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的硬货 竟然是主旋律影片给的

2018-02-22 08:2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大年初一的硬货,竟然是主旋律影片给的

法兰西胶片

在这个主旋律影片最不占便宜的时刻,它变脸了!它让你感受到疼痛。这种疼痛,就是反战,就是祈福。

一个在通讯站单独驻守的年轻士兵正遭遇数名反政府武装分子围攻,他以墙壁做掩体,打着打着,发现前方地上有半只手,这是谁的手?怎么会有只手?与此同时,通讯兵感觉自己右手不听使唤,举起胳膊一看,自己的右手被打掉只剩下一半。这个时候,敌兵压了上来……

还有那个叫石头的战士,在撤退途中遭遇流弹,左脸被打穿,半边脸裂开,露出整排牙齿,就像诺兰《暗夜骑士》里的双面人。他当时就惶恐了,也很痛苦,情绪完全不可自制,抄起冲锋枪歇斯底里地扫射,脖子再次中弹。他后靠着墙柱,缓缓倒下,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好疼啊。

这两幕惨烈情景,看得人悲痛欲泪。大家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大年初一、举家团圆时看到的惨烈景象,而这般写实竟出自一部中国主旋律电影——《红海行动》。一想到它并不是为了春节的喜悦打造的,我甚至感到一丝幸运,或者说幸福。是的,我相信大部分人在选择一部电影类型时都不会说,来一部主旋律电影看看。对于普罗大众,主旋律经常被简单理解为说教、官腔、观点被动,尤其是,它好像完全没有办法娱乐起来,一张严肃脸从头板到尾。即便是片方宣传团队,也都闻主旋律色变,生怕把这三个字带到观众面前。但就在这个主旋律影片最不占便宜的时刻,它变脸了!它让你感受到疼痛。这种疼痛,就是反战,就是祈福。

这部电影的生存环境并不安妥,可谓前狼后虎。狼,就是那只“战狼”,与《红海行动》完全相同的故事素材,巨鳄级的观影现象,一部片就把这个故事消耗殆尽;而后虎,就是春节档其他续集IP的阵地战,它们早早地盘踞在各自的席地,有的还笑里藏刀。在没看到这部电影的实质之前,它完全处于劣势。但你一定会从电影的第一场戏开始,发现它比任何竞争对手都要硬,它渴望达到专业性的极致,以及为了实现这种专业性而苦心经营的逻辑性,也要走到极致,五场不同规格的战斗,让简短的过场戏成了观众唯一的换氧时间。它是《集结号》后中国军事电影写实性的突破,它的强度和复杂,是《芳华》那场引以为傲的伏击战的100次方。

它仅有的弱点,就是漫长的战场变换,太难找到停歇,除了拆弹和狙击两种趋缓的节奏外,电影通篇都依赖爆炸和子弹爆点,这对于女性观众或者儿童,都是耐性的一种考验。

也正如此,这部电影没有形而上的主题,就像之前说的,它可能只是想用疼痛和惨烈宣告反战的意义;它也不需要控诉或者同情,在敌强我弱的艰险里,紧张便能带入,带入就是最大的同理心了。

合家欢在这个春节里并不诚实,那些颠覆文学传统的男欢女爱,那些征服美利坚的土豪一般的闹剧,还有试图通杀一切年龄段的萌物,都有点像是临阵磨枪。而只有这把枪,是能扛起来奔走的。《红海行动》的导演林超贤,原本2012年的《逆战》就终结了他对现代枪械的狂迷,他甚至一度陷入对“精神分裂”的执迷中,就如那部《魔警》。但《湄公河行动》重燃起他对枪支的渴望,他要寻找更开阔的规模。他也不想再滥用情感,比如战斗英雄一想家就看照片或视频通话的老旧情节通通不要。他甚至不想再付诸于个体的前史了,除了海清这个深陷战火的记者角色外,其他所有人都只是“原地待命”。你甚至不知道,张译这个角色是怎么当上蛟龙队长的,他是否背负着什么抱负在作战。导演这次要做的,是以他们本能的行为让你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对,那的确是被主旋律支配的行动,但也是为了捍卫公民生命而自觉自愿的义举。林超贤真正做到了剔除所有杂念,控制了整个局面,你几乎找不到他和海政影视是否发生过创作上的磨擦。

这样的主旋律影片,我希望年年都有。这样的《红海行动》,我还想二刷。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