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互联网时代更需注重价值表达

2018-09-06 09:50 人民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两年前,被誉为“中国最好历史正剧导演”的张黎破天荒接了IP剧《武动乾坤》。

惯常印象中,一个曾捧出《走向共和》《大明王朝1566》《人间正道是沧桑》等高口碑作品的正剧导演,又曾为叶大鹰、冯小刚、吴宇森、胡玫执掌镜头的人,应该天然对流行文化保有警惕性。张黎却不这么认为。他用两年多时间摄制完成《武动乾坤》,该剧将在优酷视频和东方卫视收官,评价却是张黎作品前所未有的两极化。

为什么要做这样冒险的选择?历史正剧导演的“触网”是一时兴起还是调转船头?这部作品埋藏了创作者怎样的惑与不惑?

问:什么样的契机让你接触到《武动乾坤》?

答:吸引我的主要是它的形式。看了小说以后,我预感拍摄中会有让人兴奋的一些影像方面的可能性。我从摄影转做导演,始终痴迷于新技术。

问:根据你以往的作品,你对电视剧的文学性一直有比较高的要求。网络小说《武动乾坤》能满足这种文学要求吗?

答:作为一种类型文学,玄幻类文学的价值理应得到肯定。坦率地讲,它有很强的文字性,离“学”还有距离。我们知道,一般文学写作能使用的汉字在2000到3000之间,但每个作家的组合奇妙至极。我在阅读《武动乾坤》时,明显感觉到字里行间带了好多“毛边儿”。读起来不是那么柔顺,甚至还有些病句,或者说修辞不太准确,但是特别有劲儿,阅读的时候特别打眼。网络文学的这个特点,为我们做剧本改编带来兴奋感。

问:从将近400万字的网络小说《武动乾坤》到40集的电视剧剧本,主要完成哪些改编工作?

答:主要以小说为基础,拉故事、拉人物关系、拉中心事件,把它做成一部戏。还有一项工作是修饰台词。原著比较直白,但是当演员穿上古装、扎起头发,再讲比较直白的台词会让人出戏。按照我以前的习惯,拍历史剧台词是半文半白的话,经过修饰,这部剧带有文言气息的台词占到了10%到20%。

问:以往你拍历史剧总会落脚现实,与当代构成某种精神对话。这部架空历史的作品与现实是否有所联系?

答:《武动乾坤》的情节富于想象,但人物精神与当代相通。这部剧的核心是男性少年的成长史,讲一个少年如何永不言败、实现人生逆袭的故事。与我的其他作品相比,它有一以贯之的家国情怀和天下观。以前我们拍历史正剧,人物的个性、内心往往在有迹可循的轨道、精彩的对手戏中形成。而《武动乾坤》是有一个不可战胜的“魔”。剧中角色的内心成长单一了许多:是或者不是,赢了或者输了,败了或者胜了,没有那么复杂的人物关系和人性内心的解释。一些历史剧则不然,它恨不得把人心玩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问:这些年,玄幻题材的影视剧虽然关注度比较高,但品质饱受诟病,精品匮乏、观众不满意,被批评价值空心化、文化空心化等。创作精品的难度在哪里?

答:这一次,我们几乎将浑身解数用于影像表达。影像表达对我们来说捉襟见肘,这里面财力很重要,还有想象力和完成度的问题。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真正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很多都停留在作坊式。诚信、契约精神、版权意识,都是行业里突出的问题。这个剧我们前后做了两年多,直到播出前还在做后期。我知道自己个性里的弱点,太执拗,但我心里一直有包袱。

问:这“包袱”从何而来?

答:我们这代人,当然还有前辈,大都有这种“包袱”:对艺术探索有强烈渴望,对民族文化、心理和历史有情结。我一直在思考互联网带来的改变。互联网出现之前,传统媒体为传播载体的时候,人们的生活状态延续了很多年,变化不大。互联网出现了,传统授受关系改变,互联网基因迅速移植到一代人身上。互联网带来种类的多样性,甚至可能替代这个行业以往的数量、广度、深度。互联网是大师和经典的终结吗?很多严肃的创作者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现在有一种啼笑皆非的看法,把文艺作品的成就简单地与数据挂钩。数据高了,就是成功了,反之则不然。我评价一部作品有两个基本维度:专业性、独特性。主题好,表演好,不是影视作品的全部标准,不是说往大银幕上一放就成了电影。独特性就是一部作品到底在拼什么?同样的题材,同样是主旋律,我们都在拍一个工厂的变迁,怎么讲故事,里面有高下之分,这就是表达的独特性。

问: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你是北京电影学院78级大学生,同届的张艺谋、陈凯歌、顾长卫等一批人书写了中国影视40年发展史。回顾起来,这40年留给你哪些财富?

答:我非常庆幸亲历了影视产业化的过程,目睹这个行业日新月异的发展。放在全世界来看,能在40年里取得这样的变化,中国是了不起的唯一。但产业化程度真的代表一切吗?真正能关注到你的灵魂,能让你浑身出汗、内心澎湃的文艺作品多不多呢?我们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享受了物质的极大丰富,但我们绝不能放弃对精神的追求。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