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子2》:“野蛮生长”,是对选手最大的尊重

2018-07-02 14:37 北青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明日之子2》:“野蛮生长”,是对选手最大的尊重

Battle一词的本意是指两方争夺某一席位,多用于“僧多粥少”的情况,刚刚结束的《创造101》已经对battle做了多次深刻诠释。

但接档播出的《明日之子》第二季又赋予了battle新的含义:在“僧多粥多”的情况下,同样可以竞争已被占据的席位,而且结果可能是双双晋级或两败俱伤。

《明日之子》第二季第一期率先考核的是盛世美颜赛道。其实从节目里不难看出,层层海选之后能面见星推官的人已经不多,分流之后,盛世美颜赛道有二十多个选手。

他们要争夺9个晋级名额,而且星推官会看完所有选手表演择优选取,不存在9个席位被占满后,后面的人没机会上台表演的状况可言。

这无疑是一种很人性化的赛制,但偏偏有人剑走偏锋。在剩余八个席位的情况下,有人选择和第一个晋级的人battle,结果是二人都留了下来;在明明有剩余席位只要安静表演就有可能晋级的情况下,有选手表演完后说出要和前面的人battle,结果二人均被淘汰。

各种出其不意搞得吃瓜群众一脸蒙圈:这届《明日之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事实上,从赛道选择开始,节目组就没有干预选手的选择,他们更像是旁观者,制定好大的规则,就让选手在其中自由生长。

没有人知道下一秒舞台上会发生什么事,这便是《明日之子》第二季最大的魅力。

新规则,新面孔,一战到底

让主持人当现场总导演,歌手做星推官,上一届的选手担当主持人,从明星嘉宾的构成上看,《明日之子》第二季最大的变化便是增加了何炅、杨幂与毛不易的角色。

与新角色相关联的是赛制。杨幂作为厂牌星推官会首先选出4位最具厂牌特质的选手,他们在比赛过程中可以自主选择赛道,第一期李宇春盛世美颜赛道考核时,杨幂选出的黄翔麒选择上场和选手battle,最终完美征服了三位星推官。

与此同时,黄翔麒还触发了另一赛制:星推官抢人。即在其他赛道比赛过程中,另外两位星推官有两次抢人的机会,如果“被抢”,此时选择权将移交给选手。黄翔麒的出场不但让正在考核的李宇春感到惊艳,还引起了旁边观战的另一星推官华晨宇的注意,于是华晨宇下场抢人,黄翔麒最终选择了华晨宇的盛世魔音赛道。

值得一提的是,被抢的选手一旦被选择,便不能被替换。这又会让星推官在选人时深思熟虑,盛世独秀赛道的星推官吴青峰对和黄翔麒同组battle的另一个rapper也很感兴趣,但当得知赛道内rapper众多时,便放弃了这一选人机会,希望能把机会更多留给从一开始就选择他的选手。

而星推官之所以对选手晋级这么谨慎或急不可耐,都得益于《明日之子》第二季的另一大规则:一战到底。不同于第一季的是,第二季中选手、赛道和星推官全程绑定,不存在比赛后期演变成个人战的情况。

所以星推官之间存在比第一季更激烈的竞争关系,他们势必不能放过每一个可以成为优质厂牌的选手,必须做好排兵布阵应对后面的竞争。这种规则也是对《明日之子》第二季的slogan里“带领、冲撞、正流行”中“冲撞”的诠释。

哇唧唧哇娱乐文化副总裁、首席内容官马昊坦言,“今年我们想做‘一战到底’就是想做更多的冲撞感,这个不光是新审美之间的冲撞,三个赛道逻辑也是不同的。我们希望这当中的人物关系在全程中得到更极致的体现,我们觉得’一战到底是’一个最简单但是最极致的赛制,每个赛道的星推官带着他的选手,用他对赛道的定义一路冲向最强厂牌,一路去争夺九大厂牌,是希望这样做的。”

《明日之子》第二季中的赛制是环环相扣的,除了前面星推官和选手引发的连环赛制,为了配合“一战到底”的基本逻辑,本季《明日之子》还采用了“5+7”的排播方式,即5次录播加7场直播。而直播的主持人便是上届《明日之子》的最强厂牌毛不易。

