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角色 淡化谭卓

2019-01-21 09:14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1月13日,《如梦之梦》六周年上海站巡演收官,谭卓全勤出演了六年的顾香兰,上台对她而言,已然形成了一种仪式感,似乎每年出演顾香兰都成为必做的一件事。六年来扮演顾香兰的最大感受,就是让谭卓深感个人在命运之前的无力。也因此,面对2018年自己的爆红,谭卓仍能一脸平静。

谭卓在2018年拿出了4部重磅影视作品——《我不是药神》《延禧攻略》《暴裂无声》《西小河的夏天》,部部可圈可点,有票房冠军,有收视冠军,有口碑俱佳的文艺之作。2018年的演艺圈,没有人可以忽略谭卓的名字。

但是,令人艳羡的走红,对谭卓而言,不过是个很简单飘忽的概率数字,就像一枚硬币有正反两面,作为演员走红的比例也是50%一样,如今,她不过是翻到了走红的那一面,谭卓期望停驻的状态,只是顺其自然、随遇而安。

曾经排斥演员身份,现在对表演充满敬畏

谭卓起点很高,2009年,因出演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而正式出道,首部电影就让她踏上了戛纳国际电影节的红毯。2011年,又主演了让王宝强获得影帝的《Hello!树先生》。两部电影下来,谭卓树立了其“文艺范儿”,演文艺片就似乎成了谭卓的“标配”,也因此当谭卓出演于正的《延禧攻略》之时,很多影迷“大跌眼镜”。

刚一出道即接触到顶级的世界电影平台,让谭卓深感幸运:“让我见证了那些电影的魅力,也目睹了什么是最好的电影。这对年轻的我来说,对专业领域的启发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从一开始演优秀的文艺片,让我从最开始做新人时,就了解到什么是真正的表演、好的表演,没有绕弯路,所以,我很感激之前的这些经历。”

虽然星途一片大好,但是谭卓却选择了“不进反退”,因为她有些排斥自己的演员身份,觉得演艺圈并不适合自己。忆及此,谭卓坦承:“我入行和很多人不太一样,我并不是因为喜欢表演而入行的,我当时对表演一无所知,也不知道电影是什么,对当明星、进入娱乐圈没有什么兴趣和欲望。只不过是因为一些原因,半推半就地走到这儿了。然后,我就觉得,好像这工作还行,可以边旅游边把钱赚了,我觉得挺自由,挺好玩儿的,所以,我是从对这个行业很无知的状态开始的。”

虽然开始只是半推半就,产量也不高,但是慢慢入门后,谭卓摸索到了一些门道,也逐渐对这个行业产生热爱和敬畏,“我们应该对每个行业、每个人和事物都有敬畏之心,渐渐地,我更多地看到这个行业里人们了不起的才华,敬佩他们的毅力、精湛的专业,看到了更多内核的东西,所以自己产生了一些本质变化,我感谢这个工作。因为它自身的压力属性给我带来了一些积极的要求,从其他人身上,提炼这些精神,让自己能做得更好。”

谭卓有着东北人的直爽与幽默,听她用东北话和你聊天,绝对会颠覆你对这位“文艺女神”的形象,以至于很多记者笑说,谭卓不上春晚演小品简直是可惜了。谭卓表示,自己现在可以这样放松和真实,其实也有一个慢慢转变和呈现的过程,“刚开始我也不是这样,我会更排斥、保护自己,始终和圈内保持远距离,内向。慢慢地在长大,对自己认识得更清楚,对行业也相对有安全感的时候,你就会更放松,我觉得这是人类的共性。就会呈现出以前大家可能没有看到的,更轻松快乐的这部分。”

有幽默感,谭卓认为是东北人的共性,她也想尝试喜剧,不过现在还没遇到:“我们在演出《如梦之梦》的时候,许晴姐就说:‘卓儿,你应该去演喜剧,你太逗了。’所以可能人都是多面的吧,每个人都很多面,很丰富,我们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温度,在很微妙的情况下,会呈现不同的自己。所以我比较放松的时候,可能就会呈现出幽默活泼的一面,我也很想尝试喜剧角色,希望能碰见好的喜剧剧本,喜剧其实是很难演的。”

