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播量造假 视频网站“背锅”?

2017-04-25 08:0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网播量造假,视频网站“背锅”?

电视剧在视频网站的惊人播放量频频被质疑造假。 漫画/王鹏

一部电视剧,一天在视频网站的播放量能达到15亿次,33天能突破300亿次?“如果这个数据是真的,那就意味着中国的人口决不是14亿多一点,而应该是二三十亿。”就在上周,编剧宋方金抛出了自己的质疑。

这再次牵出在影视界备受争议的一大热门话题:中国网民数量为7亿余人,一天15亿次、动辄破百亿次的影视剧网络播放量,难道不是明目张胆的数据造假吗?这种造假行为还能被当做收视业绩大肆宣扬,难道不是剧方、宣传方和平台方合谋的产物吗?然而,那边厢业界声声讨伐,这边厢视频网站却纷纷叫冤。

行业炮轰

视频流量造假形成产业链

宋方金的“炮轰”并非空穴来风。近日,一则由《中国电影报道》进行的调查引起业内的普遍关注,报道中实名指出电视剧《孤芳不自赏》仅2月22日至23日一天之间,在网站的点击量就猛增14亿,数据监测机构发现其播放量涉嫌造假,甚至达到90%注水的严重程度。

这也导致另一部以高流量著称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躺枪”。宋方金指出,该剧曾经在收官时达到“33天、58集、309亿次的全网播放量”,并在播放期间达到过“一天播放量破15亿次”的惊人流量。他按照中国网民7.6亿人的总量估算,如果要达到单日播放量15亿次,理应每人至少在视频网站观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两次以上,才可能达到如此巨大的播放量,而这显然不可能实现。

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这一疑问似乎最终都指向了造假猖狂的第三方刷量机构。在淘宝、微博等公开页面,大肆宣扬“低价保刷量”的第三方机构已经形成了产业链,“只要四毛就可刷出视频网站1万次播放量”“只要一天就可以刷出微博话题阅读量10万次”等刷流量、刷口碑和刷讨论的地下产业链早已成熟运作多时,也被认为是电视剧播放量数据造假背后的黑手。

平台辩解

外界对网播量有认知误区

电视剧流量造假的地下产业链确实存在,不过据此质疑单剧单日15亿次的播放量,并认为播放平台对此默许或合谋,将其纳入黑色产业链的一环,视频网站显然并不服气,大呼委屈。

“一个剧有两亿次的播放量,就觉得有两亿人在观看这部剧,这是认知上的误区,这两亿次播放量有可能只是由两千万人带来的。”腾讯视频产品技术部副总经理何毅进指出,在视频网站行内,影视剧的播放量其实有两个统计标准,其中大家常见的播放量次数是一种叫做“VV”的指标,它意味着只要用户点开网站中的某个视频,无论是自动播,还是用户点击按钮播放,无论在手机端、PC端还是电视端,只要开始播了,就算一个“VV”播放量。何毅进解释,“如果用户对《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特别喜欢,他看了两集就是两个‘VV’播放量,他除了正片还看了赵又廷和杨幂的各种短视频,可能加起来他一个人贡献的‘VV’有10个。”

按照这个标准推算,单日播放量15亿次的电视剧,其实并不意味着有15亿人看了这部剧,而更可能是有1亿人贡献了15亿的“VV”播放量。而58集、播放量过300亿次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平均播放量单集过6亿次,意味着可能最多1亿人次的观众平均观看过正片及花絮6次。对于4.4亿人的全网视频用户总量来说,这一数字属于合理范围。以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为例,在超过40%的收视份额下,该剧在全网的视频播放量截至上周四已达到136亿次,单日播放量也超过10亿次。

然而,不以实际观看人数来统计,这样的数据流量还有参考价值吗?何毅进介绍,除了“VV”之外,视频网站内部大多还会统计另一个播放指标“UV”,即独立访客的播放量,它意味着只要是同一个IP地址下的用户,不管其是用电视、电脑还是手机观看,都只会产生一个“UV”播放量(在实际统计中也会考虑到多人单IP的情况,一般会采用比较保守的比例进行统计浓缩,比如单IP最多对应3个UV),这就很大程度上挤掉了“VV”统计的水分,落实到了具体用户数量上。

解决症结

打破“唯播放量”单一评价

其实,针对盗刷产业链中出现的机器刷量、伪造IP地址等问题,各家视频网站也纷纷设置“防火墙”来提升反盗刷技术。爱奇艺早在2014年就建立了由100余位技术人员组成的反盗刷团队,在线实时防刷系统能拦截到90%以上的盗刷流量,对有作弊嫌疑的内容还会有人工审核环节。

“随着不断的攻和防的交战中,我们监测到的刷量量级在逐渐降低,盗刷量由最初每天10亿,降到现在每天1.8亿左右。”爱奇艺首席技术官汤兴透露,针对有盗刷倾向的影视剧,爱奇艺方面会直接将其盗刷量扣除,针对高风险IP用户会直接封停账号或IP。何毅进介绍,腾讯后台对盗刷的处理也分为实时和离线两种,如果后台一旦发现剧集的流量异常,会即时去掉盗刷出来的播放量,并不在前台显示,“而那些实时没有发现的盗刷,像凌晨三点突然增加的播放量,后台经过技术甄别后,也会在次日减掉这些激增的异常播放量。”

有观点认为,视频网站与剧方往往会签订对赌协议,剧作的播放量会直接对应网站广告商的投放收益,因此网站在流量盗刷上与剧方、广告商往往有意放任自流。对此,腾讯视频总编辑王娟指出,这显然低估了广告商,“广告主作为视频平台的主要利益方,有自己的第三方监测公司来监测播出效果,经由刷量产生的‘VV’数据并不被广告公司认可,也不会为视频平台创造广告利润。盲目攀高的播放量对整体平台的系统和服务也是一种损伤,它会影响到VIP会员的观看体验和口碑认可。”

在第三方统计机构看来,视频网站屡屡为盗刷“背锅”,归咎于信息的不对称。视频网站第三方数据机构骨朵传媒CEO王蓓蓓指出,只要行业内存在“唯播放量”的单一评价体系,盗刷的地下产业就依然有寻租空间,“目前视频网站公开的都是前台播放数据(即‘VV’),而外界的统计分析也还是依靠这些前台数据,对于盗刷行为到底有多少抵制力度,还有待观察。”她希望平台方可以公开后台数据,有关部门也要出台更严厉的监管政策,打击刷量现象。“我们第三方数据公司在做数据监测时,也要更多地结合网络舆情、粉丝反馈等多维度来评估影视项目的播放价值,有效识别哪些是真正火热的视频内容。”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李夏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