此前从未有偶像养成类节目运用过这种排播方式,马昊希望这种尝试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按照他们的计划,前面5期录制会向观众展示各色选手,把选手推出来,当观众有代入感和共鸣之后,再通过直播的方式让他们更好的参与进来。

“其实在去年比赛的时候我们就在想这个东西了,直到今年这样的赛程,我们是经过反复的深思熟虑,应该是目前我们最有把握的一个方式。我不确定这样一种尝试一定会是最好的,但没关系我们不去试怎么知道呢,我们一定秉持着我们的经验,用我们的想法做对模式的探索。”

选手更加多元,成长更加“野蛮”

《明日之子》第二季的赛制相比第一季更具冲突性,嘉宾结构也有了更多优化,但这一切价值能否发挥到最大还得看选手成色如何。

一个偶像养成节目,选手选的好,节目就成了一半,没有例外。

《明日之子》第二季的制作团队哇唧唧哇做了十几年此类节目,深谙选手的重要性。早在去年第一季收官时,他们便开始了第二季的选人工作。

从第一期曝光的选手也不难看出,这届《明日之子》的选手来头更大。其中,戴景耀是当红流量蔡徐坤的前队友,斯外戈是坐拥500万+粉丝的抖音播主,毕冉是红花会成员,rap水平无需多言。此外还有毛不易的师弟和“国内电音第一人”徐梦圆等等,可以说囊括了各路武林高手。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这些选手个性极强,如果按照以往节目的操作方式,让他们服从于节目组的需求显然是不合理的。《明日之子》第二季在上一季的基础上选择让选手更加“放肆”,他们尊重选手的每一个选择,尽管有些时候看起来有些无厘头。

在首轮考核的battle战中,面对一众专业rapper的竞争,乐团主唱出身的林哲宇也选择背水一战,李宇春也十分困惑:“你不是rapper,你上来干什么?”

结果也没有出乎大家意料,林哲宇最终没能晋级。观战的何炅不禁暗自惋惜:“林哲宇他是没有选对一个时机,我个人觉得他很可惜。”

《明日之子》第二季里,选择battle与否全凭选手个人意愿,节目组并不多加干涉,而星推官也给了选手最大的尊重。美颜盛世赛道考核时,第一个上场的李明峻并没有像其他节目一样成为“炮灰”,而是拿到了李宇春的通关球。

尽管这种晋级带有鼓励的意味,但李宇春表现出来的尊重却赢得了所有参赛选手的好感并成功激发他们的battle意志。《明日之子》第二季里的晋级席位从来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几乎每一位选手晋级后,李宇春都会问一次现场有没有人要battle。

在这种“佛系”规则之下,选手可以自主选择赛道,自主决定是否battle,自主选择音乐表演形式。节目组给了他们充足的保障让其自由生长,相比其它偶像养成节目而言,《明日之子》第二季的开场更像一场真人秀,它要展现的是每一个个体的成长过程,但在记录过程的中间,并不会主动定义他们的成长方式。

原生态成长,不做“病梅”

龚自珍在《病梅馆记》中写,有人把文人画士隐藏在心中的对梅树特别的嗜好告诉卖梅的人,让他们“斫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夭其稚枝,锄其直,遏其生气,以求重价。”

当时文人雅客都认为,“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这和当今大众对偶像的定义何其相似,小哥哥们必须要是貌美如花的,是瘦弱白皙的,最好是有些病态惹人怜爱的。

为了讨好观众,偶像养成类节目开始将审美向这些方向偏移,结果就是放眼望去,当今偶像市场上正当红的小哥哥们,仿佛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明日之子》在审美上最与众不同的一点便是打破了这种“潜规则”,第一季的毛不易就是最佳例证。而如果不是节目组对各个类型的选手海纳百川,毛不易也不会脱颖而出。

到第二季,这种“纵容”更甚。所谓“带领,冲撞,正流行”,便是如此,不跟随当下的流行文化,而是去引领和创造流行文化,才能走得更远。

毛不易之前,没有人相信这类选手能有机会成为偶像并收获万千仰慕。然而事实证明,这位从外貌到形态、性格都和标准偶像反其道而行的男孩,是2017年最红的音乐偶像。

责任编辑:高骞(Q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