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大陆学生隔空组“向日葵”乐队 登上中国乐队舞台

2018-01-14 10:4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 “向日葵”用音乐促进两岸文化交流“向日葵”

阿晨

从邓丽君把温柔婉转的宝岛歌声带到大陆开始,台湾流行音乐就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大陆同胞。罗大佑的诗人气息、李宗盛的款款深情、五月天的热情奔放、周杰伦的个性张扬,似乎成为了你我共同的青春记忆。

不过,随着两岸交流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大陆年轻音乐人到台湾交流、学习,把自己创作的音乐带到这座岛屿的各个角落,用带有浓浓地方特色和新锐时代气息的民谣和摇滚,打动海峡对岸的听众。不仅如此,他们还把在台湾学习到的音乐理念,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中,吸收、探索出适应中文世界普遍审美需求的崭新艺术形式。这其中就有出现在周四江苏卫视中国乐队舞台上的向日葵乐队。

成立于大西北

却带有清新的台湾情调

“向日葵”乐队是这次节目中出现的唯一一支在读研究生乐队,也是唯一的异地“隔空”乐队。目前,成员分散在全国五所985、211大学的地理、历史、哲学、电影及古生物专业。学业之余,他们通过网络一起制作歌曲,把各自的生活感受融入音乐中去。他们的理念之一,是“把不能留在身边的人写成歌留下来”,它让这支成立于大西北苍茫土地上的乐队,带上了一丝清新色彩。

2012年乐队成立,经历了大大小小众多校园演出后,主唱沈雪晨前往台湾交换学习,开始了他们分离各地却不解散、身处西北却能促进两岸音乐交流的独特生涯。

沈雪晨刚到台湾的时候,很多台湾同学问他,“为什么选择来台湾呢?”他总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喜欢五月天啊!”引来大家的笑场。沈雪晨从来不否认自己是个资深“五迷”:“很多独立乐队会不愿意承认五月天的音乐做得好,觉得它太过商业化,我不太认同。音乐的本质应该是沟通和感动,五月天的歌曲里就有一种跨越地域和时间隔阂的东西,它能让人不管身在何处都感动不已。”

为了寻找更好的音乐表达方式,除了自身专业学习,沈雪晨在台湾也通过朋友找到台湾的老师来提高自己的音乐素养。电吉他、架子鼓、声乐等不同领域的学习,很快让他体会到台湾音乐人的成熟音乐态度:他们在流行音乐方面起步比大陆早,从民歌复兴时代到四大唱片公司鼎盛的时期,台湾音乐人摸索出了一套把接地气、本土化的东西用通俗流畅的商业形式表现出来的方法。比如《流浪到淡水》的作者陈明章,他吸收了台湾北投温泉乡地区的演歌曲调,将原来那些流传于歌姬、舞女间的音乐元素,融入到自身民谣创作中,表达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台湾人民为生活四处奔走、艰苦奋斗的动人往事。而五月天耳熟能详的摇滚歌曲《志明与春娇》,更是取材于“志明”和“春娇”两个闽南语里最常见的男生和女生小名,他们经历的情感纠葛亦唤起了普通人的共鸣,让这首歌成为了五月天的成名曲。

这种接地气、注重与听众沟通的创作态度也一直是沈雪晨在音乐上所坚持的方向。除了词曲写作取材于真实成长经历,向日葵的整体音乐更表现出对普通人日常生活所遭遇困境的深切关怀。像《妈妈,你不要再对我生气啦》一歌中,就以戏谑的方式反映了当代女性在家庭、社会中碰到的问题:在许多年轻人并没有做好准备当父母的时候,孩子的意外来临,是否会造成更大的心理负担?在听起来轻松愉快的音乐背后,是略显沉重的人生百态。这种人文情怀使得他们的音乐更加温暖人心,在保留中国北方文化特有的豪放感的同时,也抹去了一丝粗粝和荒凉,显示出如同台湾音乐一般的独特情调。

虽身处大陆

但台湾音乐人影响

沈雪晨平时会在公馆女巫店、河岸留言这些台北的演出场馆做个人弹唱表演,在和台北的听众互动过程中,逐渐感受到音乐如何跨越两岸的界限,传达人们普遍的情感。台湾听众喜欢他的民谣,不过他依然觉得,包含有电吉他、电贝斯、架子鼓的摇滚乐队才是他最大的音乐梦想。很早他就从台湾音乐人的访谈里看到,最难能可贵的摇滚乐,并不是由管弦乐、电子乐等华丽的元素编配而成,而是如何用这三件基本的摇滚配器弹出自己的个性特色。

