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平台的创新模式 从一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开始

2018-02-09 18:24 华声在线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网络直播平台的创新模式 从一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开始

在中国,选秀类直播早已不是新鲜事,掐指一算,从2003年湖南经视,再到2005年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开播,距今已经整整15年,当年造型杀马特般的李宇春、张靓颖等也从一个个平凡的小女孩摇身一变成为了娱乐圈的Supper Star,选秀成就了无数粉丝的梦想。对当年《超级女声》的回忆,已是许多如今许多大朋友的美好青春回忆。

网络直播是近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而诞生的新事物,但对于大部分人年轻群体来说,也已不算是新鲜事。网络直播的内容从游戏到竞技,从唱歌到跳舞,从有图像画面到声音直播……形式倍出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主播们做不到的,这种线上线下零距离、主播观众随时互动沟通的娱乐方式,正迅速地在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取代传统娱乐形式,成为一大热点。

近期,一档名为《歌手的诞生》的选秀直播又迅速登上各大娱乐头条和微博,成为大众热议话题。曾经《超级女声》和《超级男声》的第一代导师巫启贤和包小柏10年后再次携手,利用直播平台再次选拔新一代“好声音”唱将就已经自带无数的话题,再加上著名音乐人关喆和阿朵的加盟,让这个四人导师阵容迅速吸引到音乐爱好者的目光。除此以外,这档节目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那就是它将具有超新潮流的网络互动直播与已成为传统的综艺选秀结合,成为全球创新的互动直播音乐选秀节目,而推出这档节目的,正是一直以创新为理念,走在让娱乐直播化第一梯队的映客直播平台。

直播平台面临创新瓶颈,下一个风口是什么

网络直播行业从诞生到成长,再到突然爆发,其过程之快、影响之广,令许多传统行业的参与者和观察者们惊愕。不过,随着这种爆发式的发展,网络直播行业也一直在各种是非和质疑声中沉浮,而其中最多被提及的,就是内容。

与传统娱乐行业不同,网络直播行业所产出的内容,更偏向用户生产内容,平台分发的模式,也就是业内所谓的UGC模式(User Generated Content)。这种模式注定了在所提供的内容类型和质量上,平台方仅能起到引导和审核的作用,而并不是直接内容生产方。对传统媒体和制作公司而言,播出内容想做什么,全都可以由自己决定,即使是直播,也可以按照预先设置的剧本来“演出”。而在网络直播这个平台上,线上和线下实时的沟通、主播即兴的表演和观众即时的反应都会影响着整个直播过程的走向,再通过“赠送礼物”的主播奖励机制,更会鼓励主播更加关注到观众的需求。从这一点来看,网络直播天生就带有平民化、真实化和用户至上的基因,这种基因决定了一个事实:网络直播的内容走向与平台的引导关系密切。

如今,所有的网络直播平台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就是如何创新。更细化一点来说,就是如何利用网络直播这种先进技术手段,通过引导的方式,去生产出更具新意、更正能量、也更加有感染力和吸引力的内容。“我们的内容够好吗?”“下一个风口是什么?”“直播还能怎么玩?”这些问题对于许多平台的经营者来讲,或许是需要“吾日三省吾身”的问题。

网络直播加素人才艺选秀,相近DNA促进营销升级

在所有的直播平台中,映客的定位和特色都给人强烈的印象:“这里的主播都很有颜也有才。”一些头部大主播的人气和吸金能力,甚至不比主流明星差。但是,对于更多有才艺主播而言,他们仍然渴望着有一个机会,可以让自己走出直播的小房间,走上面对公众的舞台。

事实上,起源于电视台的真人才艺选秀节目,与如今的网络直播模式,有着相近的DNA,那就是关注草根文化,关注普通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才艺,蜕变为星光闪耀的明星的过程。而这两者能成功的结合也是直播平台自身不断发展创新的结果。自始以来,映客一直怀着让娱乐视频化的愿景,通过这次《歌手的诞生》映客希望可以验证传统电视综艺与直播互动模式可以无间的结合。

而经过《歌手的诞生》这个探索,解决了传统电视综艺的四大问题:

第一,观众只能看不能参与的壁垒,直播的观众在映客直播平台上可以通过弹幕、留言随时互动参与;同时,观众也可以通过打赏模式来为支持的主播和导师助阵;再者,观众可以通过投票实时参与决策,这就打破了原来只能通过电视屏幕这种单一且单向的传递。

第二,整个的节目过程中映客《歌手的诞生》解决了用户只能通过电视画的播出内容才知道全程细节的被动、不透明的信息接收状态。主播们在节目(第一现场)中努力表演,展现实力的同时,在个人的直播房间中(第二现场)可以及时与粉丝交流时时感受,增加的一起融入的情感联结与情绪的分享,效果更真时更生动,做到了台前幕后的用户全程参与。基于映客的音乐频道,将近有一千多名好声音主播报名,最后筛选出来前24名的主播角逐第一名。主播们在参与过程中,把自己的体验通过朋友圈、微博等个人渠道进行发散。不仅是选手,导师们也将过程心得,通过自己的强关系链和弱关系链渠道进行了第二次分发。这已经远远大于当时电视上观看,且只能通过官方渠道参与的窄向获取信息渠道,拓宽成多元化渠道。

