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偶像团体发展史,从小虎队到火箭少女

2019-01-25 15:46 中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中国选秀,从挑选个人到全民养成,不变的是全民狂欢,变化的只是品牌商的流量迁徙。

1.《超级女声》开场,全民造星开始

中国的选秀节目,启蒙于2004年的《超级女声》。首届超级女声,让人们记忆深刻的并不多,除了2005年,季军获得者张含韵演唱的一首《酸酸甜甜就是我》,算得上是对第一届《超级女声》的唯一记忆。

首届《超级女声》是国内选秀的初体验,略显青涩。不过,这是一次成功的尝试,它真正开创了全民参与的选秀形式,开启了国民狂欢的新时代,全民造星自此长久不衰。随后2005年的第二届《超级女声》,更是成为中国选秀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届《超级女声》,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选手脱颖而出,“超级女声”们自此火遍中国,甚至全球,李宇春也登上了《时代周刊》增刊。

《超级女声》也带动了中国选秀节目的发展,2006年-2011年期间,涌出诸如《加油!好男儿》、《快乐男声》此类选秀节目多达200个。

中国的选秀节目,逐渐成为了一次次全民参与的盛会,不仅让草根有了成为明星的机会。同时,也为品牌商在全国观众面前“露脸”提供了机会,成为了众多品牌商争相追逐的对象。

2.“机智”的蒙牛,攀上成功的超女

2005年的《超级女声》,蒙牛总计耗费近亿元,还邀请首届《超级女声》季军张含韵演唱了广告歌曲《酸酸甜甜就是我》。同时,将20亿包蒙牛酸酸乳的外包装上都印上了“超级女声”的比赛信息。

随着《超级女声》流行,蒙牛这一品牌也逐渐被全国人民知晓,蒙牛的相关乳品销量也随之增长。

到2006年,《超级女声》还是那个蒙牛酸酸乳的超级女声。这一次,蒙牛投入6000万的冠名费。这一年,受《超级女声》传播的影响,蒙牛相关财报显示,光是06年上半年蒙牛的净利润就达到了3.43亿,同比增长58.7%。这一年年终,蒙牛与伊利的差距仅仅0.93亿元,而在随后的2007-2011年期间,蒙牛更是反超伊利,成为了国内乳业的龙头。

蒙牛赞助《超级女声》的成功,让其他品牌商也看到了机遇。随后的几年,只要是关于选秀类的节目,从来不缺乏品牌商的热烈追逐。

步步高音乐手机冠名《快乐女声》,借由快女与之契合的品牌形象,深入15-25岁低龄化观众心中;炫迈赞助的《快乐男声》,让“根本停不下来”这句广告词火遍大江南北;加多宝赞助《中国好声音》,也让其成为中国凉茶的代表符号之一……

从2004年,《超级女声》开始,随后的十多年时间里。李宇春、张靓颖、张杰、华晨宇、张碧晨……成为了国民优质偶像。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观众对个人选秀节目产生了审美疲劳,这类节目逐渐进入了瓶颈期。无论是早前的《快乐男声》,还是后起的《中国好声音》……

不仅是观众,品牌商们也开始纷纷着手,寻找下一个流量富矿。

而这新的机遇在2018年逐渐浮出水面,《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引领中国选秀开始进入了偶像团体时代,偶像团体养成类综艺成为了品牌商们追逐的下一个风口。

3.中国偶像团体发展史,从小虎队到火箭少女

20世纪80年代,被称为“华人团体偶像鼻祖”的小虎队成功出道,《青苹果乐园》、《爱》等成为脍炙人口的名曲,小虎队成为了令人瞩目的明星团体。

随着小虎队的开创,中国偶像团体也逐渐崛起。SHE、飞轮海、F4等组合出现在大众视野之中。但是,对于中国市场来说,偶像团体还只是星星之火,处于零散状态。

而提到团体偶像,就不得不提韩国。20世纪90年代开始,韩国开始注重“文化产业”建设。1998年金大中总统上任后,更是提出了“文化立国”的发展战略,将文化产业作为21世纪发展国家经济的战略性支柱产业优先发展。

也是在国家战略层面的推动下,“韩流”迅猛袭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以及美国和欧洲各国。偶像团体作为“韩流”的重要组成部分,也逐渐走出韩国国门,开始影响世界。

上世纪90年代的H.O.T、水晶男孩、S.E.S…21世纪初的东方神起、Super Junior、BIGBANG…还有近几年的后起之秀TWICE、BTS、EXO…

1992年,中韩建交。随着中韩交流的逐渐增多,韩国的偶像团体也逐渐在中国流行,中国观众对于偶像团体概念逐渐得到启蒙。

为了挖掘中国市场,一些韩国团体也逐渐有意加入一些中国成员。Super Junior的韩庚,EXO中的“归国四子”。

这些偶像团体的成员以极高的颜值以及唱跳实力,吸引了一大波中国粉丝的关注。在韩国偶像团体的浸染下,中国已经逐渐具备了制造偶像团体的土壤。

2013年,由北京时代峰峻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推出的演唱组合TFBOYS。一经推出,“三小只”便受到热捧。成员王俊凯的一条微博转发量高达42776438,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