尽管“向日葵”的其他成员还没有到过台湾,但是他们的音乐创作也受到台湾流行乐潜移默化的影响。富有诗人特质的吉他手顾恺说,“台湾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些民谣歌手时而热烈、时而低沉的吟唱,就像太平洋里被夏季风吹起的海浪,舒适、浓郁,直击人们的心房。”

贝斯手郑芊蕙认为,高中时就喜欢张悬歌曲里那种表达的“畅快感”,这至今仍让她钦慕不已。同样身为女性创作人的陈珊妮,则将歌曲的多样化发挥到极致,善于抓住生活中有趣的想法,让歌曲变成灵光一现的瞬间。吉他手张立记得,小时候学唱周杰伦的R&B音乐,总会被“长辈们”批评“吐字不清”,成为班里同学表现自己叛逆的必备教材。鼓手黄河觉得,像周杰伦带给我们90后的影响,似乎都是耳濡目染、不可避免的。

面积只有北京六十分之一的台北市,产生了一代又一代有影响力台湾音乐人,他们的很多作品,至今仍然是“向日葵”乐队创作的标杆。 不过沈雪晨在交流愈发深入后也逐渐了解到,养育“向日葵”音乐的土壤在大陆,“向日葵”真正的舞台也扎根在大陆,自己通过学习可以把更好的理念带回到乐队中,但不必沉湎或崇拜台湾唱片界过去的辉煌,而应该探索出一条独一无二的方式。

与台湾朋友一起创作

用音乐架起两岸沟通的桥梁

音乐交流的最大乐趣,莫过于创作上的合作。一次沈雪晨和毕业于台大中文系的朋友、一位小有名气的台湾作家陈茻长聊,酒过三巡,夜晚的清风徐来,陈茻突然对两人之间的友谊颇有感触:“人生漫长,相聚短暂,告别其实不必过于悲伤,也可以像伯夷叔齐,潇洒豪迈,名垂青史。我在岛屿长大,未曾亲赴首阳山朝见,却对两人的名节气度,心驰神往。”于是写下了《伯夷叔齐歌》的歌词。交换结束、离开台北的那个晚上,沈雪晨对歌词里那句“所以离开吧,最亲爱的人呐”突生感慨,一气呵成将整首歌谱曲,记录下在台湾的这段成长经历。

回到兰州后,“向日葵”乐队把《伯夷叔齐歌》编配成了气势磅礴的民谣摇滚作品,用模仿古琴的贝斯前奏和传统中国音乐的五声音阶诠释出来,激烈的吉他扫弦像穿越大西北的一阵狂风,吹入了每一个离家漂泊的异乡人的心中。陈茻在台北收到这首歌的录音后,几乎感动得泣不成声。

另一次有趣的合作发生在“向日葵”乐队与台湾诗人杨牧之间。沈雪晨看到《他们在岛屿写作》纪录片里的杨牧朗诵自己的诗歌,被文字中强劲的节奏感和优美的声韵所打动,当即将它谱曲改编,并带回大陆和同伴们编配了一首硬朗的摇滚歌曲。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他们给年近九十、毕业于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杨牧教授写信,没想到得到了前辈的鼓励和肯定,杨牧并豁达地表示,现阶段可以让“向日葵”乐队无偿使用词作版权。台湾金曲奖题名的音乐制作人廖士贤在听完这首歌的现场表演后则表示,这首歌非常酷,可以充分感受到这个年轻乐队的才华与想法,十分有潜力。

创作可以跨越历史、地理的藩篱,好的音乐作品更能促进人与人之间建立互信,享受彼此在音乐中的相互陪伴。作为在台交流的大陆学生中不多的乐队主唱,沈雪晨用音乐传递两岸之间的文化认同与民间善意,与台湾的音乐创作人成为了伯夷叔齐般的君子之交。“向日葵”乐队也从几个听着台湾歌曲度过青春期的懵懂少年,变成了一支接地气、有情怀的摇滚乐队。从大学毕业时发起众筹、建立自己的车库录音棚,到读研期间走上中国乐队的舞台,他们只用了短短的一年时间。他们歌唱着两岸青年心中的旋律,执着地走在这条由音乐铺成的未来之路上。

责任编辑:王双(QJ0015)  作者:阿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