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爆发年:华语音乐剧将面临哪些挑战

2017-04-15 10:11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音乐剧爆发年:华语音乐剧将面临哪些挑战

主持人于婷婷(天桥艺术中心品牌部总监):“华语春天艺术节”致力于关注支持华人艺术的发展和创新,此次艺术节也特别邀请了两部华语音乐剧作品,分别是香港话剧团的音乐剧《顶头锤》和新加坡音乐剧《唯一》。《顶头锤》前一天刚刚进行了首演,现场十分火爆,演出结束之后,瞬间好评如潮,让我们看到了香港音乐剧的活力。

香港和内地的原创音乐剧发展都有几十年的时间,但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并不深,同时音乐剧作为一个舶来品,不论是内地还是香港在探索音乐剧的道路上都有一定的挑战。我们很高兴与香港西九文化区管理局合作举办此次论坛,来讨论华语原创音乐剧的发展和未来。

三位资深香港音乐人七嘴八舌忆旧

高世章(香港著名作曲家、《顶头锤》作曲):从历史来说,香港最早的一部音乐剧,应该是1972年的《白娘娘》,用的是普通话。作曲是一个人,填词是四位不同的填词人创作的。当时的概念就是这样,很多人合作的一部音乐剧。

茹国烈(香港西九艺术区表演艺术行政总监):《白娘娘》艺术上非常成功,市场上亏了很多钱。

岑伟宗(香港著名填词人、《顶头锤》填词):当年李小龙去后台说,你们比香港观众跑前了30年,如果你们30年之后做这个事情,不用亏本了。80年代开始,香港一位有名的戏剧家尝试从国外引进一些西方的音乐剧,用广东话演出。很多人没有想象过,到底用广东话唱音乐剧是什么样子的,广东话可以演音乐剧了吗?

茹国烈:那时候我也看过这些戏。他们是翻译,美国背景没有改变,也没有本土化,完全是机械翻译的效果,基本上来看的还是一些艺术圈的观众。用一些话剧的班底来做音乐剧的事情,大部分唱的不好,也不能跳。

岑伟宗:从80年代开始到90年代初,香港好像从翻译的音乐剧里面学习怎么样写音乐剧,音乐怎么安排。到了90年代开始,我们可以自己做了。那个时候的创作方法是怎样的?编剧写剧本,里面定了什么时候要唱歌,导演老师写了一个模拟的歌词发给作曲。当时的填词有两位,一位是我,另一位是前辈陈均润先生,我们两个选择,你写A、我写B,这样来进行分配。

茹国烈:你是整个生产线里面的最后一端,其他人基本上把创作的故事、台词、作曲都已经定了,最后才让填词人把词填进去。

岑伟宗:当时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也没有太大的疑问,编剧觉得这样安排是最好的,我觉得OK,作曲也觉得OK,觉得是开心的、快乐的,心情非常好的。1993年,《遇上1941的女孩》,这个戏创作的模式很特别,编剧是一个人,作曲跟填词是同一个人,朱之荣,他的习惯就是词跟曲同一个时间出来。所以有的时候,词不能填进去的内容,他会自己调整,所以这个时候编曲跟作曲、填词是一块的。这个戏非常成功,差不多轰动了整个香港的剧坛,每个人把它奉为香港原创音乐剧的经典。我也有这个感觉,因为它出来后,香港的戏剧人对自己做一个剧有信心了。

在《城寨风情》之后,香港的原创音乐剧,在我的经验里面好像默默地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我们叫做点唱机音乐剧的年代。最快的方法就是编剧写剧本,定了歌尾,找一些不同类型的流行歌曲放进去。后来,我们的《四川好人》是用布莱希特改编的……音乐本身是一个有旋律的台词,放一些字进去,让观众听得懂、听得明白、可以沟通。

茹国烈:音乐跟歌词、整个剧的台词连在一起的,基本上不需要台词,音乐跟歌词已经能够把整个情绪跟整个剧情带动起来。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