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问中国观众为什么喜欢我

2017-04-24 08:4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我也想问中国观众为什么喜欢我

【人物档案】

日本当代电影导演、编剧、制作人,被誉为日本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的接班人。执导作品有《如父如子》《无人知晓》《幻之光》《海街日记》《步履不停》《人生密密缝》等,曾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奖。他的作品题材多具社会关怀,充满人文主义色彩,风格朴实,注重内省。

本报记者 袁云儿

问:北影节今年展映了您的8部作品,每场票都卖得特别火,您知道自己这么受欢迎吗?

答:还真不知道,比较惊讶。这也是我比较想问中国观众的一个问题。这几天中国影迷非常热情,我想知道大家对我作品里的哪一点比较感兴趣。

问:您的电影作品在商业和艺术上都取得较大的成功,秘诀何在?

答:其实也不是每一部都这样。《幻之光》《无人知晓》《下一站,天堂》的票房就没那么好,能够创收的只有最近的三部作品,让投资方和发行方比较满意。票房的确很重要,好的票房会给我创作下一部作品的机会。但我在创作时不会把票房看得很重,不以这个为导向去创作。我关注的就是身边的人物和故事,以普通观众为对象去创作,我想这也是我作品的价值和魅力所在。

问:您的作品都比较关注家庭,尤其是问题家庭,比如离婚、抱错孩子等。

答:当一个孩子已经跟你产生了很深的感情,但又不是你亲生的孩子,那真正的血缘关系是什么?血缘关系是绝对的吗?这是我在成为父亲以后的一个疑问。我在创作时,并未有意识地在题材上有所统一,但目前呈现出来可能就是这个状况。

问:您的作品不回避生活的苦难和问题,但又有浓浓的人情味,让人感到温暖。

答:如果大家能有这种感受,那我认为这可以算是我拍摄电影的一种成功。我在创作中一直考虑事情的两个方面,如果你单纯让我来写什么幸福的事情,我还真不擅长,我会想幸福背后也许有什么阴暗或者黑暗,反之亦然。比如《无人知晓》里那些孩子的命运很悲惨,我就会想,在他们的生活中有没有一束阳光能够照射进来。这是我创作的习惯。

问:您的作品生活气息浓郁,非常真实。很多中国影片就缺少这种“地气儿”,能给一些您的建议吗?

答:日本有这样一句话,翻译成中文大概就是细节决定成败。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跟画素描一样,有意在很细微的地方进行创作,对人的观察和描写都是从细节开始的。

问:您会考虑在中国的商业院线上映作品吗?

答:当然啦,不过现在暂时还没有这种计划。如果真的上映,应该不会像《机器猫》那样受欢迎吧。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袁云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