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拧出新宇宙?

2018-08-02 08:0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曾念群

“麻花电影”第四弹《西虹市首富》来势汹汹,三天半轻取10亿票房,距离闫非和彭大魔上部“麻花电影”开画之作《夏洛特烦恼》的14亿仅一步之遥,而且大有超越同门《羞羞的铁拳》22亿纪录的架势。而此期除了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正面迎战,其它新片集体避让,好一派“我花开后百花杀”的霸主气象。

面对《西虹市首富》的强势碾压,连徐克操刀的“狄仁杰系列”老品牌也没能幸免,首周末被牢实地压在3亿线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票房不济原因大抵有三。其一,与《西虹市首富》同台打擂,其类型和品牌均处于劣势,“麻花电影”代表的是崛起的影坛新势力,是这一季大众娱乐消费的主流,而《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动作魔幻风属于上一季流行风尚;其二,受崔永元连月炮轰影响,华谊出品电影有所牵连,难以起势;其三,“狄仁杰系列”品牌效应相对温吞,本身并非爆款。

反过来《西虹市首富》则是当之无愧的爆款之作,虽然它破10亿的速度略逊于《我不是药神》,但远比去年《羞羞的铁拳》来得迅猛。照此势头,“麻花电影”不仅有望刷新自己的票房纪录,同时还极有可能成为今年第四部突破30亿大关的国产电影。

喜剧新势力的崛起与沉淀

2015年,“麻花电影”处女作《夏洛特烦恼》横空出世,以14.39亿跻身年度票房榜第6,历史票房榜第20位。2017年,“麻花电影”第二弹《羞羞的铁拳》再出重拳,以22.01亿跻身年度票房榜三甲,仅次于《战狼2》和《速度与激情8》。同年,“麻花电影”出品的《驴得水》收获好评。至此,“麻花电影”在中国影坛迅速崛起并站稳脚跟,成为中国影市一支特点鲜明的中坚力量。

与传统电影相比,“麻花电影”既不同于以导演为核心的创作团队,也有别于资本主导的电影公司,它是一个以内容为内驱的综合新势力。以处女作《夏洛特烦恼》为例,它是自主话剧品牌IP的延展,有自己的演员,有自己的导演和编剧,甚至还有自己的制作和宣导团队。用句夸张点的话说:“麻花电影”告别了单兵作战或联姻作战的电影时代,开启了某种类如集团军作战的模式。

正因如此,《夏洛特烦恼》一问世便给市场带来了全新的黑马气象,不仅票房上摧枯拉朽,口碑也势如破竹。直到第二部《羞羞的铁拳》面世,“麻花电影”依旧以黑马的姿态驰骋江湖。不过现如今回头来看,“麻花电影”和那些偶然成功的黑马电影有着质的区别:他们的创作不仅具有开拓性,同时还具有可持续性,他们从踏足电影江湖的一开始,就是按照白马、千里马的规格在打造自有品牌。

如今回看四部“麻花电影”,虽题材不一,有喜剧,也有荒诞,有幽默,也有讽刺,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它们都延续了“麻花话剧”的“爆笑”和“解压”基因,而且创作上皆把反差运用到了极致。《夏洛特烦恼》是穿越之后的时代反差,然后把人生的重新选择装了进去;《驴得水》是身份置换的反差,用一个铜匠去掩饰一头领空饷的毛驴“老师”;《羞羞的铁拳》是性别的反差,是脑回路在对方身体里的一系列可能性反应;而《西虹市首富》则是贫富的反差。通过反差,“麻花电影”既营造了“笑果”,同时还不无造梦与表达。

以这次的《西虹市首富》为例,影片在“爆笑”“解压”的基础之上,尝试兼容人性与金钱的探讨。故事主脉是个通关游戏。二爷对继承人王多鱼的考验无外三关:第一关刺探他的底线,第二关考验他的花钱能力,第三关则是人性与金钱的抉择。在此基础上,把一夜暴富的种种,拜金主义的种种,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种种,以及被贫穷限制的想象的种种,化作各色包袱,大珠小珠落玉盘。观众笑声的背后,有揶揄,也有讽刺,有评判,也有反思。影片一度几乎落入俗套,最后又用一个捐钱前算小账桥段机智地兜转回来。

当然,“麻花电影”今天的成绩,并非他一家之功,也是一代人努力的结果。千禧年以前,中国喜剧一度落入港式无厘头的窠臼不能自拔,直到徐峥的《泰囧》意外问鼎票王,让市场突然看到了类型喜剧的巨大潜能,喜剧电影这才正式摆脱无厘头的囹圄。随后公路喜剧、侦案喜剧与动作喜剧等风起云涌,前仆后继刷新市场的天花板。此外,还有以宁浩为代表的中生代在黑色幽默的处女地上耕耘多年,这些都是“麻花电影”积淀和爆发的基石。

麻花电影宇宙

老实说,一开始对“麻花电影”并不太感冒,以为那无非是“麻花话剧”的舞台延伸,和郭敬明等对其读者粉丝的套现系出一路。我是在《夏洛特烦恼》即将下线的最后时刻走进电影院的,心中有些微的不屑,同时也抱着莫大的疑惑,想看看这匹黑马究竟有什么魔力让一整个影市抽起了风。当我从电影院走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中国的商业喜剧类型片可能要洗牌了。

尽管《夏洛特烦恼》强势出道,很多人对“麻花电影”的续航能力依旧忧心忡忡,然而时间证明,“麻花电影”近利但不急功。四年时间,四部作品,每一部都有新的尝试,前两部侧重喜剧品牌的开疆拓土,后两部开始兼容思想的表达,四部作品下来,一个“麻花电影宇宙”的蓝图渐次明晰。

首先是闫非和彭大魔的“西虹市宇宙”。很多人说《西虹市首富》是《夏洛特烦恼》的升级版,第一部里的“明星”都是山寨的,这次不差钱,直接把王力宏、巴菲特等搬来。其实戏中戏的明星山寨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片之间千丝万缕的基因关联。除了故事背景都在西虹市,上一部的学校怂包,这一部成了酒店保安;上一部的流氓老大,这一部成了开车小弟;三年前的吵架情侣,如今成了打架夫妻;三年前的青少年主持,如今成了出镜记者……细心的观众会发现,这是同一片苍穹下的故事,可以理解为细枝末节的勾联,也可以理解为创作团队有意为之的宇宙体系。

其次是“麻花电影宇宙”。《夏洛特烦恼》的成功,让很多人误以为“麻花电影”会沿着“麻花话剧IP”的轨道坚持到底,毕竟“开心麻花”战斗了十余年,拥有《夏洛特烦恼》这样的成熟IP不下三十个。然而“麻花电影”并没有固步自封,第二部作品《羞羞的铁拳》就是原创,而且是电影和话剧同步推出的新尝试,第三部《驴得水》则是典型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新范式,是与其他话剧团队精诚合作的结果。而这一次的步子很大,不仅故事改编自美国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演员阵容也有半壁江山的外援。四部电影之后,“麻花电影”独立于“麻花话剧”的走势了然,一个多元化“麻花电影宇宙”也正在形成。

诚然,《西虹市首富》除了笑料包袱,同时也有压在创作者肩上的包袱。为了营造笑点的密度,闫非和彭大魔有点用力过猛,有些笑点和桥段的效率并不高,靠的是演员的人格魅力支撑着。就整体而言,《西虹市首富》的立意不及《驴得水》高远,惊喜度也不如《夏洛特烦恼》,但它的制作当居四部之首,水准也在《羞羞的铁拳》之上。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