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新时代国产儿童电影的发展路径

2018-06-08 16:19 大众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8年6月1日,以“走进新时代 光影照童心”为主题的“光影树人 百城万场”儿童电影放映活动掀起新高潮,儿童电影的发展创作及推广放映引起我们新的思考,为了推动国产儿童电影的长期发展,我们从创作、放映、推广、教育等方面出发采访了与儿童电影事业相关的工作人员,希望能够共同探寻新时代背景下国产儿童电影的发展路径。

受访人:陈光华 (山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采访人:田艳茹

田艳茹(以下简称田):陈主任作为特邀嘉宾参与了《麦豆的夏天》六一放映活动及主创见面会,能否评价一下这种活动?

陈光华(以下简称陈):我觉得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举办这样的放映活动特别有意义,尤其是利用六一儿童节这个节点给孩子们放映适合他们观看的儿童电影,不仅让他们过了一个有意义的节日,而且对孩子们的成长也大有益处,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应该坚持把这样的活动举办下去。

田:作为山东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领导,您认为儿童电影对孩子的成长有哪些帮助?

陈:有利于孩子们健康全面的成长,对于他们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塑造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非常有帮助,能够为他们的成长指明正确的道路,传播正能量。通过看电影,能够让孩子们知道当今生活的来之不易,体会家长的辛苦与劳累,孩子们可以自主地好好学习,好好读书,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报效祖国。

田:您认为儿童电影的教育功能如何纳入到儿童教育事业中?

陈:通过看电影学习的这种形式所收获的效果有时候比老师上课的效果要好。六一当天的座谈会上我也了解到两部委每年都有向中小学生推荐电影,但这种目前仅仅还是推荐,还没有实际上进行落地。这就需要各部门共同合作,把这个推荐影片或影视欣赏课纳入到中小学生的课程体系中,要求中小学生每个学期必须观看几部电影。观看电影可以成为教学的一个环节,比如山东学生都会在青少年校外教育实践基地进行学习,这里面就可以设置观影课程,使影视教育成为课程中的一部分。

现在这一块主要涉及到经费问题,那这就需要财政部门的支持,就希望不同部门共同合作,解决孩子们看电影的经费问题。从山东济南来看学生们在每学期观看一部电影是没有问题的,但我觉得仅仅观看一部电影还是有点少,应该多看一些。

田:您对儿童电影的创作及推广有哪些建议?

陈:当下,我们的习总书记也在强调要传承红色基因,我觉得在儿童电影的创作或推广上应该把面再拓展的大一些,选取不同的题材,尤其是有利于红色基因传承的。像我们之前经常看的《闪闪的红星》《小兵张嘎》这样的,现在既可以再创作此类题材的影片,也可以把这些经典电影重新放映。题材上的丰富也有利于我们的孩子们选择自己想看的儿童电影。

在推广方面,财政上面应该给予较大的支持。现在创作者创作儿童电影,在较长的时间里投入回不过来,支出和收入是不成正比的。所以,建议财政上给予儿童电影补贴,从创作到拍摄到最后发行放映都应该有一定的财力支持。

田:山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在儿童电影的推广方面有什么措施?

陈:推广上应该各个部门共同联合推进,包括教育部、财政部、宣传部门、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下一代的成长是全社会的事情,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各部门都应该关心、重视、支持这件事情。我们关工委作为一个协调机构,非常重视儿童电影的整体发展,会努力发挥我们自己本身的优势来协调有关部门,推动儿童电影的发展。像《麦豆的夏天》这样一部优秀电影的上映,不管是联合发文也好,呼吁儿童电影的发展等方面都给予很大的支持。为孩子们做贡献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我们会努力推动儿童电影的发展推广。

田:谢谢陈主任支持。

受访人:徐明珍(济南鸿景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儿童电影制片人)

田:什么样的契机转向儿童电影的制作?

徐明珍(以下简称徐):公司由以电视剧为主向电影为主的转型中,我们充分分析了公司的情况,决定做能出亮点的类型片。市场调研过程中,跟很多家长和老师接触后,他们反映现在适合孩子看的、接地气的电影太少了。既然市场有需求,干嘛不做呢?于是,我们就将儿童电影作为重要发展方向,制订了“宝贝不哭”系列儿童电影计划,每年出品一部优秀儿童电影提供给孩子们。目前已上映《麦豆的夏天》和《那年,我还没长大》两部,第三部《哈利与莱生》正在筹备,计划暑期拍摄。

田:目前已经制作完成两部儿童电影,能否从制片人的角度谈一下儿童电影的特点?

