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感强了,但后续养成才是成败关键

2017-06-13 10:32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网感强了,但后续养成才是成败关键

上周末,《明日之子》和《2017快乐男声》两档节目上线,从节目类型来看,两档节目同属“偶像养成”标签,简言之我们可以看作是最初选秀节目的进化版。更相似的是,两档节目选拔的对象还都是男生,因此我们将这两档节目放在一起进行“多数派报告”。从播出效果来看,在网络平台播出的这两档节目网感都很强,各种符合年轻人语态的网络元素也值得表扬,但形式的改变并没有打破以往传统的选秀逻辑,所谓的“偶像养成”还需要看后期对选手的养成过程。

类型|要打破选秀内核不容易

如果从2005年超女最辉煌的时期开始算,选秀节目到今天已经走过了12年,因为各种主观客观的原因,节目标签也从选秀变为了偶像养成,几乎所有制作团队都试图找到此类节目改变内核的一个新的突破口,《明日之子》和《2017快乐男声》也不例外。

比如《明日之子》,打破过去三个评委坐在一排面对一位选手表演继而点评的模式,开通盛世美颜、盛世魔音、盛世独秀三个赛道,很显然节目试图要主打多元化的选手类型,三个赛道的标签很明确:长得帅的、唱得好的、个性或才华特别的,从赛道设置可以看出“偶像养成”与过去“选秀”的升级之处,也看得出腾讯视频试图打造全能偶像的诚意。但首期杨幂的美颜盛世组播出后,对于“美颜”的选拔标准似乎并不明显,音乐水平依然占很大考量因素。

而《快乐男声2017》首期节目,同样打破了以往传统的选拔模式,评委轮流听选手清唱几句进行考核,注入了真人秀般的新颖形式,但看过韩国《Show me the money》节目的观众一定对这样的节目形式不会陌生,抛开这个因素,节目相比去年的“超女”可看性的确强了很多。

总体而言,两档节目从类型上的确试图在注入了不同于传统选秀节目的鲜活元素,但更多的是外在形式,而非模式,可看性不弱,但选秀的内核并没有被打破。

制作|强网感对胃年轻受众

前面我们说到,两档节目没有打破选秀内核,但可看性都不差,究其原因,在于两档在互联网平台的同类节目找准了对准年轻人胃口的“网感”,这也是网综节目成败与否的关键要素。

先说《明日之子》,无论是晋级标志“666”还是星推官与选手之间各种套路与反套路的交流,无处不体现着节目的网感细胞。整档节目从舞台的搭建,甚至到广告的植入也都带着鲜明的网络标签,这一点看得出制作团队深耕年轻受众的用心良苦。

而《快男》也在制作上破具网感,少了过去以往超女快男中苦情、鸡汤、出位的套路,而是让三位评委轮流对各自队伍来对选手轮流进行清唱考核,同样也拒绝了“套路”的选手。要特别表扬一下《快男》的后期剪辑,节奏相当之紧凑,营造出了年轻人更喜欢的紧张感。

嘉宾表现|评委偶像包袱都扔掉了

过去选秀节目的评委高高在上,拥有生杀大全的他们都带着或严肃或毒舌的画风,过去“超女”时期的夏青和柯以敏就是两种画风的典型代表。

而如今评委身份变了,《明日之子》变为了“星推官”,《快乐男声2017》变成了“召唤师”,很显然,两档节目都让明星嘉宾在行驶评委职责的同时,加上了对选手称为偶像的助力、培训等责任。从首期节目的表现来看,两档节目无论是星推官还是召唤师,都丢掉了偶像包袱,少了几分评委架子,网感在他们身上也得到了体现。

比如《快乐男声2017》中罗志祥扮娘、与选手尬聊;李健段子手附体;陈粒完全没有套路出牌,凭借“随我”态度的选择,都充满了戏剧性也颇具喜感。《明日之子》中,首期虽然最让人期待的薛之谦还没有出现,但杨幂的首秀质量也在线,一副假扮严格的傲娇小公主样子并不让人反感,而放下偶像包袱不惜拿“脚臭”段子来自黑的态度也值得点赞。

说完明星嘉宾再来说选手,年轻态、个性足是这两档节目共同的特点,很多年轻选手的一些举动让我们这些70、80后觉得诧异,当然这其中也有为了吸引眼球刻意为之,但这其实正是90后甚至95后的真实特点。例如,有认为比赛不公的选手扔衣服甩帽子;有质疑评委的当场怒怼;有为了晋级不惜甜言蜜语讨好评委的;当然还有自我感觉过于良好宣称“世界第一”的,总体来说两档节目选手比较多元化。

点击量|“快男”双平台播出胜“明日”

早在去年超女比赛时,芒果TV就和优酷合作联合播出,而今年《快乐男声2017》同样选择在双平台播出,同时还加上了来疯直播等平台。截至发稿前,“快男”在芒果TV播放量2.6亿、优酷2.2亿,而《明日之子》在腾讯视频独播,截至发稿时点击量为1.2亿。

口碑|两档节目各自俘获一批死忠粉

同是网综节目,同是选拔男生偶像,《明日之子》和《快乐男声2017》算是今年暑假正面对垒的两档同类型节目。从目前播出口碑来看,想要在节目开播就凭借选手吸粉儿的模式还未能如愿,两档节目的受众粉丝似乎依然是凭借评委明星效应在圈粉。

从目前口碑来看,两档节目各自有一批死忠粉儿,而粉丝群体的划分自然也是根据明星嘉宾本身粉丝群有巨大关系,《明日之子》有杨幂、薛之谦、华晨宇;《快乐男声2017》有李健、罗志祥、陈粒,很难去对比两档节目哪个评委卡司阵容更强大,但偶像养成类节目想要走得远,还要靠素人选手的个性来培养,毕竟选手在“养成”,节目的固定用户也是一个“养成”的过程,只有选手慢慢成长并吸引观众,才能让其怼节目产生收看黏性。

亮点&槽点|偶像养成的后续培养是成败关键

总体而言,无论是《明日之子》还是《快乐男声2017》的播出效果比想象中都要好,一直让人担心的网感也做的不错。但选秀和偶像养成两种节目的本质差异在于,前者只承担选拔的职责,而后者还要肩负养成的过程。

拿去年“超女”来说,虽然播出时吸引了不少年轻观众,但一年过去了,却没有一位选手“走出来”,即便是作为冠军的圈9,还作为选手去《奇葩大会》参赛,更尴尬的是当场竟没有人认出来。因此,对于这两档节目来说,对于这些年轻男孩选拔之后的后续养成过程,或才是节目最终成败的关键。今年的偶像养成热潮能否再出来一个张杰或华晨宇,才是我们最期待的。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杨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