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迅:我的责任 是把歌曲“读”得动听

2018-09-26 09:23 羊城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很快,陈奕迅就要推出新专辑《L.O.V.E.》了。这张专辑由陈奕迅与他的“DUO”世界巡回演唱会乐队班底The duo band共同创作,横跨伦敦、香港、广州三地录音,最终诞生11首歌。从6月开始,《L.O.V.E.》已经陆续曝光了《与你常在》《渐渐》《可一可再》三首歌,完整专辑有望在今年推出。

9月23日,陈奕迅空降广州羊城创意产业园后车站,举行《L.O.V.E.ason广州新歌试听会》。因为是小型活动,不少没抢到票的歌迷只能在场馆外默默守候,透过玻璃瞄一眼偶像的身影。有幸入场的歌迷不仅能近距离听陈奕迅侃侃而谈,还抢先听到了新专辑中《敬烟》《龙舌兰》两首未公开的歌曲。在试听会开始前,陈奕迅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讲述这张他与The duo band的“爱的结晶品”背后的故事。

1“The duo band手拉手一起登台,我很感动”

为什么新专辑要叫《L.O.V.E.》?陈奕迅调皮地说:“如果用中文担心会太肉麻,而且简体和繁体的写法不一样。不如用英文,简单点。”他说,“LOVE”可以拆解成四个单词,在他的理解里,L代表Laugh(大笑),O代表Only(唯一),V代表Variety(多元),E代表Energy(能量)。

《L.O.V.E.》脱胎于陈奕迅的“DUO”世界巡回演唱会。The duo band是陈奕迅“DUO”世界巡回演唱会的乐队班底。这支总共18人的队伍,云集众多香港幕后“大神”:其中既有资深前辈如王双骏、梁志权(Danny Leung)、苏德华,也有新面孔如卢凯彤、多米尼加鼓手Chris Polanco等。

陈奕迅说:“从彩排开始,我们的站位就是围成一个圈,我站在圆圈中间。大家永远都可以看到对方,这很重要。”彩排了两个星期,The duo band很快就从陌生变熟悉。2010年香港首场演出,乐手们自发手拉手一起出场,把陈奕迅感动得至今仍记忆犹新。

The duo band给陈奕迅带来的感动还不止这些。和声组其中一名女声Olivia,本职是一名老师,连香港的18场演出都是请假过来参加的,自然无法跟着团队到处跑巡回。但是,2011年“DUO”广州演唱会时,Olivia出现了。“她那天刚好有空,马上坐三小时车过来帮我们唱一场,好像叙旧一样。”和声组另一位成员Angus Ting在完成了香港场演出之后就去了北京发展。Angus Ting是个害羞内敛的人,团队里只有王双骏可以联系到他。他去北京之后,陈奕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他的消息。但是,最近他在乐队的聊天群里说了一句“我真的很自豪成为DUO BAND的一分子”。陈奕迅开心了很久:“他说完我就安心了,很开心知道了他的想法。”

2“我不是DUO的领队,而是其中一分子”

在巡演期间,陈奕迅就一直希望与The duo band共同打造一张专辑,作为DUO团队的纪念品。《L.O.V.E.》由DUO团队成员包办词、曲、编曲和制作,共收录8首粤语歌、2首国语歌和1首英文歌。专辑制作过程中还有一个美妙的巧合:2012年4月22日,The duo band在伦敦录了第一首歌《与你常在》;2018年,恰好就在同一天,他们在香港录制了最后一首歌《可一可再》。整张专辑的制作期,不多不少正好六年。

《L.O.V.E.》辗转伦敦、广州和香港三地录制,均采用同步录音。2013年,The duo band 在广州住了四天三夜,在芳村一家录音室录了五首歌。陈奕迅说:“在哪录音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一定得所有人一起录。分开录很容易变得吹毛求疵,一起录音会更加放松和随性。”同步录音的经历更加促进了The duo band成员之间的感情。《与你常在》的MV记录了The duo band舞台之下的生活点滴,陈奕迅和乐手们一起踢球、踢毽子、互相整蛊……温馨而有趣。

陈奕迅说:“我觉得自己不是The duo band的领队,而是其中一分子。有朋友说,这张专辑最好的是把陈奕迅的位置摆在了很后。”The duo band拥有一种绝妙的平衡感,大家年龄、风格各异,却没有隔阂。成员们将各自特色带进来,赋予这张专辑更丰富的色彩:专辑里有粤语歌、国语歌、英文歌;有雷鬼、有说唱、有陈奕迅从未尝试过的拉丁音乐元素……“新专辑的歌曲是多元的。我们希望透过这张专辑告诉大家,其实社会也可以这样。”

3“我是一个很好的朗读者,我的责任就是把歌曲‘读’得动听”

《L.O.V.E.》的最后一首歌《可一可再》由陈奕迅亲自执笔。《可一可再》写于2017年,陈奕迅完成了巡演、电视录制、电影拍摄等工作,在假期的某一天,他突然来了灵感:“之前已经为专辑写了两首歌,我都觉得不够好。但有一天早上起床,我听到了风声、鸟声,觉得很舒服,情不自禁地哼出了《可一可再》的主歌旋律。”这首歌曲风淡然而温暖,DUO团队与陈奕迅惊喜合唱,为这张专辑画下圆满的句号。

陈奕迅唱过很多金曲,但甚少自己写歌。他坦言:“我不是那种没事就写写歌的人。不用工作的时候我就摊在沙发上,看电影、看电视、听歌……经常娱乐别人,我也需要娱乐一下自己。我最近有看《延禧攻略》哦,因为老婆看,我也在旁边跟着看。”陈奕迅自认写歌比唱歌压力更大:“我是个很好的朗读者、演绎者,我的责任就是把歌曲‘读’得动听,不管它写得好不好。我不是很擅长用文字表达内心,但是用声音、感觉来表达,我是很懂的。”陈奕迅的歌声的确有打动人的魔力,曾经有歌迷问陈奕迅:“为什么听你唱歌的时候,我觉得你代替我唱出了我的故事?”陈奕迅说:“如果你重新听我早期的歌会发现,那时我只是跟着节奏把歌词唱出来而已。但现在经历多了,的确会更有感触。在生活中,我很留意每一个人的感受,我把这些感受储存起来。可能某一天遇到某首歌,我就从体内的‘图书馆’里抽出某种感受,放入歌中。其实情感是可以相互交流的。”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胡广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