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二代”集体入场,自带光环能满足观众期待吗?

2018-08-08 10:34 中国日报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女儿,你准备好了吗?”演员黄磊的大女儿多多,不久前出演了赖声川执导的话剧《水中之书》,面对这个12岁小女孩的舞台处女秀,黄磊在鼓励信中这样问。

近期一批“星二代”频繁曝光,且所谓出道年龄愈发趋向低龄。他们顶着父母的光环进入演艺圈,成为流量、资本的新宠儿。不过,“欲戴此冠,必承其重”,自带光环而来的他们,利用父母的资源、复制爸妈的“星路”看似容易,但这些“著名的新人”“似曾相识的新面孔”能否满足观众的期待,最终走出自己的 “星光大道”恐怕并非易事。

“星二代”出道日趋低龄,自带光环而来

很多“星二代”早早就被圈里的资源锁定,也有越来越多的明星父母开始把孩子送到聚光灯下。

近年来,宋丹丹之子巴图、杨立新之子杨玏、赵雅芝之子黄恺杰、蒋雯丽侄女马思纯、杜志国之子杜淳、焦恩俊之女焦曼婷、张丰毅之子张博宇相继出道……他们之中有些还是在懵懂初啼,有些已一举拿下表演大奖。海岩之子侣皓吉吉做了导演、摄影师,拍过“爆款”网剧,在圈内打开了知名度;曾志伟的儿子曾国祥同样走上了导演的道路,一部《七月与安生》捧出了周冬雨、马思纯两位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毋庸讳言,星二代的自带光环以及其背后的商业价值不可小觑。不久前,日本巨星木村拓哉和工藤静香15岁的女儿木村光希凭借某时尚杂志封面出道,虽以匿名新人出道却由日本著名时装及广告摄影师、82岁的操上和美亲自为她掌镜,在日本娱乐圈几乎引发“地震”。英国老牌奢侈品牌巴宝莉,起用18岁毫无摄影经验的布鲁克林·贝克汉姆掌镜广告拍摄,并用“英伦青春新锐派摄影师”来形容他,他的父亲是英国球星大卫·贝克汉姆。又如,“007”皮尔斯·布鲁斯南的儿子被钦点为伊夫·圣罗兰的男模。而约翰尼·德普的小女儿莉莉则在16岁时就成为“香奈儿5号”香水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代言人。

“光环”亦是双刃剑,星途征程需靠作品而不是身份标签铺就

父辈的光环无疑是令人羡艳的资源,但高调入行时自带的身份标签,让“星二代”总免不了拿来与其父母进行比较,巨大的压力也非常人所能体会。

作为李安的次子,李淳这两年出演了《乘风破浪》《绑架者》《目击者之追凶》《妖猫传》等电影,有着诸多不错的表现。不过,头顶“李安二公子”之名出道,除了光环,对李淳来讲更多的是压力,每次接受采访,记者总会向他提问有关父亲的问题,李淳直言,多少感到有些排斥和反感。歌手王菲之女窦靖童组建自己的乐队,推出个人专辑和单曲,也总免不了被外界用她父母的作品对标。

“星二代”该如何面对成长?老一辈“星二代”的案例或许可以提供某些参考:

从《编辑部的故事》《没完没了》到《霸王别姬》《赵氏孤儿》,葛优从情景喜剧为观众所熟悉,又在贺岁片里扮演各种类型的角色,创造过表情包,还演过动作片。其父亲葛存壮则以众多经典的反面角色被老一辈影迷所喜爱。葛存壮帮葛优选剧本,“一定要让他演那种接地气的、贴近生活的角色”。尽管父子从未同台,但是他用自己的方式“提携”儿子:“我觉得葛优在表演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还要努力实现自我突破。”终于,葛优不再是“葛存壮的儿子”,而老人家也很乐意被称为“葛优的爸爸”。

“星二代”身上与生俱来的光环并无原罪,但积累实力并用作品说话才是“星二代”在艺术上走得长远的唯一保障。两次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简·方达,她的父亲亨利·方达也是家喻户晓的著名演员,但正如迈克尔·道格拉斯评价她:“简·方达是真正地属于电影世家,并非源于她的出身,而是源于她的努力和由此展现出的才华。”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