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克森燃烧吧小宇宙

2017-05-12 14:40 东方娱乐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人物档案:

丁克森,内地男歌手,词曲创作人,乐队主唱,8月27日出生于湖北武汉,2006年《绝对唱响》全国亚军,2013年《中国好声音》那英战队学员。

本期栏目由意大利奢华美白牙膏品牌倍林斯BlanX冠名播出

他是有音乐态度的摇滚守卫者,也是在动漫面前化身热血少年的丁三岁。不论是直击人心的丁式摇滚,还是唱吧里搞怪翻唱的《枉凝眉》,都展示了丁克森多样而立体的人生。为了实现梦想曾被现实击打, 更为了音乐向命运发起挑战,正如他的自传体图文随笔集中所说:“从青涩的北漂少年到金唱片奖歌手,他的人生可谓一场现实与梦想的较量与博弈。”

非.主流 音乐

音乐在我,感受在你,敢想敢做,就要做“非.主流”音乐。丁克森的新专辑命名为《非.主流》,他本人是这样定义这张专辑:“我所认为的非主流音乐,或许不是大众听了一遍后就会演唱的那种旋律。对我来说,朗朗上口的旋律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自己的作品有音乐性和耐听性,听众每听一遍都能有新的惊喜、新的感受。”人在后半生追求的一些事情,与童年的记忆有很大的关系。丁克森说他成长于音乐停留在卡带、唱片的年代,虽然现在唱片行业大不如前,但拥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制作精良的实体唱片,仍然是他这个准八零后的梦想。

这次的新专辑,丁克森坚持用最细致的态度和最专业的团队制作,更不惜花费七位数重金打造,在这个数字专辑泛滥的年代,丁克森认为对待音乐永远没有“将就”二字。专辑中推出的首支单曲《傻瓜的信仰》团队远赴法国巴黎取景拍摄,《燃烧吧小宇宙》和《一千零二夜》,丁克森更是请来了周杰伦的御用编曲人蔡科俊老师助阵,力求用最大的诚意给懂他的听众最好的回馈。

制作人初体验

有人这样评价丁克森,说他经历了漫长的蛰伏,从最初的年少彷徨,到如今的一鸣惊人,仍然能在喧哗之中安静的坚持自我,坚韧成长。本次丁克森担任了自己新专辑的制作人,对于这次初体验,丁克森说:“之前完全不了解制作人应该做些什么,只要我把音乐创作部分完成后,就‘甩锅’给制作人来制作。这次亲身担任我才知道,其实一首歌旋律、歌词出来只能算完成了50%,剩下的一半都需要制作人去做细致入微的调整,可以说这回我才真正地完整参与歌曲诞生到成品的全过程。”

第一次担任幕后制作,丁克森说惊喜大于忧虑:“《假面舞会》这首歌的demo本来只有简单的一把吉他伴奏,我和编曲老师沟通之后,原本想做成嘶声力竭的悲情摇滚,没想到老师根据他的专业度来帮我丰富成现在听到的哥特风格,比原来更酷。很多时候最终呈现出来的音乐,是凝结了很多人的努力的,我越深入了解幕后工作,就越能知道制作一首歌是多么宏大的事情。”

谈到其中遇到最大的问题,他的回答着实可爱。丁克森说这一次做制作人,由于电脑里存了太多版本的音乐文件,每次给乐器老师发的时候都会发错,还坦言新专辑里共十首歌,大概做到第七首的时候,他才慢慢找到感觉,没有犯搞错文件这种错误。这次初体验制作人工作,丁克森说除了自我挑战以外,从中收获了更多来自音乐的成就感和乐趣。

燃烧吧小宇宙

“我们是广阔宇宙中的一个小小生命,我们生命中的小宇宙永远燃烧着。”80后、90后的人一定对圣斗士星矢里的这句台词很熟悉。丁克森说新专辑里的《燃烧吧小宇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圣斗士星矢是丁克森最喜爱的动漫,不论是特地把此融入新专辑音乐中,还是家里随处可见的手办,都让丁克森瞬间化身热血的动漫少年。

