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茶的姑妈》为何让人笑不出来

2018-10-10 08:3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李俐

当周星驰不再无厘头、徐峥开始转向现实主义、黄渤尝试思考荒岛哲学时,开心麻花似乎成了国产电影中唯一专注于生产笑声的品牌,也是观众们逢年过节图一乐呵的标配。然而在这个国庆档,开心麻花的新片《李茶的姑妈》却意外触礁,从上映第二日就开始排片、票房双跌,网络评分更是降到了开心麻花电影史上最低的5.1分,不及格!

我是在北京CBD万达店IMAX厅看的《李茶的姑妈》首映,近400人的大厅坐得满满当当,足见大家对开心麻花的期待。从《夏洛特烦恼》到《羞羞的铁拳》再到子品牌《西虹市首富》,开心麻花的每一部作品虽然都有争议,但影院里的笑声是实实在在的。但《李茶的姑妈》从第一个镜头开始,就让人觉得不妙,满屏幕乱晃的彩色比基尼、海滩大长腿已然奠定了该片的审美基调。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更是乏味,偌大的影院没有几处笑声,剩下的只有如坐针毡的尴尬。

暂且放下对电影主题、情节的吐槽,《李茶的姑妈》最大的问题是不好笑,这也是喜剧的致命伤。和上一部《羞羞的铁拳》一样,《李茶的姑妈》主要的笑点来自于“男扮女装”,但重复自己本就已经没什么新意了,更何况还重复得如此低级。戴上一顶金黄的假发,衣服里塞进两个椰子壳,再画上个大浓妆,就真有人把黄才伦当成“姑妈”了?更不要说他捏着嗓子说话的别扭劲儿了。男扮女装其实对男演员的要求非常之高,话剧版《李茶的姑妈》之所以能让人接受,是源于舞台剧的假定性,里面的姑妈扮相再简陋,观众也能凭借一顶假发就辨别男女。但电影版如法炮制必然不能令人信服,连带着故事里一系列认错姑妈的桥段都显得智商堪忧。而《羞羞的铁拳》用了互换身体这个概念,让男女主角不必改变外表,仅仅通过肢体语言和性格变化来诠释性别差异,也就巧妙地规避了这一表演上的难题。

话剧版《李茶的姑妈》据称是开心麻花作品中“最污”的一部,于是主创们也把这种“污”带进了影院。但小剧场里的博人一笑,到了合家欢的大银幕上,怎么看怎么尴尬、低级。如假姑妈拍了破产富翁肩膀三下,对方就理解成了这“啪啪啪”暗示他滚床单,这样的笑点只能令人作呕。可惜的是,整部电影都在以此为乐。甚至到了大结局,编剧眼看无力解决问题,居然让三对男女喝下春药,一夜情之后迎来真爱,令人目瞪口呆。

主创们最得意的几处笑点都是话剧版中久经考验的,比如黄才伦在半小时内6次换装,宋阳幻想自己向白富美求婚的三种可能……但这些笑点搬到大银幕上也失去了效力。电影的视听语言和舞台的戏剧调度完全是两种概念,导演在改编时显然还停留在舞台剧的时空里。

相比不好笑,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电影的主题。片中的姑妈,实则是金钱的符号。为了得到它,亲侄子不惜安排人假扮姑妈,以证明自己的身家背景;两个破产的老男人更是在晚辈面前为老不尊,一心想成为姑父挽救事业,更是闹出两男共娶一女的荒唐事;小职员黄沧海所求倒是不高,为了个科长和50万奖金,也彻底出卖了自己的尊严和底线。总之,这帮人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当然,电影想必是要讽刺这种拜金的现象。但结局却让人更加迷惑,唯一不拜金、看似善良有修养的真姑妈,却爱上了为了钱不惜假扮自己的猥琐小子黄沧海,最后小职员不但没有受到谴责,还坐拥白富美、开上了豪华跑车,一举成为“人生赢家”……请问,这样的爱情从何而来?还是导演想要告诉观众们,再下贱也没关系,只要春药在手,都有傍上白富美的可能?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