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人类的镜像

2017-09-14 01:18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那只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披着猿皮的人——凯撒,又回来了。《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明天将以3D、IMAX 3D等版本在内地上映。阔别银幕3年,凯撒强势回归,人与猿之间的江湖恩怨迭起,凯撒依然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汉子,是身负悲情、心怀悲悯的猿族老大。

《猩球崛起》系列之所以好看,是因为它把人类的成长史以猿的方式重走了一遍。躲在猿的背后去看人,可以进退自如。猿的人性与人的兽性玩起了对对碰,既有娱乐,又能够适当地反思。猿眼看人间,看到的是人类为了生存不择手段,看似是生灵的主宰,但却自私而脆弱,就像《猩球崛起3》中的黑暗面——上校,行为凶残却自酿悲剧;而作为兽类的凯撒却心怀善念,愿意与人类共存、互不侵扰。 可是,上校背信弃义,让凯撒丧失亲人,凯撒被复仇的念头所吞噬,由此一意孤行,踏上了个人的寻仇道路,也让整个猿族陷入危机、惨遭奴役。

相比于《猩球崛起2》对人族与猿族矛盾的铺陈,本集的“终极之战”线索更为清晰,对撞最为激烈,虽然名为“决战”,却并不以打斗为主,凯撒面临的是与自己内心的较量,它和猿族已经被逼到了绝境,既是生存的边缘,也是觉醒的边缘,所有的磨难指向的都是凯撒灵性的提升。

凯撒被复仇的力量所扭曲、所吞噬,它变得心胸狭隘,追求的是“一命抵一命”的痛快,却忘记了自己保护猿族的责任。猿族不幸沦为上校的奴隶,凯撒也被囚禁失去了自由。此时,故事的走向又是一转,变成了“猿版”的《越狱》,这其中有残虐、有惊险,也有救赎和幽默,尤其是“坏猴子”的出现,让凝重的剧情出现几丝轻松的笑意。

而凯撒的救赎则来自人类小姑娘,她因为病毒传播而失去了人类的语言,但善念不变。她不知道自己是猿还是人,但这个皮囊似乎不是那么重要,猿类朋友为她的鬓角插上花枝,而她也为猿的死亡而哭泣,这种无语的心灵交流更有灵犀。可惜的是,上校却认为人类一旦失去了语言就失去活着的意义,失去了对别人的控制就意味着奴役,因此,他拼命地要维护自己的地位,他的心底铺满了懦弱。

当凯撒再次梦见了科巴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跟科巴并不一样,他给了上校最后的尊严。那一刻,他超越自我,完成了猿界的修行。放在东方背景下,凯撒完全可以直升天界、位列仙班。

一个简单的故事可以蕴含着无限的深意,《猩球崛起3》“商业部分”所讲述的大场面、大背景引人入胜、有缓有急,主要角色性格鲜明;但是,“哲学的部分”却静水流深,包含了诸多思辨。比如,人,究竟因何而成为人?比如,物种个体的生存困境与人类社会的道德、政治之间的博弈。完全不复杂的剧情,可以演变出如此多的思索,可见编剧和导演的功力,把一切融于一个好故事,而不是揪着观众看哪里在刻画心理,哪里在剖析人性,哪里在倡导生态和谐。有情有义的猿族本身就提供了一个镜像,让人类可以好好地反观自己。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