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改以往形象出演《归去来》 唐嫣:从“傻白甜”到“原则少女”

2018-05-23 07:5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 唐嫣:从“傻白甜”到“原则少女”

唐嫣被公认是把“傻白甜”演得最有观众缘的当红小花,生活里“甜美利落、爽朗大气”,也是外界对唐嫣的一贯印象,从艺十多年,唐嫣仍旧是那个带有韧劲儿的简单女孩。正在北京卫视热播的《归去来》中,正是因为看中了唐嫣身上这股“大大咧咧的韧劲儿”,导演刘江在剧本未完成之时,便盛邀她来出演。于是,观众第一次在荧屏上看到一个高学历的“原则少女”型唐嫣,既新鲜又陌生。

挑战英文台词 圆律师梦

简单的马尾,干净利落的白T恤,出身“法二代”之家的萧清一改公众对留学生的刻板印象,成为剧中自食其力、勤奋独立的留学生代表。此次出演法律系高材生萧清,可以说圆了唐嫣的“律师”梦,“我之前一直挺想演律师,萧清是一个国外知名法学院的法律研究生,虽然没有真正走上工作岗位,但在法学院的学习生活也要接触很多法律的东西,大量的专业术语和英文台词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特意咨询了一些律师朋友,“有的时候台词很绕,法律词汇只字之差相差很大,我不确定的时候就会问朋友,经他们讲解后我就更清晰了,表达上面就会更准确一些。” 

很厚重的戏 会产生共鸣

《归去来》刚刚开播一周,萧清和书澈(罗晋 饰)等人的故事线才刚刚展开。然而,在前期不多的戏份中,萧清率真爽朗、直接果断的人物个性已凸显无疑。唐嫣表示,《归去来》着眼于人物价值观层面的抉择,主题宏大,而自己会在接下来的戏份中,逐渐将这一层面故事线凸显出来:“基本在萧清进入书澈的公司,开始进入到整个人物关系网里面之后,戏剧冲突就会更多地在萧清身上呈现。”

唐嫣剧中与罗晋扮演的书澈之间的矛盾挣扎从“傲慢与偏见”发展到“理智与情感”,历经了误解、改观、认可、相恋再到抉择的过程。“其实他们并不只是恋人,光是身份的话,从前期的师兄妹,到后期的师姐弟、同事、战略合作伙伴,再到恋人、前任、现任……不仅是身份赋予他们的复杂,人际关系也很复杂。”两人的精神世界非常相通,心灵契合惺惺相惜,但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让唐嫣一时也说不清楚,“就好像是一个网状的东西散开,牵扯着各种各样周边的人,历经了很多其他事情,包含着亲情、爱情、友情,这是一个各种元素含量很大、很厚重的戏,我觉得是会让人产生共鸣的。”

感受成长阵痛 不断学习新技能

对于萧清来说,面对“做对的事还是做对自己有利的事”、理性与感性、个人情感与职业道德等种种抉择带给她成长的阵痛,则成为另一重要关注议题。对于未经播放就引来广泛关注的《归去来》,唐嫣也有着她的期待,“希望大家都能够喜欢我们这部戏,因为《归去来》是一个群像,它并不只有萧清,而是六个主角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角度,都是出彩、有戏的。可以说一个人代表一个群体,都可以找到各自的共鸣。”

包容迟到的赞许,绽放纯粹的光芒,出道十余年,唐嫣亦如萧清,依旧冰心一片,“本来没有想过成为一个演员,总是想自己是一个平凡的小姑娘,没想过有一天可以走到荧屏前,这是一个好时代,努力的人可以有机会做你想做的事情。”在戏中,对角色倾注了自己的情感和精力,戏外的“充电”时间,她学了很多新技能,画画、跳舞,前一阵,唐嫣在微博上发布了她的第一幅画作,是一盆清丽雅致的兰花,其实她一直想学画画,希望有独处的空间,感受平静与从容。

工作要求高 拒绝“差不多”

天生乐观、爱冒险,用唐嫣自己的话说:“我大部分时间比较开心,当然会有自己的情绪和喜怒哀乐,但不会有隔夜气,有了不愉快的事情,回到车里冷静一下就好了。”在工作上面,她对自己的要求很高,绝对不做“差不多”小姐,对于接演角色较单一的质疑,唐嫣解释:“这些年来,我演的每个角色都不一样,自己也很用心地努力演好,希望每次都有突破、有进步,《归去来》是我第一次出演现实题材的戏,无论是表演方式还是台词处理上都不一样,希望给大家带来新鲜感,认识不一样的我。”

编剧回应唐嫣戏份过少

《归去来》并非大女主核心太阳式

刘江导演现实主义重磅作品《归去来》开播已十余集,不少粉丝吐槽女主角唐嫣戏份过少。编剧高璇日前发微博阐释该剧情节主线和叙事结构,疑似回应。

高璇说,《归去来》延续我们前作的风格,多剧种、多类型杂糅,是以生活流带动戏剧流的螺旋上升结构。人物和情节遵从生活真实逻辑、按照事件自然发生的样子在行进。《归去来》的人物结构,绝非以大男主、或大女主为核心的太阳式。群像式人物谱,展现了社会各阶层、各群体的风貌。萧清和书澈是价值观担当的绝对主角,但是,也给缪盈、宁鸣、成然、绿卡、莫妮卡,包括官商,乃至官员的情人、美国企业高管、大学教授、律所合伙人腾出了大量展现空间,避免每个人物成为纸片人。每个人物都会在他的故事行进线上成为短期的主角,并没有刻意考虑主要角色在一些局部的出场和戏份多寡。剧本的人物结构方式,在创作和拍摄制作过程中,得到了全组演职人员的认同。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