影响票房。

不过相比于选角,弱化或者说阉割故事内核,才真的把观众给点炸了。

英文片名“Ghost In The Shell”相比“攻壳机动队”更好地解释了故事内核——Ghost,意为灵魂;Shell,意为躯壳。简单的几个英文单词,就把原著漫画和动漫中作者对于灵魂和躯体的相互关系、斗争和思辨表现得淋漓尽致。

原著漫画其实是日本御宅族代表作品,原著中极端风格化的未来社会,肆意弥漫的赛博朋克(编者注: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小说中通常有社会秩序受破坏的情节)味道,极其专业化的信息,以及无处不在的政治、哲学、宗教隐喻,非但没有引起读者的反感,反而成为其独特魅力,甚至让它早早冲出国门走向世界。它凭借晦涩但坚实的哲学思辨和令人震惊的艺术水准,直接影响和引导了赛博朋克在新千年好莱坞的复兴,上承硬科幻代表作《银翼杀手》,下启世纪交替之际最重要的科幻电影——《黑客帝国》。如果重看《黑客帝国》,你会发现不管是人物造型,还是时不时出现的满屏幕的绿色“1”和“2”,都是虔诚的致敬。

当《攻》电影上映时,一切都变了味。深沉的哲学思辨变成了少佐找寻身世之谜,几乎化身未来日本的“杰森·伯恩”,玩儿起了没有记忆找寻记忆最后发现自己是试验品的老梗,虽然原著确实有这个桥段,但是着墨甚少,而且选择这个桥段支撑全片让剧情无法出人意料,满满的好莱坞式套路不仅让原著党失望透顶,更让改编不能跳出原著压抑克制的气质限制,让没看过原著的“小白”观众们无法得到一场酣畅淋漓的好莱坞大片体验,不受欢迎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对于《攻》的主要受众——宅男来说,能看到斯嘉丽·约翰逊,似乎也值了票价。导演也是毫不吝惜对“寡姐”人体美的展示,让人喷血的海报,若隐若现的紧身连体半透明秋裤,多得不能再多的寡姐无瑕容颜特写,甚至所有斯嘉丽的全身远景都是从斯嘉丽大腿高度半仰拍的,大银幕上斯嘉丽头顶银幕上缘,脚踩银幕下缘,两条细、长、直的大腿配上完美的上半身。嗯,画美不看。

难怪有人说,不管你给这个电影打多少分,总有一分是属于斯嘉丽的。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