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终于找到观众的泪点

2018-08-07 08:24 长江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作为在国内喜剧界的领军者,开心麻花的新片又获票房丰收。如何赢得市场,这个从小剧场起家的喜剧团体并不担心,把包袱甩响是他们的绝活。之前两部电影《夏洛特烦恼》和《羞羞的铁拳》票房成绩都非常可观。但是否能被称作优秀喜剧,还需商榷。《夏洛特烦恼》和《羞羞的铁拳》都被质疑过立意肤浅、价值观老旧,观众笑则笑矣,批评声也不少。

这回的《西虹市首富》,他们倒走向另一个方向。影片主人公王多鱼,是丙级球队守门员,球技普通、收入堪忧,需要四处打零工过活,但对足球精神十分忠贞,无论如何利诱,坚决不踢假球。就在被球队开除,一筹莫展之际,一笔天文数字的遗产从天而降。但去世的二爷十分精明,设下考题,想要把三百亿归于名下,王多鱼需闯关成功:一个月之内,花光十亿。不仅账面要清空,名下还得无资产剩余,囤豪宅豪车艺术品,此路不通。

王多鱼灵活,买下老球队,带着大家住奢侈酒店吃龙虾大餐。礼服豪车都靠租。把钱撒进不靠谱的实业和垂危的股票中。花一千万请甲级俱乐部来比赛。再花四千万请股神吃饭,用专机把股神运来,只问一个问题:“怎样才能失败?”一心撒钱的他把股神气得抬脚就走。没想到弄巧成拙,与股神会面的消息放出,股价上涨、烂尾楼成学区房。十亿没花掉,又十亿进账。

这是穷人王多鱼没料到的,富人想赔钱,和穷人想赚钱,居然一样难比登天。最后20亿如何花掉?只能想出一笔稳赔不赚的脂肪险,减掉一克送若干现金,给减肥的人送钱。

看似荒诞的故事,内核却是犀利的讽刺,资本再任性的运作,威力都强过人力奔忙。将财富分配的冲突设置成喜剧结构,这一回,开心麻花找到了喜剧让人开怀大笑之下的那颗千斤重的橄榄——世事荒唐每如此。

卓别林说,人生近看是悲剧,远看是喜剧。于是,好的喜剧人就得有远看人生的能力,远远参透悲苦,再将那些悲伤、无奈、愤怒、失望,包上好笑的包袱,甩在观众眼下。笑完了,走出影院,再想起来,就在沉沉夜里咂摸出酸橄榄压在舌上的滋味。

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查理被资本工厂压榨得先失智再失业,为生计不得已设计将自己送进监狱,故事设置精巧,中间笑料百出,但内核是大萧条时代被倾轧的小人物命运。周星驰的《喜剧之王》,围绕尹天仇和柳飘飘两个草根人物在势利都市的辛苦挣扎展开。尹天仇那句“我养你啊”不仅让柳飘飘大哭,也回荡观众耳边近20年,因为其中的辛酸与深情,被逗笑的人们懂。

喜剧难为,由滑稽剧起源的这类艺术,看上去不像悲剧那么浑厚醒目,长期被轻视。亚里士多德就下定论,喜剧倾向于表现比今天的人差的人。仿佛模仿有缺陷的、与主流观念有偏差的人就足以造成喜剧效果。戏剧与影视发展到今天,模仿早已不够,比今人差的概念也大大拓宽,在笑之外,喜剧和悲剧一样,得深入现实的沼泽泥潭。只不过悲剧用特写与问号,喜剧用远景与省略号。

开心麻花从小剧场起家,练出一身舞台经验。话剧对创作者最大的锤炼,就是在与观众的实时互动中,磨练出对节奏、语言、形体的把握能力,尤其对演员而言。影视剧演员只能靠导演这面镜子审察自己的表演,话剧演员则无需中介,直截了当地吸收反馈。于是开心麻花团队无论是主演沈腾,还是常远、张一鸣,他们的表演都细节丰富、节奏精准。

可惜的是,影片的后半段,剧情转向金钱与人性互搏的老路,在主角审问自己是三百亿重要还是心上人的性命贵重时,辛辣的讽刺意味也渐渐淡了下去,算育儿成本的彩蛋都救不回来。看来,爱讲道理,放在寻常人身上和电影故事里,都不是什么高招。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