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离别》让创作回归初心

2018-11-12 10:23 中国文化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凯丽今天早上还给我打电话,说在学校跑步得了最后一名,不开心。”在10月底的东京夜色中,从《第一次的离别》首映活动中赶来的导演王丽娜,一落座就回答起了记者们关于影片中“凯丽”的扮演者凯丽的问题。

《第一次的离别》讲述了发生在王丽娜故乡新疆沙雅地区的一个小故事,完全生活化的故事和时下言必称的IP没有一点关系,由当地居民担纲的演员队伍也和“流量”没有任何关联。但就是这样一部仿佛从泥土中生长出来的质朴影片,在东京国际电影节入围了亚洲未来单元并收获好评,甚至有日本观众在观影后表示影片改变了其人生状态。

获奖显得水到渠成:11月2日,各竞赛单元获奖影片名单揭晓,《第一次的离别》获得亚洲未来单元最佳影片。奖项不能说明一切,但《第一次的离别》的获奖证明了没有IP和“流量”、回归电影创作的初心、用真诚讲好故事也值得肯定。而前后耗时4年完成的《第一次的离别》也能给近年来一直高速扩张的国内电影产业带来一些启示。

制作:找到创作初心

《第一次的离别》讲述了生活在沙雅这个小地方的几个孩子之间的故事,记录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友谊、离别和成长,简单、平静,但简单的故事凸显了影片的真诚,也让几个沙雅孩子的表演显得出类拔萃。

所以,看完电影后,几乎每个人都在关心这些孩子是怎么找到的。但实际上,对于王丽娜和她的团队来说,找到这些“大地精灵”并不难,因为沙雅正是她的故乡,电影里的人物和故事来源于她生活的深处。“找到凯丽的时候,她正在一座废弃的房子前跳舞,当时一下子就觉得是她了。”王丽娜说。至于男主角“艾萨”,电影一开始就是他给一只小羊羔喂奶,而在导演初次见到他的时候,生活中的艾萨也是在给一只小羊羔喂奶。

一切都自然而然,正如这部作品呈现给观众的感觉也是“远在天边,近在心里”。而能在当下的电影生态中,用这样自然的态度和节奏制作一部电影是不容易的。“公司很宽容,对我们的要求就是想结束的时候就结束。”王丽娜告诉记者,从影片开始策划到结束拍摄、制作,一共花去了4年的时间,而肯给一个青年导演的处女作4年时间的是有着诗人导演之称的秦晓宇和他的大象点映。

面对为什么会有这样一部影片的问题,影片监制秦晓宇说:“故乡是这次创作的初心,而我们希望通过这部作品找到人性和人心中的共鸣,用爱意缓冲现实生活中的焦虑和冲突。”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新疆沙雅这个曾被瑞典地理学家斯文赫定称为“世界的尽头”的特殊所在。“这个题材是稀缺的,这意味着不可小觑的观影需求。”秦晓宇认为,目前国内电影市场有两个可喜的变化,一是观众越来越重视影片的内容品质,口碑成为影响票房的重要因素;二是现实主义题材创作越来越有市场。“我们对《第一次的离别》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过赢得多么高的票房并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创作优秀影片并把其中的文化和社会意义传递出去才是我们创作的初心。”秦晓宇说。

投资:左手“毒液”右手“离别”

素朴的《第一次的离别》投资不大,但如秦晓宇所言,这部影片称得上是“得道多助”,比如腾讯影业就是这部影片的第二投资方和宣发方。而腾讯影业近期参与投资的另一部影片是汤姆·哈迪主演的好莱坞大片《毒液:致命守护者》,这和《第一次的离别》似乎是两个极端。

“初心”也许是双方的契合点之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腾讯影业高级副总裁陈菲表示,腾讯影业自成立以来一直秉持“初心”“敬畏心”“信心”和“耐心”,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腾讯影业希望与更多的出品方合作、连接,助力优质国产电影与青年导演,为电影市场的多元题材发展努力。“这是我们影业的责任之一。”陈菲说。

但更进一步来看,仅有“初心”也是远远不够的,国内电影产业更需要的是对现状的清醒认识和能形成良性循环的具体行动。对于前者,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曾表示,当前的电影产业在工业化、创新方面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特别是在产业氛围方面,虽然影视产业发展很快,但也有急躁和功利以及追求捷径等问题的存在。

“所以,与其他电影市场相比,我们还需要学习和成长。”陈菲表示,对于腾讯影业来说,商业和创作是影视产业的两条腿,如果不考虑商业回报,就不能给行业带来持续动力,但是这个和创作一定是不矛盾的,如果没有耐心去创作好内容,那么基石就没有了,更不可能有好的商业回报。“正如《第一次的离别》表现出来的工匠精神,就是商业与创作可以共行的例子。”陈菲说。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曲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