徐:由于观影对象的特殊性,儿童电影在选题、创作、制作及发行环节都有其必然的特殊性。首先,选题的社会责任更大,因为儿童是祖国的未来,并且他们的三观尚未形成,给他们灌输什么样的思想和价值观很重要;其次,创作时要充分考虑儿童的思维和行为特点,不要用成人思维去设定他们,更不能生硬地说教。只有看进去才能起作用。寓教于乐是创作儿童电影的基本要求;第三,表演、画面、音乐等方面的制作也要清新自然,体现童真。第四,儿童电影的发行是最有其特点的。儿童是未成年人,没有人身自由和财务自由,必须家长或老师等成年人陪同观看,选择看什么基本也是成人说了算。另外,孩子的时间规律决定了周一到周五不可能到影院观看(学校组织包场除外)。小成本国产儿童片没有过多的宣发费,影响小,知名度低,上映时间、地点没规律,很难在节假日黄金档占有一席之地。

田:对儿童电影发行放映等方面有什么想法与建议?怎样让更多的儿童电影与观众见面?

徐:儿童电影不是没有市场,而是制作和观看错位。进校园等流动放映,虽然对学校和学生来讲,解决了安全和费用问题(一般按场次计费,人均票价较低),但片方收益太少,使制作儿童电影的积极性不高,难以形成良性循环。拍出的电影要找观众,观众在找好电影。能形成规律的放映时间、地点,引导观影习惯,使影院成为制作和观众的桥梁,不失为长期有效的办法。

田:好的,谢谢徐总。

受访人:吴晓东 (成都藏一影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儿童电影导演)

田:是什么样的契机开始进行儿童电影的创作?

吴晓东:(以下简称吴)这可能跟我的经历和个性有关,我从小到大都是孩子王,很容易和小朋友成为朋友。我喜欢和孩子们交流,喜欢他们那种干净、纯美的、简单的状态,而这样的状态里有很多的点滴能够滋养我们的心灵,而去发现、记录、传播这些点滴中的真善美我觉得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田:那您在创作儿童电影的过程中觉得有哪些特点与难点么?

吴:儿童电影创作应该做到故事好看,情节有趣,内容有意义。创作过程中最难的其实是如何实现投资成本的回收,儿童片的市场环境决定了这个事业好像就是一个纯公益行为,这还得故事好看,情节有趣,内容有意义,不然,你连公益都做不成。

田:听说在第十七届成都儿童电影周期间,为了保证电影的上座率,咱们这边有和相关单位进行企业认购的合作,可以细谈一下具体情况么?

吴:我们在本届成都儿童电影周的活动中,增加了一个全年常态公益爱心活动——“爱开一扇门,善开一扇窗”光影助陪行动,这个活动的主题是帮助和陪伴,号召爱心家庭和爱心企业为四川的贫穷、残障孤的孩子提供一种常态的观影机会,为他们构筑一个美好的光影童年。希望通过这个活动能够侧面让更多的人关注儿童电影,从而提升儿童电影的上座率。当然,如果上座率依然不高,我们光影助陪活动还是很有意义的。

田:下一步是否还有创作儿童电影的计划?未来怎么推动?

吴:我们已经在进行《熊猫石的奇幻旅行2》的创作了,我们希望把它打造成一个儿童电影的IP,因为熊猫石象征着纯净、勇敢、守护,这是值得赞美和推广的品质。

关于推动,我们正在总结思考和探索,目前我们在四川通过光影青苗计划在扩大《熊猫石的奇幻旅行》的影响力,同时也想从中找到适合的儿童演员。

希望能够探索出一条适合儿童片生存的路,我们知道这条路很难,但是,儿童电影创作不应该是只是工作,它还有使命和情怀。

田:谢谢吴导,也希望我们的电影能够越来越好。

受访人:闫芳 (山东济南新世纪电影城嘉华店总经理)

张炎炎 (山东鲁信影城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田:儿童电影在商业院线的排片情况、上座率如何?

闫芳(以下简称闫):儿童电影面向孩子、家庭这样庞大的观影群体,在排片上一直是要重点顾及的,特别是周末和节假日,必须侧重孩子可以看的电影的排映。平时工作日如果有高质量、票房好的儿童电影,也会有全天的排映;如果档期内没有很突出的儿童电影,有些影院也会根据自身所在区域的特点在每天的上午或傍晚排映几场适合儿童观看的电影。

周末和节假日儿童电影的上座率是不错的,有时候单场上座要高于同期的成人影片,当然也要看具体档期和影片。

张炎炎(以下简称张):是的,儿童影片是商业院线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地位重要。但上座时效性明显,有关节日、假日会有明显提高,如儿童节、寒暑假。

田:咱们商业院线对儿童电影的需求情况如何?比较关注什么样的儿童电影?

