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退出 陈奕迅揭黑 让“新歌声”头疼的还有哪些?

2017-10-13 08:16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那英退出 陈奕迅揭黑让“新歌声”头疼的还有哪些?

10月8日,中国新歌声第二季总决赛在鸟巢举行,藏族歌手扎西平措一举夺冠。赛季收官,但围绕“新歌声”的新闻却并未结束。10月11日,导师团中“铁打的”那英宣布,不再参与后续《新歌声》的录制,不再继续担任导师;同日,陈奕迅参加香港某节目的片段在网络曝光后,被网友解读为“爆了新歌声选人的黑幕”。

不过,导师人来人往、后期花样剪辑,早已成为今日真人秀的常态,真正让“新歌声”头疼的也肯定不是这些。

那英退出?

制作方回应:不影响“新歌声”继续

坐镇四季《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前身)、两季《中国新歌声》,那英是唯一一位6年间从未缺席的导师。但就在大家都已默认了她将继续坚守下去的时候,10月11日,那英工作室通过微博发表声明称,“是时候和大家伙认真说声再见了。”那英在声明中表示,自己对节目、学员和一起并肩作战的导师非常不舍,也非常感谢,自己每一次做出选择,都感到煎熬和无力。但是她还是毅然做出决定:“随着第二季新歌声比赛的落幕,六年二班全体学员正式毕业,而我这个导师,是时候要休息一下了”,并且“这次是真的……”“值班”六年,那英带出了三季冠军梁博、张碧晨、张磊,其教导能力在梁博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那一季的学员中,有另类的吴莫愁、有国际范儿的吉克隽逸,但梁博却凭借最后的大爆发夺得冠军,这中间那英的选曲都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刚刚过去的总决赛中,为了帮助自己的学员郭沁备战,那英放弃了和自己家人过中秋的机会,带着郭沁和乐队去到崇礼,骑着公路自行车到山顶赏月,一起吹拉弹唱思故乡,其间还遭遇了五个半小时的大堵车。如此敬业的那英为何突然退出呢?《中国新歌声2》制作方宣传总监陆伟在接受采访时,虽然并未透露那英决定离开的时间和原因,但仍表示:“新歌声节目举办至今,每年我们都会向所有在乐坛具有最大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导师发出邀请。最终不论哪四位导师加盟,我们和所有这些老师都是长期合作的关系。不仅仅在节目中,也在节目外。”对于下一届新歌声是否会受到影响,陆伟的回答是:“第三届《中国新歌声》的海选目前已经启动。”

陈奕迅“爆料”?

制作方回应:有人断章取义

刚刚送别那英,导师陈奕迅爆新歌声黑幕的话题又被拱上热搜。事情起因是,近日陈奕迅上了一档香港脱口秀,一众主持人尖锐追问了他首次参加内地选秀综艺节目的感受,其中陈奕迅提到,“个别选手返场再次接受盲选,不仅如此,现场导演还在耳麦中让我和那英一起拍下按钮选她……”对此,“新歌声”昨日发布声明称,陈奕迅聊“新歌声” 部分言语遭曲解误读。《中国新歌声》在盲选阶段向来有复活赛制,极少数在盲选阶段未获导师选择但令导师留有遗憾的“遗珠”学员,可以获得二次登台的复活机会。即便获得珍贵的复活机会,学员仍需要靠歌声获得导师的认可,才能成功留在舞台上。而且在那档节目中,主持人询问节目组是否有不公平事情时,陈奕迅也明白表示“我相信我所见的,事实并没有”。只不过,这一段被人掐掉了。

记者观察

“审美疲劳”迷局如何破?

导师去留、黑幕真假早已见怪不怪,真正让“新歌声”操心的,其实是如何度过观众的审美疲劳期。不提“好声音”时代的好日子,只是对比“新歌声”第一季的数据,也能看出这档节目的跌落。据CSM52数据显示,《新歌声》第一季总决赛的收视率为3.956%,市场份额为16.05%,而今年《新歌声2》开播,首播推及观众规模为5248万,较上一季缩水了近1395.2万,总决赛收视率也仅仅为2.201%。

人气选手上,“新歌声”同样不占优势。同为选秀类节目,网络综艺《明日之子》亚军马伯骞的微博粉丝数从赛前的197个上升为116万,冠军毛不易从101人暴增为261万。相比之下,“新歌声”第一季冠军蒋敦豪目前的粉丝数是28万; 第二季新科亚军郭沁的粉丝数是7万,冠军扎西平措的粉丝数只有2万。无怪有人感叹,“看完整季节目,只记住了那英、刘欢、陈奕迅、周杰伦的插科打诨,却没有记住一个学员”。

本季“新歌声”的重点一直在向导师方面倾斜。今年的导师开场秀从去年的19分钟延长到了30多分钟,四位导师一共演唱了九首歌,而去年只有五首。以后的节目中,导师之间的互动也远比学员的内容丰富,以至于有人评论,“新歌声”从大型音乐评论节目转型为了大型情感谈话节目。不过,这种转型却并没有带动节目热度的上升。

此外,“新歌声”还要抵御网综《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快乐男声》的强势崛起。与“新歌声”相比,后者的受众定位更精准、音乐态度更鲜明、制作手段更灵活、营销和传播的能力更强……

明年,“新歌声”即将迎来“七年之痒”,这档节目还能守住电视第一音乐综艺的地位吗?

文/本报记者 祖薇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祖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