之前演文艺片被欺负那么久,现在演“坏人”全都发泄出去

对于自己身上“文艺片女演员”的标签,谭卓直言所有的标签,其实都是别人添加的,自己并没有太多感受,“我是个一直闷在自己世界里去思考、琢磨长大的人,我自己还有很多没有认清和开发的部分,不是那么在乎外面的声音,所以对于一些标签,无所谓反感或认同吧。”

文艺片多是深刻沉闷而严肃,谭卓坦承演多了确实也压抑,“像《暴裂无声》里的翠霞,这样的角色,演多了,就会觉得闷闷的。”

所以,谭卓选择演《延禧攻略》,就不意外了,谭卓坦承在与于正合作前,自己也觉得他们两人是两个星球上的人,不会有交集,但没想到合作之后,欲罢不能,之后又演了《皓镧传》。“于老师是个很可爱的人,他很单纯。他并没有太多心机,心直口快,所以会给大家留下了之前的那些印象。他很专业,很敬业,他的工作效率特别高。他的生活主要也都是以工作为核心,所以他能有这样的成功,我觉得是必然的,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的人,而且在不停地思考,不停在创新。他的存在,对这个行业是有非常积极的意义的。”

谈起“结缘”高贵妃,谭卓告诉记者:“有一次碰巧和于正吃饭,他看我点菜,就觉得我很适合演高贵妃,给我讲了这个人,我听了非常非常想演,这个角色,无论是日常还是和我以前演的角色相比,反差都是极大的。开拍之后,发现这个人物给我带来特别大兴趣,包括在表演方式上,让我表演时充满了快感。”

演《延禧攻略》和《皓镧传》,谭卓都是演“坏人”,高贵妃骄横跋扈,总是搅得天下不太平,《皓镧传》里的华阳夫人,野心勃勃,充满手段心机,很柔媚,用尽各种手段想从男人身上得到她想得到的一切。谭卓说:“演这两个角色的时候,我就开玩笑地跟他们讲:之前演文艺片被欺负那么久,到这儿全都发泄出去,全都还回来了,每天欺负别人好开心呐!这就是表演不同的角色,会带给你不同的乐趣。但同时总是在一个圆里面,你最终会是平衡的。”

《延禧攻略》原班人马打造的《皓镧传》于1月19日开播,谭卓扮演华阳夫人,谭卓说华阳夫人和高贵妃一样都是反派,华阳夫人更美艳,也更懂得利用女人的优势从男人那里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东西,更善于权谋。

高贵妃让谭卓成了大众明星,不过谭卓坦承,对比《如梦之梦》里的顾香兰和《延禧攻略》的高贵妃,她更欣赏顾香兰,“顾香兰是很勇敢地去面对一切,不会让自己陷入困境当中,这种困境不只是具象的真正生活中的问题,也包括人自己内心的困境。我觉得高贵妃不是特别有方法的人,她所遇到的问题,聪明的人会有更好的办法,但她选择了一条不太理想的道路。”

喜欢且享受有仪式感,让平凡的生活变得不同

在接受采访时,谭卓正在上海的一家古董店里,冥冥中她觉得有一种奇妙的链接,“因为昨晚刚从《如梦之梦》的剧场里走出来,现在这个古董店里陈列着很多来自法国和老上海的古董家具,器皿,所以,很奇妙。”

谭卓认为《如梦之梦》中,顾香兰是个复杂的女性,她既有时代性,又有当下的价值,“比如她是妓女,但是在感情中仍然去追求纯真和单纯爱情,她相信这些真善美,并且愿意为之付出一切,对美好的向往。她和王德宝的打破门不当户不对的那些禁锢,想要追求一段理想的爱情。甚至为了王德宝,她愿意付出自己积攒了那么长时间的财富,去换一段真感情,顾香兰是相信爱也愿意追求爱的。她勇敢去追求这种对自由自我的追寻,这种勇气,这种强大的信念,让她在那个时代那个环境里显得那么不同。”

除了这些,剧本中描写的顾香兰光彩照人,美艳不可方物,柔媚入骨,所有的男人看到她都目瞪口呆,“她非常善于游走于男人之间,懂得如何把控他们内心,她看起来像一条鱼,如鱼得水,在男人中游走,甚至可怕到给每个嫖客的感觉都是她真的在跟你谈恋爱,但同时又在追求一种真挚的东西。所以她是很奇妙的一种角色,非常具有丰富性,表演上也有很大难度。”

