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想要打破自己的壳

2017-08-09 08:4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阿雅:想要打破自己的壳

受访者:阿雅(柳翰雅)

提问者:周晓华

时间:2017年7月22日

阿雅,主持人、歌手、演员。

歌曲代表作:《锉冰进行曲》《壁花小姐》《火锅爽》,凭借主持《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获得第43届金钟奖最佳综艺节目主持人 ,在名人访谈类节目《大牌驾到》中对话百位业内顶尖人物。多档综艺盛典担任主持,亲切幽默的主持风格深受观众喜爱。曾赴美国西岸游学一年,进修戏剧表演课程,与赖声川导演合作多档戏剧,《这一夜,women说相声》《在那遥远星球,一粒沙》《快乐不用学》等。

采访手记

采访阿雅,因为她参演的那个戏剧——《白兔子红兔子》。

《白兔子红兔子》对所有参与者(包括观众)的第一规则就是——不可说。因此虽然这个戏在世界各地用各种语言演出了几千场,有差不多10万的观众,可是几乎搜索不到和这个剧内容相关的东西。

如果说这个戏对于普罗的规定就是保守秘密,那演员在这个基础上则需面对更多挑战:没有排练,没有导演,每一位表演者只能演出一次;演员在表演开始前48小时内才能拿到指令,进行准备;不允许演员在表演前阅读剧本或者观看此剧……

因而演出还没开始,就有评论戏谑地预测:冒这么大的风险出演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剧本,演砸的可能性很大。

演出前两天,拿到几乎等于没说什么的所谓指令后,阿雅在自己微博上写:“当我得知要站上舞台才能拿到剧本,随即就要面对全场观众演一场一个多小时的独角戏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7月22日,抽签决定演出顺序。阿雅在当日要表演的三个演员中,抽中了头一场,成为《白兔子红兔子》中文版的第一个表演者,压力似乎又大了一些。

然而演出前的她,不见任何情绪。她礼貌地、慢声细语地讲话,她侧着头、弯了笑目听人讲话,她盘腿坐在椅子上对镜细细补妆……就是她活动起来,为上场作些准备,感觉也如云朵般,安静而柔软地变幻。这种情形下,想象眼前的人,曾蹦跳舞动着唱“红豆,大红豆,芋头,锉锉锉锉锉锉,你要加什么料”;想象眼前的人,在综艺节目里有那样火爆的主持风格,真是一件费脑筋吃力气的事。

“你脑补她在《壁花小姐》《火锅爽》,或者她主持的综艺节目上的样子,然后,你从相反的方向想到极致,就是生活里的她了。”她的好友杨婷,也是《白兔子红兔子》的策展人,如上形容公众视线之外的阿雅。

演出开始,她走到台上,看上去轻松地拆了那密封的剧本,踏上了一段未知的戏剧旅程。多年主持、应付突发状况得来的经验很好地帮助了她,在好几段(不可说的)表演中,她用即兴带动全场的观众浸入她的表演,很好地控制了节奏。

念到剧中的一段(不可说的)台词时,她忽然动容哽咽,又尽量不引人注意地缓缓拭去泪水。那一刻,作为观众的你相信,如果一个戏剧有灵魂,她一定遇见了它,并且因为懂得,引发了她娇小身躯里自己灵魂的颤动。

1.我想演了这个戏,很多人会问你这个问题:为什么会接受这样的挑战(参演《白兔子红兔子》)?

因为杨婷邀请,她是这个项目的策展人。从一起演了赖声川导演的《这一夜,woman说相声》以后,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她请我,我义不容辞。我很欣赏她的才华和能力,完全信任她对这个项目的判断。而且演出的形式确实吸引我,我很好奇剧本到底是什么样的(笑)?所以我是来挑战,人生只活一次,这样的机会不常有。

2.为挑战,做了什么准备?

无从准备呀。因为一切都是未知的,你不知道可以怎么准备,只能说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得更好一些。当然对于未知,对于不确定的东西,人是有恐惧的。上台前还是有一点紧张,所以倒了一杯红酒壮胆,从台下喝到台上。

3.表演结束了,现在是什么感受?

剧本你上了台才能拆开看见,而里面全部的东西需要演员去传达给观众,大量的台词你看见了就要把它说出来,技术上就是一个考验,你的精力会专注投入在这里。其实即兴的东西对我不难,因为有过很多主持的经验。虽然在当时不可能get到剧作者全部的想法,但对我真的是一次很特殊的体验。很累,也蛮享受。但念台词中间“吃螺丝”有一点不爽(笑)。

演完了,像受了一次洗礼,因为你感觉到你和他(作者)的那种连接,他的处境,他的自由,他的期待……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周晓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