可以说TFBOYS是中国偶像团体的新高峰,TFBOYS的成功,表示中国偶像团体文化的再次回归。

在此之后,中国也开始进行一些偶像团体选秀类节目的尝试。2015年,安徽卫视推出了《星动亚洲》,推出过男团SWIN;2016年,浙江卫视的《蜜蜂少女队》,也成立了女团蜜蜂少女队。

这些节目以及团体偶像,逐渐引起了中国观众的关注,偶像团体养成综艺在中国开始流行,但还未到完全爆发。

早些年的偶像团体选秀节目以导师为核心,由导师决定晋级人选。且多数参赛者为素人出身,没有强大的经纪公司做后续包装,使得很多参加节目的选手在节目结束后丧失热度,再次陷入沉寂。

2016年,韩国Mnet Media联合韩国不同经纪公司,推出了韩国第一个“经纪公司企划女团”的女团出道选拔计划。这种集合韩国各经纪公司优秀艺人的选拔节目,竞争更加激烈,有了更多的看点。

随着韩国团体选秀节目《Produce 101》的成功,每一季推出的团体,都能够成功“出逼”,成为韩国国民新偶像。无论是第一季的女团I.O.I还是第二季的男团WANNA ONE。

更加完善的节目模式,更加成功的团体培养机制,更重要的是每一次成功出道都会爆红。韩国模式的成功,也让中国看到了可借鉴之处,中国偶像团体养成也将迎来下一轮爆发。

同时,在移动互联网和自媒体兴起后,明星与粉丝之间距离缩短,新生代的偶像更加注重通过人设与粉丝形成强情感黏性。通过各种媒体的互动,偶像更接地气了,粉丝也与偶像更加亲近了。

特别是在团体养成类节目中,24小时不停机拍摄,除了舞台上的表现,观众还能观察到选手们台下的努力,真正见证练习生的成长。

同时,观众掌握了最大的话语权,定义偶像的权利在观众手中,偶像和网友实时互动,观众们你一票,我一票,选出自己喜欢的偶像,助其“出道”。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应运而生,这两档节目上线即爆发。《偶像练习生》总播放量超过40亿,《创造101》更是达到了50亿+的播放量,中国偶像团体养成综艺的“春天”到来了。

4.偶像团体养成综艺,品牌商的“新天地”

同时,品牌商们在观众对于个人选秀节目厌倦后,一直苦于寻找新的流量富矿。偶像团体养成综艺的爆发,让品牌商们发现了“新天地”。

在《偶像练习生》中,农夫山泉的投票页面共带去1064万PV,而《创造101》更是带火了小红书。

据百度指数显示,从2018年4月21日,《创造101》开播到6月结束,“小红书”就一直维持着一定热度。

同时,APP 发布与监控平台酷传数据显示,在《创造101》播出期间,小红书的下载量也水涨船高。18年4月中旬,小红书App的用户下载量出现了一个高峰,因为在这一天,女团选拔节目《创造101》在腾讯开播。

随后在节目播出期间,小红书的相关下载量也随着节目的播出,不断出现一次次的峰值。

2018年,品牌商赞助偶像团体养成综艺在大获成功,这一类综艺也成为2019年品牌商重点关注的对象。

《以团之名》作为2019开年第一大偶像团体养成类综艺,成为了品牌商们的尝试首选。《以团之名》吸引了包括苏宁易购等品牌商在内的一大波金主。

去年带火了小红书,今年爆发的也许就是苏宁易购了。

传统电商围绕着商品,针对搜索、导航、分类、价格进行消费引导,而如今电商更多的是以人为核心,把人社群化、标签化从而针对不用的消费人群,针对不同的消费场景进行内容输出与投放完成消费引导。内容电商成为了十分重要的转化形式。

将idol打造为一个“普通用户”,带你寻找好东西,营造了非常真实、清晰的使用场景,代入感很强,用户也更加乐于接受这种形式。

2018年苏宁易购818发烧购物节期间,苏宁易购榴莲视频邀请林允担任“首席星推官”。林允亲自试色的口红,获得用户喜爱,一时间售出上万支。

而在此次《以团之名》播出期间,idol也将入驻苏宁易购榴莲视频,成为优质星推官,为粉丝推荐优质商品。粉丝不仅可以在这里看花絮、做应援、拼打榜,更重要的是可以在这里买到众多明星同款。

下一个综艺时代属于偶像团体养成节目,而内容电商是电商发展的重要趋势。偶像团体养成跟内容电商的完美搭档,将成为品牌电商们追逐的下一个风口。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