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时宜”的陈凯歌

2017-12-28 08:3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不合时宜”的陈凯歌

耗费六年工夫打造的《妖猫传》上映了,反响却没有预料中的轰动,我有点为陈凯歌抱屈。按照国内观众“值回票价”的观影理论来看,单就该片大气华丽的视觉呈现,就应该为陈凯歌鼓掌:实景实拍的唐城营造出来的质感,已经比徐克的“狄仁杰”系列高出一筹;更难得的是,影片的画面美学非常有东方韵味,比张艺谋在《长城》里的红蓝体操方阵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电影是光与影的艺术,陈凯歌这次宛如苦行僧的付出,在视听语言上带来的震撼和惊艳,就值得大书特书。不可否认,该片在叙事上存在一些瑕疵,但从题材难度和主题深度来看,陈凯歌已经奉献出一个兼具大众娱乐和作者风格的故事。

作为“第五代”中最具文人气质和眼界的导演,陈凯歌的作品一直以大气沉郁的历史题材为主,故事里包含了他个人对生命、社会、人文等议题的看法,并往往会上升到哲学的层次。然而,这种偏严肃、偏精英的创作取向,在当下以草根文化、娱乐至死为主基调的社会生态中,却显得非常不合时宜,时代之轻,已容不下陈凯歌之重。

《妖猫传》提供了另一个看待历史的视角,既有一种对盛唐的图腾式崇拜赞歌,又有对真伪莫辨的历史真相的反思。欣赏该片需要一定的文化门槛,然而很多人已经拒绝思考,在他们看来,电影就是抱着爆米花乐和乐和,哪里需要想这么多?有的观众看了一半,才恍然叹道,原来白乐天就是白居易呀!还有人直接给《妖猫传》扣上篡改历史的帽子,说陈凯歌在歪曲历史。当我们的文化生活被插科打诨的无脑综艺、只图哈哈一笑的快消电影、各种无聊或猎奇的网络直播占据时,我们怎么还有兴致去严肃地讨论一部电影?

有人将片中杨贵妃的故事冠以“玛丽苏”的标签,不理解电影里为什么谁都喜欢她。然而事实是,不管放在什么时代什么国家,一个长得好看的姑娘,哪个身后没有一大堆男性追求呀?!更何况是国色天香、大唐骄傲的杨贵妃。某种程度上,杨贵妃已成为一种代表大唐的符号,对她的爱慕、向往,所有心怀大唐情结之人都会有。

至于被吐槽最多的白龙对杨贵妃的感情,我也只能说,这已经不是一个相信一眼万年、愿意用一辈子来守护一个人的时代了。白龙之所以愿意为杨贵妃付出这么多,剧情不是没有铺垫,虽然只有杨贵妃几句关切鼓励的话,但我相信,对于当时那个心里有阴霾的少年来讲,这几句话一定温暖了他的整个后半生,让他愿意为此铭记一辈子。而且,将白龙的感情狭隘解读成爱情是不妥的,它更应该融合了对美好的守护、对女性的同情、对鼓励的报恩。此外,白鹤少年中的另一位丹龙,三十年来守护白龙的尸身,也恰恰说明,他把当年杨贵妃的话记在心里了。很多人觉得这个故事不可信,觉得陈凯歌矫情,不过是因为他们不再相信会有这么极致热烈的感情了。这是陈凯歌的悲哀,也是时代的悲哀。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袁云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