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电影的游戏化创作倾向

2018-04-24 14:3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由“巨石”强森主演的怪物电影《狂暴巨兽》票房表现不俗,这部爆米花电影主打环保牌和特效体验,据说在影片拍摄前的剧本中,片中银背大猩猩乔治在影片最后是死了的,但在强森的主动要求下,影片中最后乔治不但没有死掉,还成为了片中战胜巨型蜥蜴的功臣,是它用一根铁棍将巨型蜥蜴的眼睛戳瞎,给了对方致命一击,最后挽救了人类。

《狂暴巨兽》影片改编自1980年代街机游戏,游戏原作即使放在当时,设定也是相当简单的。主要故事线包括玩家要在巨型猩猩、蜥蜴或是狼中选择一个,并在规定时间内尽可能多地摧毁城市内的建筑。对比电影,发现影片在大的情节上几乎没有大的改动。看这类电影,观众几乎不用动脑子,只要影片中的动作场面和怪兽们的特效设计做得足够精彩,几乎都有不错的票房。

但对比早期的怪兽电影,还是可以发现怪兽电影这些年发生的一些变化。比如1933年好莱坞雷电华出品的《金刚》中,巨大的猩猩金刚被人类捉住并送到纽约展览,为了追寻它所爱的金发美人,金刚逃脱牢笼,大闹纽约。在这部电影中,人与金刚之间的互动是主要线索,一头巨兽爱上一个女人,也是现实版“美女与野兽”的一种隐喻。影片最后,《金刚》在纽约的帝国大厦上被人类击毙,中间也隐藏着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冲突,对于怪兽,人类当时的心情是担忧和恐惧的,这可能跟当时刚刚发生不久的“一战”有关,战争对人类的心理阴影有着巨大的影响,成为了隐藏在怪兽电影中的潜台词。

2005年,彼得·杰克逊重拍《金刚》时,他在视觉特效上做到了当时的极致,但该片依然延续了早期金刚电影的特点。片中女主角和金刚之间的关系互动营造得非常充分,但影片的票房表现并不是非常出色。到了2017年华纳拍摄的《金刚:骷髅岛》时,影片的风格出现了非常大的转变,就是影片不再拿片中的女主角和金刚之间的互动作为主要线索,而是将金刚和片中骷髅爬虫、巨型蜘蛛、超大章鱼、异型怪鸟等诸多史前生物之间的猎杀作为主要的卖点,在视觉效果上大做文章,也就是说,游戏化的“闯关游戏”取代了情节上的刻意渲染,这是适应游戏时代特点的结果。

这样的情况同样发生在《侏罗纪世界》中,对比斯皮尔伯格拍摄的《侏罗纪公园》,会发现,片中人类在《侏罗纪公园》中虽然一直处于被动,但最后还能控制局面,制服霸王龙。但到了《侏罗纪世界》,人类对于恐龙世界的控制力就大大弱化,影片中,最后制服D-Rex掠食者恐龙的,是霸王龙和沧龙的连手反击,让生物界的搏杀回归自然界本身,是现在怪兽电影区别于以前电影很重要的一个特点,现在的创作者们可能已经认识到这一点。

这可能是一个让传统的创作者感到痛苦的事情,随着漫威等超级英雄电影的强势崛起,现在的商业大片也越来越呈现出情节简单化的倾向。《变形金刚》越拍到后面,影片的情节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而片中正反两派的打斗场面却越来越重。

即便是像《速度与激情》这样的赛车电影,越拍到后面,片中的动作场面也越来越脱离现实,早已超出了现实中赛车所能达到的动作可能性,这其实也是一种游戏化的创作倾向。但该系列的票房却屡创新高,说明现在的年轻观众依然对于这类电影很买账。

这要归功于电影特效技术的发展,像《狂暴巨兽》中的狼和巨型蜥蜴,如果不是现在的特效技术,很难让人相信这两种动物具有将纽约这座城市夷为平地的可能性。

虽然有局部战争,但地球总的来说已经和平了很多年,对于年轻一代来说,像“二战”这样的噩梦只存在于书本和电脑游戏中,也许在他们的眼中,怪兽电影不需要任何现实隐喻,他要的是一种视觉体验上的爽酷,可以想象,这类怪兽电影将会变得越来越不受现实规则的控制,大猩猩、巨型蜥蜴、狼之外,还有如此多的食肉动物没有走上银幕,而它们终将在创作者们的“变形”设计下一决高低。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王金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