闫:常态化需求。每个周末我们都应该保证有适合孩子们观看的儿童电影放映,同时应该有新的、好的片源不断注入。而且在同一时期段内,针对不同年龄段、不同性别的孩子,影片应该更丰富的走进商业院线。举个例子,前段时间《彼得兔》到期后,5月上半月线上比较受欢迎的《冰雪女王3》《玛丽的魔女之花》都偏于女孩子的喜爱,男孩子没有很适合的影片,直到《复联2》上映算是解决了这种尴尬,但《复联3》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儿童电影。再就是低幼影片只适合学龄前儿童,中小学生并不喜欢,供需无法有效吻合。

当然是更关注孩子普遍喜欢的、家长愿意选择并陪同观看的、可以有效提升票房的影片。现今家庭还是偏爱于国外的儿童电影,特别是对亲情、对孩子的问题有启发、有反思又有趣的电影,有艺术营养而且老少皆宜,一家人都适合观看。目前的国产儿童电影还普遍是低幼的影片为主,并不太适合10岁以上儿童观看,并且在宣传卖相、剧情吸引力、社会口碑等各个方面需要提升。现在儿童对电影的选择日趋多样,方向有时候也出乎意料,是我们商业影院需要不断调研分析的。总结一句话就是“孩子们喜欢的合家欢电影,就是我们关注的”。

张:对儿童电影需求日益增加,特别是质量、内容、意义上乘的优秀儿童影片。一般都会比较关注口碑与内容质量优秀,不仅适合儿童群体观看,更能在中青少年群体中引发关注和良好口碑的影片

田:对于儿童电影在商业院线中的放映有什么想法?

首轮放映的档期希望能科学有效的制定。尽量不要扎堆上映,不要试图和大片挣排场,找准目标观众有效登场;也不要出现空白档期,影院做“无米之炊”是很难受的。

首轮没上透的好影片可以做复映或长线放映,适当再降低一下发行价,10-15元比较合理,毕竟在线的新片大都15-25元。票价放低首先是更便于影院做活动,宣传起来有吸引力,再就是可以有效开发儿童电影的团体市场,带动观影人次和票房。

再就是3D电影的合理订制。一般低龄的孩子选择权主要在家长,考虑孩子小,大多数愿意观看2D放映,面向中、小学生的部分视效性影片可以有3D,注重故事的影片尽量还是2D的为好。

田:新世纪院线和鲁信院线都一直在坚持儿童电影的放映,初衷是什么?整体规划如何呢?

闫:我们的初衷是培养孩子及家庭的观影习惯,也是通过各种儿童观影活动提高影城品牌影响力,做好家庭观影、提升人气,兼顾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

每年两次的学生电影节我们已经坚持了11年,和各区域教育管理部门、多家媒体联合共同做好寒暑假儿童电影的宣传推介,并将继续致力把这个活动做好做大。同时,我们每年的六一和国庆节也都提前走访周边各家幼儿园和中小学、联系媒体进行儿童电影的各类活动互动。与此同时也和多家媒体、机构深入合作,创建实践基地、学习基地等少儿电影影院交流平台,每家影院根据自身特点通过不同的方式打造成集看电影、评电影、参观学习、交流互动的独特性、综合性活动基地,寓教于乐褒受青睐的文化传播阵地。

张:我们的初衷是为儿童青少年群体提供拓展视野、寓教于乐的更多机会。

在未来我们会努力挖掘、推荐更多优秀儿童影片,差异化、细分化经营,使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相辅相成。

田:咱们这边在儿童电影放映方面的特色特点有什么?未来会如何发展?

闫:我们的特色是文化公益与票房效益相结合,把社区、学校和媒体相结合,全面多环联动,常年坚持运作,扩大儿童电影的影响力和关注度,提高影院活动的公信力和满意度。

未来,我们不但要持续做好儿童电影的排映和宣传,做到每周有影片、每月有活动、每年有创新,还将积极加入儿童电影联盟,从片源支持、主题展映等各个方面对儿童电影市场进行有广度、有深度、有高度的运作,为少年儿童观影开创越来越完美的环境、越来越高质的平台。

田:怎样看待儿童电影在市场中的发展?未来是否可期?

张:儿童电影一直是电影行业中发展相对弱势的环节。儿童电影本身生产数量有限,票房体量可列入头部资源的更是少之又少,加之国产动画一直受到好莱坞等国外优质动画电影的冲击,营销渠道较为单一,儿童电影的发展仍面临诸多困境;

内容是本质,表演是传达,渠道是实现,全链条的高度配合才可能造就一部有反响的儿童电影。儿童电影的市场有待进一步拓展,营销渠道也亟需向多元化发展,并最终会触及到诸如分级等问题。如果能够逐步解决这些问题,未来形势还是一片大好。

田:谢谢两位。相信儿童电影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一定会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