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解说大会》产生全国16强 央视名嘴把最强选手苗霖说哭了

2018-06-04 18:48 环球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足球解说大会》产生全国16强 央视名嘴把最强选手苗霖说哭了

5月30日晚,江苏卫视同步播出的《足球解说大会》第7期落幕,经过赛事解说与主题辩论两个回合的激烈比拼,三个战队最终各淘汰1名选手,全国16强正式诞生。广受观众喜爱的金童玉女组合遗憾离场,董路战队的苗霖虽最终晋级,但他不堪压力在第一轮比赛点评环节当场泪崩。

本期节目,除了导师席位上的黄翔健、韩乔生、董路外,即将征战世界杯转播赛场的贺炜、徐阳担挡嘉宾亲临现场,由苏东、刘越、李欣、申方剑、肖彬组成的评审团从导师手中接过了淘汰决定权。看到这样的重磅阵容,有网友打趣地说,“《足球解说大会》这是请来了半个足球解说圈的名嘴呀。”

(苏东授课)

如何让解说更专业?大咖现场揭秘

《足球解说大会》的选手们面临着各式各样的问题,例如杜黝黝如何在保持自己风格的基础上更加专业?栾智心这样有足够足球知识积淀的选手如何在战术分析上更加专业并形成自己的风格?

“除了导师的指导,还需要更多前辈的经验分享,这样选手才能快速成长。”所以此次节目组将各路足球解说大咖们请到现场教学。央视名嘴贺炜指出,让解说富有哲理是一个“功夫在师外”的事情,一定要把足球周边的知识夯实,那么在进行哲理探讨时才会有共鸣。申方剑向选手们演示解说员在现场时应有的情绪与状态,同时他也强调必须要将综合能力打磨得过硬。

“苏东吼”已经成为苏东的标签,他在教学中告诉选手,要想形成自己的风格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并一点点提取精华,最后才能发现适合自己的解说风格。他在现场揭秘并不是每粒进球都会吼,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苏东吼”,例如僵持之下的破冰之球,只有这样才能用情绪将沙发土豆们叫醒。

对于选手们而言,这样与大咖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确实不多。PP体育为选手们的成长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

(苗霖崩溃)

央视名嘴辣评选手 苗霖泪崩

自节目开播以来,苗霖凭借扎实的足球知识积累以及较为丰富的解说经验一路晋级,从150人海选杀到16强。然而在昨天的节目比赛中,苗霖遇到了自己参赛以来全场最多的批评,他一下子从自信的高处“摔了下来”,当场泪崩。

由于杜黝黝在赛前受邀前往德国参与解说鲁尔区德比之战,董路战队剩余五人进行节目第二场队内淘汰赛,苗霖以单口形式独自解说比赛。

苗霖在场上的表现,从嗓音、足球知识、战术分析都是最好的,受到导师、嘉宾以及评审团的一致肯定。然而他在解说结束时独特的自我介绍却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同,贺炜称这样会让别人不舒服,徐阳认为节目不是足球评书大会,李欣否定“苗霖66”就是风格。

一直以来苗霖都特别在乎别人的看法,希望能得到认可,尤其是他的评书风格解说。虽然评审团一致决定苗霖直接晋级,然而面对多名权威的否定,苗霖开始质疑自己,并在肖彬念待定名单时,他两次主动站在待定区,场面一度失控,他也哽咽到失语。

正如董路所言,这一场比赛苗霖在用自己不熟悉的表达方式迎合主流,他失去了自我却没有被接受。对任何一个人而言,这样的打击都是巨大的。

成为一名专业的有自己风格的解说员需要很长时间的积淀。将下来,《足球解说大会》还有更多的比赛,苗霖能否在比赛过程中重拾自信,找回真正的自己,拭目以待。

(金童玉女遗憾告别)

金童玉女遗憾告别 却感动全场

第一轮比赛解说之后,进入到了“真球迷是否需要穿真球衣”的主题辩论。正方为栾智心、苗霖、吴迪、杨洋、谭逸雄、苑皓,反方为薛松、邵煊、刘子豪、彭磊、秦晋、闫灿&辛盛,经过激烈的辩论最终正方胜出,全部晋级,而反方的薛松、刘子豪、闫灿&辛盛淘汰出局。

有意思的是,上一期苑皓亲自送金童玉女晋级,这一期苑皓又亲自将金童玉女淘汰。

在解说环节,闫灿个人表现可圈可点,可惜搭档辛盛的失常,让二人配合度较低。在辩论环节,闫灿再次表现出了较强的逻辑思维,切入的角度直接反击正方观点,可惜在第二番辩论中,闫灿又遭遇薛松抢话,肖彬当场发怒指责:“一帮大老爷们不给姑娘一点话语权。”

最终,闫灿在舞台上深情地与所有人告别,她终于说出在辩论时没有说出的话:“他们买不到真的球衣,我们才要去宣传这种足球文化,让当地的球衣有良性竞争,你们看足球的时候,最讨厌假摔,最讨厌假球,那你们为什么要去买山寨球衣呢?你们喜欢足球不就是喜欢它真实,喜欢它热血,但是你们用它的廉价去毁了它的真实呀!”

当她说完这段,很多现场观众都跟着泪流满面。闫灿曾经是体育记者,大学时期学习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因为2008年老师布置了关于奥运的作业,从此就迷上了足球,家里没有人喜欢足球,只有自己一直在坚持着这份热爱。当足球解说员一直是闫灿的梦想,她为了参加《足球解说大会》,特意辞职全身心地投入比赛。

虽然闫灿没能继续留在《足球解说大会》的舞台,但她表示,离开没有遗憾,“山不转水转,江湖再见”。

责任编辑:高骞(Q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