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玩家》制片人张超:只专注做好内容

2018-06-07 19:2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作为一名年轻的电影制片人,张超不仅有着对电影的热爱,更有着对工作严谨认真的踏实劲,“坚持创作初心,打造品质电影”是其一直奉行的电影态度和准则。

“不少业内朋友问我,映美是不是做网大的那个,其实没有任何关系。那个叫映美传世,(它的)logo是一只恐龙,我们是映美影业,专注于院线品质电影,(我们)起名字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巧合了。”

落座茶香四溢的茶馆,这次专访的对象——映美影业CEO张超,在访谈伊始就向我们解释了其公司容易被别人误解的真相,并笑称自己是个“细节控”。

从五一档上映,到密钥无延期下映,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由张超担任制片人,进行操盘的电影《幕后玩家》取得了3.58亿的成绩,突破了国产原创悬疑片票房的天花板。与此同时,张超及其创立的映美影业也逐渐浮出水面,吸引了众多关注。

因此,在《幕后玩家》互联网上线的时机,我们也跟张超聊了聊操盘整个《幕后玩家》的始末,探讨了有关当下电影市场的热点话题,以及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规划。

复盘《幕后玩家》:3年的剧本打磨

“徐峥+专业团队”是电影品质保障

《幕后玩家》是一部典型的商业类型片。在谈到最初的故事概念以及为何选择做这样一部电影时,张超告诉我们,最开始导演任鹏远是带着三个故事概念找到他,一个是讲民国侠盗,一个是偏文艺的儿童题材,第三个就是现在《幕后玩家》的故事雏形。

“相比于其它两个故事概念,《幕后玩家》的人物设定最具吸引力,故事延展空间大,可行性强,主题和情感内核是可以得到观众认可与共鸣的,这些是一部类型片开发定位的基础构成,鹏远也一直想做商业电影,所以我们就决定以这个概念为基础来做剧本。”

《幕后玩家》的剧本是任鹏远亲自撰写完成的。从概念雏形到剧本定稿,任鹏远用了接近三年的时间,前前后后也改了大约有20多稿。

“徐峥老师的加盟对我们剧本优化和提升有很大帮助,他当时认可了故事主线和内核,所以更多的是在情节处理和细节完善方面进行修改,这给剧本做了很多加分”,张超如是说。

另外,张超也谈到,《幕后玩家》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徐峥功不可没。“他是这部电影的监制与男一,也是这部电影的灵魂人物。徐峥老师从剧本创作、主创搭建、现场拍摄、表演情绪、剪辑思路、营销宣传等各个环节都给予了很大的指导与贡献。”

“对于年轻创作团队而言,徐老师是很好的导师,他的专业态度与敬业精神为大家树立了榜样,同时,他会用最适合的方式来帮助大家尽可能的把项目完成到最好,所以说,遇到徐峥老师,我们真的很幸运,我很珍惜和感恩这份合作。”张超动容地说。

在团队搭建上,《幕后玩家》以导演和制片人为代表的整个幕后制作团队也是比较年轻化的。“制作班底可以说是学院派了,摄影、美术、造型、制片等部门成员基本上都是由(北京)电影学院的师弟师妹们组成,像我跟导演在里面都算是老人了,他们虽年轻但富有实战经验,也都有成熟作品,真的都很优秀。”

但张超也坦言,项目筹备起初有设想过搭一个超豪华制作阵容,但发现这些老师们不是已经做了导演就是已经在大项目上,完全没有档期。

“学院派团队虽然年轻,也有年轻化的表达。一开始监制对年轻主创的经验是有担心的,但经过围读剧本和筹备期几轮制作会议沟通交流下来,发现他们的一些想法和理解真的特别好,能够抓取导演想要的感觉,做到突破和创新。”

“我们主创里面也有资深的金牌电影音乐制作人彭飞老师,他的作曲太赞了,大家看电影时都深有体会;还有我们的Casting团队也是资深和专业的,在电影筹备期为导演提供了很多方案,拍摄期也协助剧组提高了相关沟通效率。”

张超也介绍到,这个类型电影在宣传营销上有很深的瓶颈和困难,如何做到突破是他和团队面临的最大考验。因此,张超和徐峥以及营销团队黑马、发行方影联早在项目前期,就一起进行了细致而全方位的策划。

像前期施行饥饿营销,只抛出概念性物料,后期在物料上进行创新,影片上映后尝试发酵情感内核来覆盖更大范围受众,尤其是女性群体,“悬疑片观众是偏男性向的,但如果女性观众也能产生共情,这对我们票房走长线是很有帮助的,因此推出了‘这是一部温暖的适合女性观看的悬疑片’这个导向表达。”

事实也证明,《幕后玩家》成功了。3.58亿的票房成绩也很好证明了其背后团队的专业性。对于这个票房成绩,张超也表示“在意料之中”。“大家都希望成绩高一点,但我个人在映前的预估是3.5到4之间,所以目前这个成绩也不算意外。”

如何做一部成功的悬疑类型片?

