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下《面具》 他需要勇气 他们需要实力

2018-07-06 08:07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40集年代谍战大戏《面具》将于7月6日起接档《脱身》登陆北京卫视。该剧由祖峰、侯勇、梅婷领衔主演,并集结了丁勇岱、杜志国、句号、于明加等老中青实力派演员。

2018年过半,“爆款”稀缺,好剧欠奉,观众和行业内部的失望情绪弥漫。而扎实的剧本、复杂的人物,真实的人性复刻、浓郁的年代质感,使得《面具》在众多国产谍战剧中独树一帜,能否“逆风翻盘”令人期待。

值得一提的是,十年前凭借《潜伏》一炮而红的祖峰再度以“潜伏”十年的老牌特务示人,脱掉“高大全”的外衣,是《面具》中亮眼的一笔。

李春秋与祖峰

“面具”背后的精神追求

《面具》讲述的是祖峰扮演的在哈尔滨潜伏十年的国民党特工李春秋,于年关前夕被上级突然唤醒,要求他执行“黑虎计划”。已过上幸福平凡生活的李春秋落入内外交困的窘境,在特务身份和亲人间辗转挣扎。经过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斗智斗勇,他最终看清了国民党特务机关的血腥残酷,在共产党人的感召下弃暗投明,求得了内心的安宁和平静。

《面具》从一个特殊的人物视角出发,在还原大时代的同时,将人物面对极限境遇时的挣扎、纠结与痛苦描摹得淋漓尽致。尽管以“反特”为主线,但剧中涉及到中年危机、婚姻之痒、子女教育等问题,却有着极强的现代性。岁月变迁,人性共通,“面具”之下的故事,正在徐徐展开。

十年前的经典谍战剧《潜伏》,让祖峰斩获了第四届华鼎奖最佳男配角,之后,他又凭借《北平无战事》中的崔中石一角,获得2014年度国剧盛典最佳男配角奖。作为一个“内秀”的实力派演员,祖峰独特的温润气质,既能够赋予角色以城府,也能够展现出率直诚恳的一面。与《潜伏》中阴狠、心机深重的特务李涯不同,《面具》中的李春秋更像是一个“现代人”,有信仰抉择的矛盾,也有作为中年人的焦虑与痛苦。

制片人张海东直言,李春秋其实就是活在我们身边的人,“那些带有中年危机的活生生的人”,“我想所有观众都会有特别强烈的感同身受的感觉。虽然发生在那个年代,但面对他的事业、家庭、情感,面对压力时的困惑和纠结,会与自己时下的东西相吻合,不会有太多的游离感和距离感”。

身为谍战剧的主人公,情感向来是大忌,但经过十年平凡生活的浸润,李春秋已变得“柔软”、“有人情味”。而祖峰的表演,则将这位如临深渊的敌特的起伏生活,变得真实可信。他曾直言,自己选角,最看重的就是人物精神层面的丰富性:“大学时,一位老师告诫我们要抓住角色的精神追求,所以挑选角色时,只要有某些精神力量能打动我,我就想去呈现。”

剧中,李春秋的踌躇难断、对家庭的依恋,对平静生活的向往,不仅是角色捍卫正义的力量源泉,也是祖峰看中的人物特质。“打碎自己,再完全融化在角色里”是祖峰的创作理念,他把人物一个处于漩涡中心的矛盾体表现得淋漓尽致,通过微妙的声色深情,展示出人物在内外交困境地中的各种内心变化,彰显着一个实力派演员的功底和沉淀。

丁战国与侯勇

“面具”背后的热情与颠覆

在《面具》中侯勇饰演的丁战国是一名“坚强隐忍的公安干警”,办案得力,行事果决。但在这一层正直坚毅的面具背后,却隐藏着重大的秘密,堪称剧中最大的反转和颠覆。

在去年大热的《人民的名义》中,侯勇饰演的“小官巨贪”赵德汉“惊鸿一瞥”,用一碗白水面的时间向观众展示了“教科书”般的演技。对于此次在《面具》中饰演身份复杂的丁战国,侯勇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甚至在最初看到剧本时“汗毛站起来”、“越看越激动”。

《面具》的拍摄持续四个多月,而侯勇的棉袄也从“初春”穿到了“盛夏”,由于特别怕热,侯勇向剧组“哭求”“实在是受不了了,求求你们,把我棉衣衣胆拆了吧”,但拆过之后发现衣服会缺乏质感,只好又缝回去。就这样,极为怕热的侯勇包裹得里三层外三层地在炎炎夏日中演绎了“寒冬腊月北方小城中”的公安干警丁战国。

姚兰与梅婷

面具背后的困惑愁怨

在这部男性居多的年代谍战大戏中,姚兰的出现,连接起了剧中主要人物的情感线,成为李春秋摘下“面具”,寻求内心平静之路上不可或缺的助推器。面对风云诡谲的混乱时代,姚兰就像是所有平凡家庭中的平凡中年女性,会对丈夫埋怨,计较各种生活支出,渴望被关爱。而梅婷则将人物的困惑、愁怨融在眼神和台词抑扬的变化里,诠释着角色母亲、妻子的身份。

收敛起《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荀皇后的耀眼锋芒,梅婷在《面具》中饰演的姚兰一角向观众展示着她在表演上的多维度。对梅婷来说,姚兰是《面具》中最为纯粹的情感担当。作为李春秋的妻子,她美丽贤淑,在市立医院当护士,善良亲切,对年幼丧母的小孩子视如己出,既给李春秋带来了温暖平和的普通生活,也是李春秋放弃特工身份的重要动力。与其他角色不同,姚兰的“面具”不在政治立场上,而在日常生活中。

尽管与丈夫同床共枕十年,有看似美满的家庭和懂事可爱的儿子,但李春秋对她而言,却是一个谜,缺少生气,缺乏情趣。她的中年危机,来自与丈夫情感上的隔膜与疏离,来自对丈夫身份的不解与陌生。也正因此,情感上的压抑迫使她选择出轨来填补情感上的缺失,揭开了她温柔贤惠面具之下的内心的痛苦与不甘。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