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边疆》热播 殷桃最爱鲜活的平凡角色

2018-05-14 16:51 网易娱乐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爱情的边疆》热播 殷桃最爱鲜活的平凡角色

殷桃饰演文艺秋

《爱情的边疆》殷桃

殷桃饰演老年文艺秋

凭借三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凭仗不凡的演技,殷桃获得了“金鹰”“飞天”“白玉兰”三个国内分量最重的电视剧类奖项大满贯,也是目前中生代女演员中的第一人。一路走来,即便荣誉无数,殷桃也一直将自己定位在一个“演员”,于是她再次接下了“文艺秋”横跨大半个世纪情感纠葛的挑战。目前,这部现实主义大剧《爱情的边疆》正在浙江卫视黄金档热播,殷桃也于近日接受了全国媒体记者的微信群访,她说,她爱活生生的平凡角色,因为它有根,能找到它的种子。于是,宏阔历史中一个平凡小人物的故事,经由她成为了一个真实的女人的爱情史诗。

她说

相伴中的付出才是最动人的爱情

殷桃饰演的文艺秋,在《爱情的边疆》中因为一段痴缠一生的跨国之恋,历经离别、相思、等待之苦,继而与同学万声、同事宋绍山、苏联功勋播音员维卡展开了三段跨越了60年的刻骨铭心的爱情虐恋。

一千种爱情,有一千种模样,有一千种选择。这三段感人至深的情感,“文艺秋”在剧中做出了属于自己的选择。然而在殷桃看来,一个女人的爱情史诗又是如何的?“其实这部戏里这几段情感,最打动我的应该是和李乃文老师演的宋绍山那一段吧。”不是爱情中的激情,而是激情消退后的平凡生活,感动了殷桃,“文艺秋心里爱着另外一个人,但是宋绍山一直在成全她,宋绍山没有放弃过这个女人,宋绍山很坚定的在她身边保护她。”

在殷桃看来,这种伟大的爱情让她羡慕。“高满堂老师说他想让年轻人相信爱情,我觉得自己拍过来,感受最深的一点是,这其实也在讲爱情和婚姻到底有什么不同,关系的转换,可能相处方式也是不同的,这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既然大家相信爱情,其实也要明白在婚姻生活当中,激情消退后你在面对平凡的生活的时候,与一个人相伴走过来,要为彼此付出的那种东西是最打动人的。”

她倔

有缺点的平凡人经由她真实感人

挑战一个女人横跨大半个世纪的爱情故事,并不是通过简简单单的妆化技巧就能完成的,也并不是所有女演员都用勇气挑战的。但是,殷桃把接受了这次挑战,将其演绎成了一段史诗,触动心扉。这是她多年坚持现实主义题材角色,并为此努力的结果。在这件事情上,有人说殷桃有些刻板、有些执拗、甚至有些自我,但殷桃不为所动,依旧坚定自己的选择。

有人不懂,殷桃为何如此“固执”地偏爱现实主义题材?“因为每个人物是有根的,你能找到她的种子。”殷桃告诉记者,“我生活中看片子,也喜欢看现实主义这样的题材。对其他的那种飞来飞去的,或者神神怪怪的,我也不是那么感兴趣。我喜欢看那种能够触动到人心里去的角色,有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你能感同身受,或者说你生活中真的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或者你听说过。”这样的角色让观众感同身受、直抵人心,也让殷桃“过瘾”。

于是,120天要完成1200多场的戏,让别的演员望而却步,殷桃却并不在意;即便“文艺秋”的角色开始或许并不讨好,却更加吸引殷桃。“相对于其他围绕在她身边的那几个男性角色来讲,她的爱情有点儿执拗甚至有点自私,甚至对人家是有一些伤害的。但我发现这是很真实的,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不是一个哪哪儿都那么好的女孩儿,她有很多的毛病。”但恰恰这一点吸引了殷桃,即便这个女性太过平凡,甚至“最后也没有一番成就不够伟大”,但她还是让这平凡的人物变得真实感人。

较劲中力破中生代女演员的局限

殷桃的倔和坚持,让她得到了“金鹰”“飞天”“白玉兰”大满贯的肯定。这是一种鼓励,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大众对“中生代女演员戏路越来越窄”的质疑。殷桃偏不信,于是成功驾驭了从18岁到80岁的角色,并得到编剧高满堂、导演毛卫宁乃至诸多观众的认可。

在殷桃看来,中生代女演员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因为不同的年龄阶段应该有相应的角色是你更能去驾驭的。”为了打破这个局限,殷桃会与自己较劲——对自己在《鸡毛飞上天》里边儿老年的状态不是很满意,她要通过《爱情的边疆》再锻炼一下自己,看到自己的成长与进步;一个重庆人到了黑龙江,即便冻到嘴发麻,她依然能够苦中作乐,在冰天雪地里做个冰棍儿吃;高强度的工作,让殷桃在后期一直低烧不断,但她没有一天休息坚持完成拍摄;女演员都爱美,但她甚至在拍戏的时候并不注重自己的这张脸,即便会不好看,只要能真实呈现人物她都不在意。这个举动,在其他人看来,透着股傻劲,透着些疯狂。

殷桃用自己的努力让观众证明,“中生代女演员戏路越来越窄”到了殷桃这儿,只有六个字,“那都不是事儿”。殷桃正在通过自己的方法,让观众看到中生代女演员的更多成长与可能。

责任编辑:高骞(Q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