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若无自我净化 不配拥有地面上的市场

2018-01-09 08:03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嘻哈若无自我净化 不配拥有地面上的市场

仅仅用了五天,歌手PG ONE就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五天前,他是万众瞩目的嘻哈冠军,是奢侈品牌宠爱的明日之星,是坐拥500万粉丝的大众偶像,还有一位能为他一掷千金的好兄弟;五天之后,他涉嫌“友妻门”,歌曲《圣诞夜》因有教唆吸毒之嫌等被下架,商业代言被解除,好兄弟也清空了与他相关的一切信息。最新的消息是,他确定将不能参加中国有嘻哈全国巡演长沙站演出……

整个事件中,PG ONE并不值得同情,“婚外情”、“友妻门”等对公众人物的负面影响之大众所周知;作品三观不正的毒害更是难以宽恕。另一方面,遭遇如此强大的舆论反击,也说明了PG ONE和他代表的地下嘻哈还没有做好走上地面的准备。嘻哈(Hip-Hop),或者更明确的说法“说唱乐(Rap)”是20世纪80年代起在美籍非裔世界中最具影响力而最富争议的音乐形式,一开始也经历过一段灰色成长时期,有关嗑药、炫富、混帮派的素材经常出现在唱词中,说唱因此被认为粗糙、单调、没文化。

嘻哈这种音乐形式进入中国十多年了。在去年夏天前,却只能在地下小范围内传播。为什么?如果你看过“地下八英里”、“干一票”的地下嘻哈比赛,就能了解其中原因。比赛内容基本就是两人即兴说唱,互相diss(攻击)对方,歌词基本围绕“票子、马子、车子、房子”打转,diss时满是“我牛×,你傻×”式脏口——脏话有助于表达,这在说唱圈是共识,“歌词不带脏,如同战士没带枪。”这种风格自然无法与主流文化相容。去年夏天,网络综艺《中国有嘻哈》给了地下嘻哈走上地上的机会,也让PG ONE、GAI、贝贝等一批rapper脱颖而出,不过,许多人在感叹他们光速蹿红的同时,却忽略了他们的成功其实也是平台对嘻哈净化的结果。《中国有嘻哈》总导演车澈就曾提到,节目播出时,那些不雅的歌词已经被修改,“节目的自我审查标准就是主流传播的播出标准。” 这样的净化本该成为歌手的自我选择——毕竟,既想要最主流的市场、最好的圈钱机会,又想“keep real”,继续把脏话当态度,把低俗当个性,朝着逾越底线的方向蒙眼狂奔,不撞南墙才怪。

从地下走到地上,从默默无闻到万众瞩目,每个人必须有所取舍。没有这样的担当,不配拥有地面上的市场。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祖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