回想童年经历,丁克森说:“小时候商场有卖正版模型,但价格太高昂,每次都只能远远地看。有一次我们班有一个同学把黄金圣斗士的模型带到学校,恨不得全校人都涌过来看。我小时候会收集这些模型的包装盒,回家把盒上的人物剪下来贴在书桌上就假装自己拥有了它们。09年来北京,自己有能力赚钱了,开始一个月给自己买一个手办。再到12年,经历了事业上的重创,留着出专辑的钱也被别人骗走了,只好把我收集的模型全部卖掉,回老家做生意。”

在参加2013年第二季《中国好声音》前,丁克森回到了家乡武汉开始摆夜市卖帽子,那段时间他感觉生活没有了音乐,就像天空失去了色彩。直到戴着红框眼镜的卡通男丁克森,再次回到舞台,他才觉得回归了真正的自己。

“重新做歌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当初卖掉的手办全部买回来。当我在外面工作了一天,回家看到还有那么多‘童年小伙伴’静静地躺在柜子里,就仿佛回归到小时候的状态。那种单纯的快乐给了我很大的慰藉。”丁克森说光圣斗士的手办就收藏了一两百个,他认为这是音乐也无法代替的满足感。

红色啸叫

2006年到2016年的整整十年,音乐、吉他、摇滚,丁克森的音乐有种颜色叫红色,有种力量叫“红色啸叫”。丁克森说他喜欢红色,代表热血、开放和不止的热情,从他的音乐中我们也能听得到他性格里的红色。好声音比赛开始,他一路带着标志性的红框眼镜,书写着属于自己的音乐故事,那么问题来了,丁克森到底有几副红框眼镜?

我忍不住向丁克森发问,没想到丁克森说:“我其实只有一副,而且我一点也不近视。当年参赛的时候导演说红框眼镜比黑框抢镜一些,于是就硬生生把我的黑框眼镜用红漆刷成了红色,节目现场我还当场送给了阿妹老师。后来不管是演出还是通告,只要我把眼镜取下来大家就不认识我了,戴上大家就知道这是丁克森。”现在红框眼镜已经成为丁克森独一无二的标志。至于组建自己的独立乐队,一直是丁克森的梦想,去年他就带着他的“红色啸叫”乐队, 完成了全国巡演,和乐队成员一起完成梦想的感动,让他感慨仿佛回到了校园里的青春岁月。

当你听到世界为你叫好的声音

2016年6月,丁克森发行了他的首部自传体图文随笔集《当你听到世界为你叫好的声音》,诠释了“生命中所经历的曲折与磨难,都会变成梦想绝地反击的呐喊”。“当初写下第一个字的时候是在2011年,当时本来有机会发唱片,但是突然被人骗走了制作费。音乐没了,钱也没了,就想用一些文字的东西来记录当下的心情,也想给对这个圈子向往的人一些不成熟的小建议。”

丁克森回忆初到北京的时候,做过一件至今想起来都很“二”的事,就是去西单图书馆找所谓的“明星教材”,还通过招聘网站搜索“明星”职业。“后来发现根本没有人会教你如何当歌手,你只能靠自己亲身经历去摸索。我想,为什么不把自己这几年在北京的经历写下来呢?说不定能给像我一样的年轻人一些建议。”丁克森说,正是这样的初衷,让他坚持创作,后来就有了这样一本随笔集。

书中记录了丁克森艰辛的北漂经历,为了能坚持音乐道路,他睡过地下室、摆过地摊、地铁里卖过唱、经历过巨额制作费被忽悠。十年过去,他终于让一切的嘲笑,最终都变成了为梦想加油的呐喊声。

只要你心中有不灭的信念,全世界都会为你叫好。现在的丁克森唱着“不流行的歌”,也是最朴实打动人心的歌,踏实地创造着内心的音乐王国。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