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晟 高晓松 宁浩“怼”聊兄弟走到“油腻”时

2018-01-08 07:5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丁晟 高晓松 宁浩“怼”聊兄弟走到“油腻”时

由丁晟执导,王凯、马天宇和王大陆等主演的电影《英雄本色2018》将于1月18日上映。昨日导演丁晟和高晓松、宁浩一起现身中国传媒大学,讲述兄弟情。有高晓松在,现场绝对不乏爆料和爆笑。对于丁晟拍摄这部讲述兄弟情的电影,高晓松认为一点儿也不意外,因为丁晟是上世纪遗留下来的人物:“他翻拍《英雄本色》是对的,吴宇森那一代香港导演全是钢铁直男,拍的是兄弟情等等。他正好属于上个世纪遗留的。”

丁晟曾是高晓松的“男一号”

高晓松透露,他与丁晟相识于1992年。丁晟那时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他则是电影学院研究生落榜,“我冲着美术系去的。落榜之前,在电影学院念了半年。电影学院有对其他学校本科念研究生的预备班,有一票人。考研没考上,后来就干起活来了。我们组成了一个干私活小分队,一块干活挣点钱。”于是,高晓松和丁晟就拍了个牙膏广告。高晓松是导演,丁晟是美术。

丁晟说:“需要一个农民角色,他为了省钱就让我演。”这个角色被高晓松形容为男一号,“一个牙特白的农民”。高晓松回忆说,那时丁晟先去河北制景,他则拉着一帮年轻人分头坐火车、汽车跑到河北去拍,井边还弄了个辘轳,“丁晟摇辘轳的形象一直记在我心中”。

因给成龙拍广告而拍起电影

虽然现在对一般影迷来说,宁浩的知名度比丁晟高,可是宁浩却透露,他上北京电影学院时,丁晟是校园偶像,因为他是广告界的大腕:“那时候四大广告导演‘垄断’了广告行业,是真的,我特别努力地想进入广告界就是进不去。他们当时跟我说,你有一条路径,先去帮丁晟做制片导演。我那时候只能拍他们不拍的MV。”

丁晟说自己有段时间拍广告拍得太多,有些腻了,“有段时间让我很失落,有人拿着我的活儿把我的客户给切了。我后来觉得拍广告各种冒名顶替,我就进了电影圈,然后就仰视宁浩。情况就是这样的。”

而对于丁晟进电影圈,高晓松又开起玩笑,他说一次成龙大哥过生日,两人相遇。高晓松问丁晟在干什么,丁晟说要拍成龙大哥的《大兵小将》,“当时妒忌使我脸若银盆,原来我的脸没这么大。后来我就晕了,谁拍电影不想给成龙大哥做导演?”原来,丁晟总给成龙拍广告,两人会聊聊,结果就聊出了合作,“大哥很扶植新人,没有拍过电影的人,正常情况下不可能这样。”

对于丁晟从广告大腕到拍电影,宁浩很理解地说:“肯定会有一个挺难受的过程。”丁晟说:“是挺难受的。有一次我跟黄秋生牛哄哄地说我拍过特别多的广告,他撇着嘴说这是两件事情啦。”

要用“佛系”对待“中年油腻”

宁浩和高晓松都评价丁晟很“轴”。高晓松说:“没见过导演一个字一个字改歌词的。”丁晟则回忆起一次他和高晓松骑车从亚运村回电影学院,吵了一路架。丁晟说:“我当时特别瞧不起他,他经常出口成章,我觉得这人太装了,说话各种名人名言。我就跟他掰扯、较劲,我们俩吵了一路。”高晓松说:“我每句话都会说,记得有位名人说过。”

而说及改歌词,丁晟和高晓松又互夸对方唱歌好。丁晟说第一次听《同桌的你》是高晓松自己唱的,“要是他当年开嗓就没老狼什么事了。”高晓松则笑说:“我要是真能唱我能让老狼唱吗?我不是有病吗?我写《同桌的你》,我挣了800块钱,老狼挣了800万。我要是自己唱不就挣了800万零800吗?”

说起现在流行的“佛系”,丁晟说自己是老派人,对兄弟的理解还是“挺身而出、拔刀相助”这个层面的,“你说‘佛系’,我觉得可以是别的方面,但解释兄弟情,我好像不太接受。”

宁浩则笑说:“我一直很‘佛系’。今天说来就来,几点来,都行。待会儿说你需要车送吗?都行。” 高晓松则认真地认为“佛系”需要分什么事,“我觉得可能人的成长是越来越‘佛系’的过程。基本上从生理而言,你是一具行走的荷尔蒙,哪来的‘佛系’?像我们这些走着走着荷尔蒙都不知道掉哪儿去了,就剩下很多‘佛系’了。你对钱、对名利,可以有‘佛系’,但是这个东西是双面性的。但是对人我觉得还是晚一点成为‘佛系’吧,比如说趁父母都活着,趁兄弟们都还在,趁孩子还小,还是拿出点人性来,‘佛系’先不着急。”

而说起“中年油腻”,高晓松表示一定要用‘佛系’的态度对待油腻这事,“我们都活到这岁数了,还能在乎油不油腻吗?一个人还在乎自己油腻,就说明还没到中年,还没到四十不惑。到了四十不惑的时候天大的事都不是事,还给自己写十条如何不油腻,整个儿没活明白。”文/本报记者 肖扬

名词解释

佛系:网络流行词,该词的含义是一种怎么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活法和生活方式。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