作为一部非IP改编的悬疑片,《幕后玩家》的成功也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当下悬疑片甚至于整个类型片市场的位置。在张超眼里,观众的观影心理不断成熟、审美诉求不断提升,市场也逐步回归理性,未来悬疑类型片的市场会更加丰富和广阔。

“但并不意味着短期就都能实现的,如果说以票房来作为电影的衡量标准,我觉得是需要经历过渡和养成阶段,多给观众一些时间来理解它、消化它,我对悬疑片本身及市场是有很大信心和期待的,如果有好的创意和故事,还是要坚持去做这个类型片。”

而在谈到如何做一部像《幕后玩家》一样成功的悬疑片时,张超也向我们表示,“剧本”是最关键的核心要素。有一个好的剧本,加上好的团队,它才有可能在这个基础上去优化与加分,最终呈现给观众和市场。

但张超也坦言,悬疑片本身也会有局限性,因为观众会不断去寻找故事的问题和挑bug,这是电影接受检验和减分的过程。

“加分和减分中间会形成一个博弈,有足够高的内向分数才能经得起观众的质疑与推敲,如果一开始故事纹理与人物逻辑做得不够清晰不够扎实,很容易被打下来,所以还是要做好内功。”

另外,如何控制成本,避免预算超支也是一部电影成功的重要一环,而这也是作为制片人首先要具备的能力。在《幕后玩家》整个制作预算的把控中,张超谈到,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一是科学控制拍摄周期,二是精细拍摄计划和预判控制变量的发生,这个变量往往体现在美术和场景这个部分。

“剧组按照60天拍摄计划下的任务和通告,但拍摄预算我是按照65天来做的,预留了5天的不可预见和超期风控,最终实际用了62天完成拍摄,即使超期2天,但预算并没有超支。”

虽然没有透露具体成本,但张超表示,电影目前的票房成绩已经是有盈利了,这其中还不包括新媒体、电视播映、航空及海外发行等版权售卖的收入。

当问及电影制作过程中是否有遇到难题时,张超笑着坦言道“拍电影的过程也是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要说最大的难题,别墅场景算是一个。”《幕后玩家》剧情设定是围绕一座别墅展开,影片一开始,主角钟小年的大量独角戏也都是发生在这座悬念层生的别墅里,因此,前期对别墅的实景勘察也成了电影筹备期最大的一个难题。

“我们当时把北京及周边地区有设计风格的别墅都踩了个遍,但都不符合导演的拍摄要求,预算和时间又不允许我们搭建一座由内而外完全真实的别墅,最终解决方案是影棚搭建所有内景,室外搭建别墅外观主体,通过后期特效把整个别墅内外及环境合成出来。”

此外,山路飙车爆炸和中央广场鸣枪也是拍摄时张超较为担心的两场戏。“翻车首先涉及到的是演员的安全问题;鸣的虽然是道具枪,但在三里屯太古里这个繁华商业区还是比较敏感的。当然,最终我们都安全顺利的实现了”张超说道。

创作初心:内容为王,追求品质电影

作为一名年轻制片人,张超笑称自己有两大“缺陷”:不会喝酒,不会聊天。为了弥补,他将重心放在踏踏实实做内容上。而且,张超认为,“懂内容,懂政策,懂工艺,懂市场”是一个电影制片人的标配。

从概念雏形到剧本,从拍摄到营销,再到影片最终上映,张超是“全程+深度”参与《幕后玩家》始末的人。“职业制片人应该负责项目全程,管理与把控项目的每一个核心环节,协调与解决进程中出现的问题。”

到影片发行上映,张超的微信里有三十多个《幕后玩家》工作群,虽然挺累的,但张超觉得更多是收获与成长,“通过一部电影,能够将如此优秀的演员阵容、制作团队、营销团队、发行团队汇聚到一起合作,是件很幸福很难得的事情。”

《幕后玩家》的成功,也让张超及其背后的映美影业开始在行业崭露头角,并收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橄榄枝”。但在张超看来,不管是偏投资型的资本注入,还是加盟型的项目合作,合作的前提基础一定是要有自己感兴趣的、擅长的以及有信心做好的项目。

“做项目我主要考虑两点,一是做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打造优质内容也是我和团队一直坚持和追求的,而且这跟投资制作体量大小无关;二是希望能对得起投资人,能够为投资人创造更高的项目回报和收益。”

另外,当问及是否会与任鹏远导演捆绑后续合作时,张超坦言道“我跟鹏远是大学同学,上学时就是好朋友,我俩历经四年把电影拍摄出来,经历了很多困难,彼此已经建立信任而默契的关系,未来只要有彼此喜欢的故事,一定会继续合作。”

谈到创作关系,张超也表示“我的目标是与年轻创作者们(编剧、导演)建立一种成长式“俱乐部”,给创作者提供优质内容基础和专业化制作服务体系,让他们不必分心和担心,专注创作,经过实际项目合作,当创作者有了安全感、信任感、甚至对专业合作层面的依赖感,这样的合作也会变得稳定而牢固。”

而聊到这次与海润的合作,张超表示特别感激海润影业董事长刘燕铭,“面对新导演和年轻团队,刘总给出绝对认可与信任,他是一位充满电影情怀的老板,正因如此,我希望我做的电影能让刘总获得收益,未来无论哪种合作形式,只要刘总认可,他也有优先投资权。”

其实翻开映美影业的履历,我们可以看到,《幕后玩家》算是公司操盘的第一部悬疑类型片,而且“一炮而红”。张超向我们透露,除了悬疑电影,公司会尝试更多类型影片的开发与运营。

“对于项目规划,未来会偏重一些商业感、娱乐感更强的题材故事来开发,归纳来讲,一类是浪漫喜剧,因为它有广泛群众基础;另一类是东方魔幻,我觉得中国观众需要大工业化电影,本土超级英雄系列电影和高概念世界观电影都是观众和市场刚性需要的。”

除此之外,张超也谈到,如果未来有好的内容和机会,不排斥会去尝试做一些网生产品,比如网剧,但这一切还要基于项目本身内容是否优质与适合,“我认为电影和剧集是不同的产品属性,不存在谁高谁低,只要是能够做精品,产品形式是次要的。”(文/魏建梅(一起拍电影))

责任编辑:高骞(Q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