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片率低, 谁来背锅?

2018-06-08 11:22 羊城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排片率低, 谁来背锅?

继《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在微博对影片宣发方光线影业喊话,要求对方提供2700多万元宣发款和1000万元票补款花费明细之后,近日,《命运速递》的导演李非也在微博上发文,表示影片宣发费花了400万元,但宣传工作却几乎为零,最终首日排片只有3%。根据淘票票专业版统计数据,《命运速递》的累计票房只有135万元。随着电影市场日渐繁荣,宣发方和制片方的矛盾也逐渐浮出水面。

纷争

《命运速递》:400万宣发费买个教训

6月1日,导演李非在微博发文透露,《命运速递》在今年3月确定上映,出品方之一剧角映画帮他联系到宣发公司——迪美天祥影业,最后确定宣发费400万元,承诺“将利用资源将预告片贴到《复仇者联盟3》前面;北到沈阳、南到深圳,十个城市路演;排片争取到10%,后来又被告知保6争8,保5争6”。

实际上,《命运速递》在5月25日上映首日只拿到了3.1%的排片,首日票房56.1万元左右;上映第二日排片率下滑至1.6%,票房累计84.7万;上映第三天继续下滑到1.3%。随着6月1日儿童节多部动画电影的上映,《命运速递》的排片几乎可以省略不计。

在李非看来,“一部电影,尤其是一部不自带热点的电影,观众评论、舆论导向都能打倒它——但《命运速递》连这一点都没有走到,它倒在了宣发和排片上,倒在了前端,倒在了路还没有开始的地方。”李非还谈到,不仅没有看到预告片,路演也全部被取消,就在首映前三天,首映地点、厅数、搭建、流程、台本等等都毫无头绪……而面对质问,(宣发)只有一句话“没钱了”。

对于《命运速递》的宣发公司迪美天祥影业,不少院线发行经理表示“没听说过这家公司”。根据淘票票专业版数据,迪美天祥影业除了担任发行方,也是《命运速递》的第四位出品方,在《命运速递》之前,该公司还参与了李杨导演的《盲·道》联合发行,《盲·道》的累计票房为52.5万元。

针对李非的发文,有人为他鸣不平,“小成本影片能拿出400万元做宣发,已经很大手笔了”。也有人认为票房不好不能赖发行,“做《复仇者联盟3》的贴片广告成本不菲,况且400万里有多少用来贴片都没讲清楚。”

《英雄本色2018》:要求宣发提供花费明细

《命运速递》的累计票房只有135万元,虽然导演李非在文中并没有向宣发公司讨说法,但可以从中看出他对宣发公司的不满。无独有偶,早前《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也在微博对宣发方光线影业喊话,要求光线提供2700多万元宣发款和1000万元票补款花费明细。

《命运速递》的宣发公司迪美天祥影业在业内只能算“小店”,但《英雄本色2018》的发行方光线影业在业内可是叫得上号的“大佬”,影片又有王凯、王大陆、马天宇等明星主演,巨额宣发费最终却只换来首映日11%的排片率。丁晟导演发文之后,有网友表示:“这是店大欺客吗?”但光线影业非常强硬地将焦点对准了《英雄本色2018》的口碑,5月2日,光线回复丁晟导演,认为影片的品质是票房的根本,并斥责“票房好的都归到影片品质好,票房差的都让宣发背锅的行业乱象”。

随着事件发酵,《英雄本色2018》其他出品方也纷纷站出来声讨,5月21日,光线拿出一张明细表,提供了涉及1000万元票补和2774万元宣发费的费用结算表,但部分费用“没有详细的说明及相应的依据”。对这份表格数据,不少人仍存有疑虑。比如发布会、首映礼、路演的舞美设计、搭建、道具、硬体、场地设计共列支187.7万元,具体都花在了哪里?新媒体渠道费用共计列支153.18万元又具体去了哪里?

分析

宣发费用 应当做到透明

相对来说,万达、博纳这类大公司,既有投资和制片业务,又有宣发业务,基本能避免发行方和制片方的纠纷,因为都是自家业务,也就不存在账目不清的情况。宣发方和制片方的矛盾,往往发生在小体量影片。丁晟和李非导演揭开了其中一角,随着电影市场的繁荣,类似的冲突有可能会加剧。

如果按照正常程序,一部电影的宣发会有报价预算,双方在策划阶段会有宣发方案明细表,经过反复沟通确认后才会开始执行,最后按方案来做结案。在制片方和宣发方的长期合作中,出于人情世故等多种因素考量,部分公司在合作时逐渐形成“潜规则”,片方不追问宣发方具体的宣发费都花在了哪里。片方一般会根据以往的经验和片子的体量、类型等计算出合理的宣发预算范围,并总结出相应的KPI(关键绩效指标),如果最终效果相差不多,片方一般会默认宣发“达标”。

有资深宣传人士透露:“很多宣发费用是模糊的,比如给影院方的红包、买水军的费用,等等,这类支出没法开发票,而且如果公开费用会把影院牵扯进来,这就很难体现在账目明细上。一般会在宣发费用上产生纠纷的,大多是票房成绩不理想的影片,一般大公司对这些影片的处理偏向轻描淡写,因为过多提及可能会影响公司的业绩。”

另一方面,今天的电影市场本身也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有业内人士称:过去宣发环节对票房的影响极高,所以有好几年宣发成本不断走高。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观众观影趣味的提升,很多传统的宣发手段开始失效,原来的经验很难适应当下的市场,难免会有片方认为宣发费没用到实处。

宣发方该如何处理和出品方的关系?资深电影人高军给出了三个建议:一是充分尊重制片方的创作;二是要让制片方看到发行方的努力和付出;三是宣发费的开支明细要透明公开。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何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