第三,就是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很多新颖的玩法,比如多人直播间。直接让用户跟着导师进行了零距离的交流,也让我们一些有才有料的一些主播走进了明星导师的视野中。也让更多的普通主播用户看到了一种更简洁、更简单、更低门槛实现梦想的途径。这种便于操作性的成长模式,或者说这种用户主动成长的生态模式已经打破了传统选秀一战到底方能成功的方式。

第四,就是我们也从看映客这场节目上看到了一些未来变现模式。传统电视上向直播互动状态转移的时候,更主要就是打破了沟通的壁垒、打破了用户的参与的门坎、打破了跟大咖交流地域上以及空间上的制约障碍。而这种特点也是现在广告主特别需要的。其实,这种直播平台对于PGC节目所探索的未来的广告模式,也向我们打开了一道透光的门,里面不仅仅单单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传统互联网上的广告收费模式,相信未来还会衍生出一些围绕消除沟通壁垒的新型广告模式,映客在这方面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可以想见,这档节目面对无数的后来跟进者,因为这种1+1的创新,真正抓住了行业痛点,开创的是一种撬动“直播”和“选秀”两大行业的、潜力巨大的新营销模式。

从唱导师的成名曲,到包小柏转“佛系”,歌手是这样诞生的

在《歌手的诞生》播出过程中,也有许多有趣的小故事,让人印象深刻。例如在第二期中,有一首改编歌曲格外引人注目,这就是主播开开演唱的《想你的夜》。与关喆的原唱相比,开开(演唱者姓名)版的《想你的夜》加入了许多新创作元素,不过,当开开演唱这首改编作品表白喜欢的关喆导师时,关喆是最迟摘下眼罩的导师,戏剧性的一幕令不少网友为选手捏一把汗。用改编的成名曲致敬原唱者,不得不说主播艺高人胆大,连主持人都说,“带着导师的成名作而来是很有压力的”。在直播中,关喆导师也第一次对外吐露心声,他说,以前听《想你的夜》的改编作品都在电视上,这次这么近距离的用耳机听,感受很不一样。这首歌是十年前写的,那个时候大概20岁出头,听开开唱歌很感动,但20多岁的时候唱这首歌是小我的状态,现在唱完全不一样了,感谢这么多年的音乐积累。关喆还说,有一句话叫“降心相从”,追求喜欢的事业,对音乐的心要可以起、可以降,这才是对音乐最认真的态度。这种出自本心的反应如果是在综艺节目上观众看到的更多只是剪辑后的内容,而在直播平台,观众却可以直面选手和导师的每一个细节——从沉默到感慨,这也让整个节目增加了更多真实性和对于艺人“本色出演”的期待。

而原本给人印象严厉、苛刻,喜欢“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导师包小柏,这次在《歌手的诞生》里却转性成“佛系导师”了。在上海的直播间里,包小柏点评歌手的时候忍不住分享了自己的音乐故事,畅谈多年来的心路历程。不仅如此,小柏导师还与自己战队的选手一一连线,倾听他们的演唱并提出中肯的建议,而对学员的指导也没有用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极尽亲民风格。在映客直播间里,包小柏导师对选手们的歌唱进行了细致点评,从气息运用、真假声切换、高音把控等歌唱技巧对学员们提出了贴心的建议。选手们仔细听包老师的指导,感觉受益匪浅,在直播间观看的一众网友们也连连刷出“谢谢老师”“有收获”等弹幕,感谢包小柏导师的悉心点评。或许正是这种与选手、观众“零距离”创新直播互动的形式,才是包老师此次转型直播间参与《歌手的诞生》选秀节目的关键吧!

可以说《歌手的诞生》这个名字非常准确地概括了节目的核心看点:观众与导师、选手共同经历的这段时光,见证了每一位新歌手的诞生。映客第一次以网络直播的形式,让真人秀节目的选手和评委都以和粉丝零距离沟通的方式演出,力求真实,也让受众通过弹幕评论的实时互动真正充分参与到“歌手的诞生”这一决策过程中去。

通过这种方式,映客在为观众提供娱乐价值的同时,也让很多有实力的主播获得与专业人士沟通、交流的机会,从而有机会走上职业歌手的生涯,对中小主播则赋予了更多的进步空间,同时也满足了观众对直播互动精品节目的需求。从社会意义的广度上讲,《歌手的诞生》更具有一种独特的,为普通人赋能,为传统渠道赋能的意义。

对于在移动互联网背景下诞生和发展起来的网络直播行业而言,“创新”可以说是一条贯彻始终的生命线。从模式的创新,到内容的创新,再到营销的创新,《歌手的诞生》这样的节目的诞生,让人们看到了像映客这样的直播平台在创新之路上的不断前进。而更有意义的是,这种创新还开创了一个明星、主播、观众和平台多赢的局面,也让“网络直播”达到内容升级,进一步向主流娱乐领域迈进。这一点,或许比节目的本身更值得我们去思考和学习。

责任编辑:高骞(QN03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