在谭卓看来,自己扮演的青年顾香兰是《如梦之梦》中花了最少篇幅却写得最完整的一个人,“几个段落就写清楚了顾香兰的前世今生,整个《如梦》我个人的感受其实就是在讲命运,命运的莫测,你没有办法想到自己未来会遭遇些什么,这是命运的未知感,也有人的无力感。”

2013年第一年演顾香兰时,谭卓说自己非常紧张,因为那时没有舞台表演经验,而且对整部剧角色的理解和感受也只是开始。六年是个不短的时间,让谭卓更从容了,她逐渐放松下来,适应剧场,然后找到自己:“用赖老师的话说,开始的时候,可能戏带着我走,现在我可以带着戏了。对这里适应了、了解了,可以从容地展现,可以加上属于自己的感受,个人的特质,以及六年来,你在生活中的经验,赋予这个角色的经历。你对这些东西更清楚,有更笃定的感受和理解,并把那种笃定感加到角色当中。六年会在我们的人生中有非常重要的转变,体现在你的方方面面。所以,六年都在一个戏里面,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时间好像停止了,像有刻度一样,你每一年都到那儿,有一个仪式感。”

谭卓说自己喜欢且享受有仪式感:“不只是《如梦》,生活中的很多仪式感,在我看来也是很喜欢和重要的,比如说家人的生日,或者为一些特别的日子制造仪式感,让平凡的生活变得不同。”

没有能力诠释“傻白甜”,渴望碰到好作品

虽然在《我不是药神》里学习钢管舞,在《西小河的夏天》里学越剧,但是谭卓说自己在表演上还是感受型,而在她看来,无论是技术派还是感受派,在表演上同等重要,“这两者在某一方面做到极致,都会成为特别了不起的表演者,比如,阿尔·帕西诺和马龙·白兰度,他们两个一个是体验派,一个技术派,都发挥到极致,成为非常了不起的伟大演员。”

谈及自己,谭卓认为更多是感受型,“因为我没有经过系统的技术训练,更多是靠直觉演戏,我也特别笨拙地依赖这种方式,但是我会在适当的地方加上技术,让表演呈现得更理想。比如说在话剧舞台上,你如果只是依赖技术,很多观众是感受不到的,我的依据是在强烈的内心准确的感受上,通过技术强化。比如你通过你的动作,台词表现形式等等,这和演影视剧是不一样的,但是,我都很享受。因为人都是贪婪的,你会想过一阵这样的生活,过一阵子还想换一个其他样的生活,当你都能选择的时候,为什么都不能兼得呢?”

一年演了《我不是药神》和《延禧攻略》两部爆款作品,谭卓说绝非自己眼光独到,而是作为演员,自己挑戏的标准就是好的剧本、好的团队,“我不是一个功利型的人格,在选戏的时候,我会选择什么是我想演的,比如我拍艺术家杨福东老师的艺术作品,比任何一部影视作品可能更不容易被大众见到,但这是出于我内心的选择。我觉得走红是这个行业很正常的事情,任何一个人做这行,开始了的第一天,都清楚知道,自己有50%的可能会变成所谓的‘红’,也有50%可能一直不红,这就是这个工作的特殊属性,也是它的常态。所以,在我看来,红不红是一个很平常的事情吧,没有什么格外要感到惊讶或者失落的,它就是包含在这个工作里面。”

相反,谭卓说自己很珍惜,且很维护走在街上无人识的感觉,“因为在影视行业里,你的命运充满着不确定性,你可能一落千丈,也可能一夜爆红。任何神奇的事情,在这个圈子里都是一个平常的可能。所以,我非常顺其自然,我很享受日常的生活,在我自己的世界里面,有很多事情是忙不完的,自己的时间不够用。我这个人也不太是喜欢去留意其他人的那种人,希望大家记住我的角色,淡化我的名字。虽然谁也无法掌控命运,但是有一句话叫‘性格决定命运’,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人生方向,所以你生活中发生的一切,都与你自己是有密不可分的关联,你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以,谭卓给自己定的基调就是尽人事知天命,做好自己的事情,关注内在最重要。

对于2019年,谭卓说随遇而安,渴望能碰到一些好作品,有灵性的作品,“现在市场上比较难遇见,比较遗憾。我演不了傻白甜,我没有能力去诠释这种角色,这反倒对我是最难演的。特别想演《杀死比尔2》里乌玛·瑟曼的角色,觉得身体里憋着很大能量没有发出去。当然不管做什么,重心肯定会放在拍戏上,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