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暗黑童话 但不是优质叙事

2017-08-04 08:23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是暗黑童话 但不是优质叙事

每到7月院线上映一部国产动漫,似乎已经成为了暑期档的一个“惯例”,从2015年暑假的《大圣归来》到2016年的《大鱼海棠》再到今年的《大护法》。

《大护法》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奕卫国大护法为寻找失踪已久的太子,来到一个陌生小镇,小镇上空漂浮着一个巨大的黑色花生状球体,故名为花生镇。这里的居民外形酷似花生,当身上长出鬼蘑菇时便会被守卫枪决。他们反对一切外来事物,麻木而愚昧。在躲避守卫追杀的过程中,大护法偶遇太子,并一同卷入了一场关于欲望的冒险故事。

电影在宣传上自主分级为PG-13(13岁以下必须家长陪同观看),“前所未见,成人故事”。影片主题曲一边唱着:“你一定要是个孩子”,一边不赞同13岁以下的孩子去看,把尚未形成完整世界观的小孩子们拒之门外。相比于《大圣归来》的“燃”、《大鱼海棠》兜售的“情怀”,《大护法》在宣发上将重点看向了“奇特”——这是一部血腥、暴力、讽刺意味强烈的成人式暗黑童话电影——“成熟是一场瘟疫,而说话是一种特权”。

这部自诩江湖风格的成人动画,自上映以来就让很多观众成了“自来水”。在口碑的支持下,日前《大护法》的票房达到近6000万,但在一片赞溢之词中却掩盖了这部电影最大的短板:叙事零碎、几乎没有镜头语言。

角色当然有创新,故事当然也有原创,《大护法》搭建起来的世界观设定还让我们看到了许多科幻片的影子:当隐婆带着小姜走入地下迷宫,小姜发现原来一直以来花生人吃的蚁猴子都是自己的同类时,我们或许会想起《黑客帝国》,接在母体上的人吃的正是尸体转换的营养液。

悬浮的蚁猴子母巢、戴着诡异的假五官的花生人、花生人一旦觉醒(长出“鬼蘑菇”)就要被枪杀、庖卯解“猪猡”等等设定,《大护法》是一个反乌托邦的故事,还是一个关于个人觉醒的故事,花生人从麻木到觉醒、开始找寻“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些问题的答案。

但我们却难以说这是一个优质的故事,叙事过于零散、所有的设定和故事的推动都是靠台词,剧情表现力不够、台词来凑。在片长95分钟的观影中总会让人间断走神,再强行按回自己的思绪跟上剧情。早早出场的人物和杀手却莫名下线、草草收场,这种零碎的叙事更像是将导演个人的心路连缀成文。

《大护法》有着极强的个人风格印记,这不仅体现在影片中迥异的水墨画风和梵高《星空》的油彩画风之间的切换,也不仅体现在墙上彩蛋式的“为艺术而献身”的标语上,还有团队以喜爱的演员徐锦江为原型创作了奕卫国的太子这一角色,影片处处都烙印着“不思凡”的标签。

《大护法》的导演不思凡的第一部作品《黑鸟》,得到了豆瓣8.5分的评分,更是被一些人认为是中国flash史的里程碑,彼时他还是“悠无一品”,旁边的个人简介写着:“此人已废”。后续他又创作了《小米的森林》、《妙先生》系列作品。水墨风格搭配稍偏弱的剧情,一样的配方。《大护法》也延续了《妙先生》系列对“恐惧”这个概念的执迷,不一样的是,在这期间不思凡陷入了自己的纠结与困惑中:

“那时候我看了很多佛教、哲学类和心理学的书。后来有一天晚上,我确实在一本关于佛教的书里突然参透了,就像诞生了一个新世界。”于是我们看到了大护法睡前原地打坐念着,“久别重逢非昨日,千言万语不忍谈,行色秋将晚,交情老更亲,日出东海落西山,愁也一天,喜也一天,遇事不钻牛角尖,人也舒坦,心也舒坦”,这与导演的“顿悟时刻”不无关系。而“这种想要去突破的时候,我是知道这种情绪本身是带有一种暴力倾向的,于是有了影片暴力美学式的突破方式。

不思凡曾经表示整个影片其实都是对“小我”束缚的一个集中思考。因此他偏爱小姜这个角色,“小姜是生命最原始的状态,一直对世界充满好奇,这样才是生命正常的状态”。我们能在影片中看到许多的个人表达,《大护法》的成功,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赖于“语境”。文艺作品的审美经验是一种未完成的形态的、生成性审美经验,关于电影的解读总是不免带有时代的色彩。甚至电影背后的故事,都能让我们为《大护法》“站直了的情怀”买账:导演是通过同事桌上的手办,闪现出了花生人的灵感,“花生镇”的概念则是起于巴西贫民窟的照片。制作团队只有四个人、团队没有钱、成员不能生病……

但是如果只是从动画电影的角度来看待这部影片呢?这部暴力幽默的国产动漫真的能够把国漫的招牌立起来了吗?在三部“大”字头的国漫中,《大圣归来》中那个红袍加身、肌肉大叔模样的大圣,让我们有些难以辨别,归来的是我们的民族神话还是好莱坞的超级英雄?《大鱼海棠》也因人设过于日系风格尤其是对经典吉卜力动画的借鉴而显得面目模糊。

在日漫和迪士尼之间辗转,怎样去讲述中国故事,或许是国产动漫首先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已经建立起自己世界观的《大护法》无疑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的,接下来国漫要考虑的可能就是如何讲好一个故事,创作好的分镜、好的画作。是该去接续传统?还是向成功的案例取经?答案还需要继续寻找。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