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尘世》是个谜语 猜对的人才能入局

2017-04-25 07:57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守望尘世》是个谜语 猜对的人才能入局

◎杨时旸

哲学、宗教、科幻、前世、未来、新生、无神、渎神、敬神、现实主义、不可知论……这一切看起来相互悖反又紧密相关的东西,几乎都被呈现在这部《守望尘世》之中,但这些仍然不足以概括这个故事。这部来自HBO的美剧里有你想要的一切,但当你自以为洞悉了所有,一切却又在瞬间溃散如烟。有时,这个故事令人恍惚,它违背了几乎所有主流剧集的规则,不依赖情节和戏剧冲突、不太想塑造人物——它的主角你很难定义是一个拯救者还是个失败者,它只负责提供一种氛围和意境,任由人们沉浸,随后抽离,它像一场幻梦。

《守望尘世》有着标准的“后灾难”叙事模式,简单粗暴地归纳,它讲述了一场宏大的、不可言说的天降惩罚之后,人们如何重新寻找精神归宿的过程。根据基督教的千年教义,当基督再临人间时,最忠实的信徒将被“升天”。一切都根据这个传说展开。某一天,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全世界有2%的人口凭空消失了。没有人能解释缘由。到底是怎样的人被遴选,人们并不知情。宗教、科学,似乎一切经验和阐释模式在这样的灾祸之下都显得苍白无力。所有人甚至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去定义那些消失的亲友。死亡、失踪或者其他什么。最后,人们只能用“突离”这个生造的词汇进行指代。这个词汇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宗教和科学的争议,散发着一种虚假的中立感。故事从这场灾祸的几年之后开始讲述。有人试图忘记或者搁置那件事,即便有家人离去,但生活还要继续。是的,那些人“突离”之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人们必须重新进入生活,就像什么都未曾发生。但有些人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遁入了虚空,或者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看透了真相。这群人彻底抛弃了“正常”的世俗生活,每天穿着白袍,不停地抽烟,不再说话,所有交流依靠手写,他们觉得,这样的天灾或者神启之后,仍然沉溺于以往的生活是不可饶恕的。这群人的存在,像是疮疤又像是提醒,像是放逐自我又似乎在拯救众生。一切故事就由此展开。

《守望尘世》有着浓重的《迷失》味道,不只是因为它们同样拥有一个神秘的、可以进行多重阐释的故事,更是因为《守望尘世》的监制是《迷失》的核心制片人。所以,它承载了《迷失》之中拥有的一切元素,但又被向更广阔的方向延展,甚至把《迷失》中的某些浅尝辄止的东西推向了极致。迄今为止,《守望尘世》播出了三季,正在播放的第三季将是这部剧集的最终季。如果说第一季的故事有着对人类文明的悲叹,那么终结季则在探讨人们在重新向信仰发出祈求时到底会选择怎样的道路或者进入怎样的歧途。

最初,这个故事写尽了人类在目睹超越自身经验的神秘事件之后,精神世界的崩塌,而之后,则开始写出了一群人的自我麻痹和自我放逐——而有些人却认定自己接通了神明。后来出现的那个小镇,被一些人认定是被“赦免”的圣地,那里成为了无数人朝圣的终点,也成为了一些人逃逸的居所。在那里发生了一些怪事,也容纳了很多怪人,那里有无法解释的神迹,也充斥着骗人钱财的把戏。那像是个后灾难时代嬉皮士的乐土,也像是《迷失》中的那片密林,正如同《迷失》中那个终究无法逃离的小岛让瘫痪的男人重新可以站立,《守望尘世》中的那个小镇也让昏迷多年的女人突然醒来。这其中的互文关系像一种美妙的渗透。这个故事的魅力不在于答案和确定性,而在于可能性。你觉得一切都是神力那就是神力,你觉得一切都是幻象,那就是幻象。

《守望尘世》的编剧胆大妄为到了一种肆无忌惮的地步。绝少有一部剧集敢于在每个新季的开头都背叛前一季,插入一段与剧情毫无关系的桥段,而实际上,那旁逸斜出的片段又肯定与最核心的神秘事件有着某种内在联系。这像一个献给同道中人的谜语,猜对的人可以入局,猜错的人注定要被屏蔽。

迷人。除了这个词语,还能如何评价这部剧呢?它像一个来自外星的气泡,一个从数百年后穿越而来的幻象,临幸了这个世俗主义的时代,有幸被少数人触摸。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