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峰:在《动物世界》里活下来

2018-06-08 07:43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李易峰:在《动物世界》里活下来

“这部电影为什么叫《动物世界》?因为它展现的是一个没有道德约束、利益为先,需要用动物本能活下来的故事。”——李易峰

昨天&日)李易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下就揭开了电影《动物世界》的残忍与刺激,也让外界知道了此“动物”非彼“动物”,是一部与赵忠祥老师并无关联的电影。李易峰称一年多来沉浸在这个角色中,以至于缺少曝光率的他被外界追问“你怎么了”?实际上,李易峰称只是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角色,一个平凡的超级英雄。

在普通人与小丑之间摇摆

《动物世界》是以《滚蛋吧!肿瘤君》而一举成名的导演韩延新作,影片将于6月29日上映,并被选为今年第21届上海电影节开幕影片,影片改编自日本漫画家福本伸行作品《赌博默示录》,由李易峰领衔主演、迈克尔·道格拉斯特邀主演、周冬雨特别出演。

李易峰出演的男主角郑开司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物,他一面为了偿还巨款,不得不踏上一条不归路,参与用“石头,剪刀,布”为道具的赌博游戏,一方面还要努力保全与其相依为命的植物人母亲和恋人的情义。

昨日片方向媒体播放了影片40分钟片段,可以看出,李易峰扮演的郑开司有良善的一面,也有暴力血腥的性格,他的大脑在一个稚嫩、朴素容易上当的普通人与一个可以拼死搏斗的小丑间摇摆,这样的设置也让这个人物的维度不停切换,当他遇到危险时,他曾经看过的动画片“小丑”的图像就会砸入他的意识中,当他要去打自己的仗、走自己的路,他会变成一个勇猛的战士,回击那些企图吞噬他的力量。

演员还是明星?

李易峰为这部影片近一年来都很少出现在观众面前,后期制作阶段也全程参与。他称现在还在成长阶段,在一个去让观众接受的时期,所以想拍一些好作品让大家记住。

李易峰称自己非常幸运碰到了这样一个人物,“一个特别普通的人在被逼到生存的悬崖边缘时,也会成长为英雄”,但是这种超级英雄显然不是靠传统电影中的打打杀杀来实现的,而是郑开司被骗、被欺负,活下去的希望变得越来越稀薄时,人物自身焕发的本能与自救。

影片中精彩的部分,就是把极端状况下人性的复杂展现了出来,让观众看到了一个非死即活的险境中,人类的嘴脸。悬念丛生的情节和富含哲理的生存反思,使得李易峰毫不掩饰对这个人物的喜爱,他希望这部作品能够让人们模糊他的“明星偶像”标签,记住他作为演员的实力,李易峰开玩笑称,希望凭借演技的提升能够融合这两个身份:“这样,50年后,影视圈的年轻人就不再被分类为‘演员’或是‘明星’,因为二者并不矛盾。”

被问及为何选中李易峰出演郑开司,导演韩延称和李易峰见面后,他对人物的理解想法和自己非常契合,制片人陈祉希更是夸赞李易峰将一年的时间都花在这部电影上,能够把心沉在影片的青年演员实在不多。

“穷途末路”

《动物世界》改编自福本伸行的人气漫画《赌博默示录》,但韩延做了很多本土化的改编,包括为主人公加入感情和家庭的羁绊。韩延导演在其上一部作品《滚蛋吧,肿瘤君》中,也在思考人在面对死亡时的内心挣扎,但是,与《动物世界》相比,《滚蛋吧,肿瘤君》是在以一种“轻”的方式来讲述故事,而《动物世界》则浓重了许多。

韩延表示,《动物世界》把一个善良的人放入了穷途末路之中,人物的走向如同是步步走在刀尖之上,稍有不慎就沦为别人的垫脚石,他觉得电影创作的过程也是自己在对人性进行思索。而对于作品为何都关乎命运和选择,韩延坦言受到一位作家的影响,那位作家说:“我从来不写没有到穷途末路的人,这样的戏剧化才能做到极致。”

成本不低

《动物世界》在影片的工业化方面也堪称是前所未有的挑战,题材和风格都不同以往。而为了追加影片的预算,韩延和特效公司利用“乐高+手机”拍大片的形式来模拟隧道飙车、连环追杀,这个特效试片打动了制片人陈祉希,成功地将创意构思落地执行。陈祉希坦言电影花了很多钱,“虽然没到3个亿,但是成本不低”,她透露《动物世界》将拍三部曲,会有很多线索隐藏在里面。

韩延在《动物世界》中也进行了国际化的尝试,全片由400多位演员出演,其中超过100多位外籍演员,而3D制作公司也是曾打造过《变形金刚》的特效公司。但是,这部影片并非是合拍,而是纯国产,外国公司只是完成了影片对应的具体工种,陈祉希表示,希望这样的方式能够为中国电影尝试更多的可能性,迎接更多的挑战。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