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人乐队 不弹键盘

2017-06-20 08:15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国内一流键盘手组成全新乐队

2016年,内地乐坛出现一支名为键人乐队的全新摇滚乐队伍,乐队成员却并非新人,他们分别来自零点乐队、天堂乐队、前罗琦乐队和蓝房子乐队,他们在这四支乐队里的身份都一样——键盘手,而在组成新乐队之后,这些中国乐坛数一数二的键盘手有了新的身份——主唱、吉他手、鼓手和中阮演奏手,唯独没有键盘手。今年年初,键人乐队的首支单曲《谁说》上线,并拿下了全球原创音乐现金榜T榜第九期的冠军歌曲。用圈里人的话说就是,这帮键盘手做了一件特别奢侈且独一无二的事情。

加入原则 必须都是键盘手

键人乐队2016年成立并加入太合音乐集团旗下厂牌合音量,由天堂乐队的孙永栋、零点乐队的朝洛蒙、前罗琦乐队的黄河、蓝房子乐队的柳南亦四人组成,他们在各自的乐队中都是键盘手,目前仍会参与各自乐队的演出和创作,但当他们以键人乐队的身份登台时,就变成了主唱、吉他、鼓手、中阮。乐队成立的起因是键盘手们在聚会的舞台上玩了键盘以外的乐器,渐渐发现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而对外人来说,这支由键盘手组成的乐队没有设立键盘手,这件事情似乎更有意思。“你们居然可以把音乐玩成这样,你们不就是玩吗”,除了有人不理解外,成员朝洛蒙还特别乐呵地提到,乐队一成立就招人恨,“键人乐队成员的首要条件,得是个键盘手,而现在很多的选秀栏目、乐队都缺键盘手,甚至得到国外去寻找人才,大家对我们的评价是,你们这帮键盘手太奢侈了。”

女成员柳南亦容貌身材姣好,加上她弹的乐器是中阮(古琵琶的一种),身上自然多了一股仙气。而三个男成员身高均超过1米8,都带着摇滚圈老炮的自信与不羁。谈到与小鲜肉相比有什么优势时,老炮们越发自信,“由键盘手来组一个乐队,在地球上就我们一支,没有别人,这是我们其中一个优势。我们还有一个优势,就是键人乐队不以谋生而存在,我们只是一心想做纯粹的音乐,初心就是不想去迎合市场。”

创作状态 摸索自己的风格

今年年初,键人乐队的首支单曲《谁说》正式上线。《谁说》采取重金属编曲形式,但键人乐队更在乎歌曲所传达出的意义,“现在社会上声音太多了,每个人都会批判或者赞扬,每个人都在说,《谁说》就是想指出不要去听‘谁说’这个世界到底应该怎么样,忠于内心深处的答案,拥抱不完美的生活,也和不完美的自己握手言和。”前不久,乐队又推出了第二首作品《沦陷》,这首歌的表现形式仍是重金属,但内容却跟爱情有关,是一种灰色的狼忙,成员们把这首歌形容为“小素描”,“大家都认为这首比第一首歌要好一些。第三、四首也在录制当中,其中会有更多现代硬朗金属、新金属的元素。”

目前想在音乐圈立足,就必须有创作能力,而谈到音乐创作,键人乐队不无自豪地称这是他们的强项。今年的计划就是推出第一张专辑,之后每年都想有一张。“作品和内心应该是吻合的,我们也还在摸索自己的风格,希望能在中国独树一帜。我们想找到一个纯粹的表达形式,是一种内心真正自由的形式,那个点挺难拿捏的。”向优秀的欧美组合团队学习是键人乐队当前最常做的功课之一。“前段时间我们去泰国看了枪花乐队,刚刚还看了MUSE乐队2013年在罗马奥林匹克公园演出的视频。我们在他们身上学到,音乐不要做太复杂,简单是最好的。”

尽管零点乐队、天堂乐队有很多耳熟能详的作品,但键人乐队却早在成立之初就决定,不唱此前那些成名曲,要唱就是原创。去年夏天,键人乐队参加了一个在内蒙古草原举行的音乐节,那是他们第一次登台。当时原创作品还没有全部完成,但他们必须演唱三首歌,在没有歌词的情况下,主唱孙永栋硬是唱完了三首歌,“台下的观众努力听我在唱什么,我就拼命地不让观众听出我在唱什么。这是我这辈子干得最唬的一件事。”

去年12月,在全球原创音乐现金榜T榜第二季度颁奖礼现场,键人乐队全球首唱了《他说》,“当时现场的感染力和震撼力,甚至让许多见多识广的媒体人、乐评人都交口称赞、满分好评。”乐评人爱地人点评称“他们放弃自己擅长的,偏去表现其他的,既不是为了展示多才多艺,也不是刻意的拧巴。”对于自己的“不务正业”,四位键盘手有着各自的感受。

环境感悟 音乐综艺太毁人

朝洛蒙所在的零点乐队、孙永栋所在的天堂乐队都成立于近三十年前,赶上的是中国唱片产业黄金时代的开端,而今键人乐队所处的是实体唱片前所未有的低迷期,数字音乐则还在摸索前行。“有很多人不尊重音乐人的创作,他的价值无法实现,于是很多音乐人就不写歌了,因为他吃都吃不饱,怎么写音符,只能干点别的,去开个酒吧或是餐厅。但从商业化演出的角度说,有商业价值,就有人买票有市场,反之就没有。”从个人具体感受的层面上,键人乐队称现在的形势非常好,“大江南北有各种音乐节,我们也非常希望这样的市场延续下去,能让我们把好的音乐带给更多人。”

当前的另外一个情况是,国内电视音乐综艺节目空前繁荣,但这几位摇滚老炮却并不买账,认为作秀的成分太高,而且没有玩好。“像《美国好声音》等综艺节目,有一套整体的计划和规划,最终出来的东西是好的。但是我们只学了1和2,3和4没了,节目组变着花样把节目做得很吸引人,实际上毁了不少优秀的音乐人才。前几天有一帮音乐人聚会还说到,演戏的人去唱歌,唱歌的人去演戏,最后导演拍戏找不到演员、演唱会没有歌手表演,因为大家都去参加综艺了。”

键盘手大变身

吉他朝洛蒙:作为键盘手,我在舞台上看到的是前边的吉他、贝斯、主唱的屁股,我想让他们看到我的屁股,所以我弹了吉他。作为一个吉他手,排练完成不了的事情,只能动点小脑筋。我的吉他加上柳南亦的中阮,出来的音色要比吉他厚重,更加狠,我们希望展示有特色的中国旋律,这样也更有自己的风格。

鼓手黄河:担任鼓手后我觉得我变成了节拍器,一首歌最重要的是节奏,而鼓点正好是节奏所在,节奏不能乱,我得特稳定。

主唱孙永栋:之前在各大舞台都是作为键盘手登台,有时候也自己弹唱,完全不紧张,因为前面有东西挡着。现在是主唱,前面只有一个麦克风。而且主唱在舞台上代表的是整个乐队的形象、音乐以及所有,言语、行为各方面都要顾及到。成就感是有的,但是压力和紧张也并存。

中阮柳南亦:中阮是我的本专业,摇滚元素加上民乐的结合,这个创意特别好。在别的乐队我也是歌手,但在这里形式不太一样,任何事情都是大家一块参与一起做,特别有意思。

北京晨报记者 王琳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