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人生就是一个“腌制”的过程

2019-02-21 09:45 羊城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由刘雁编剧,刘家成执导,何冰、王鸥、刘蓓领衔主演,冯文娟、侯煜、毕彦君、方子哥等主演的年代剧《芝麻胡同》,将于2月22日登陆东方卫视,每晚7:30两集连播。该剧以1947年的北京为背景开始讲起,讲述在北京沁芳居酱菜铺,老板严振声(何冰饰)与牧春花(王鸥饰)、林翠卿(刘蓓饰)三人之间围绕铺子的经营而引发的一系列故事,通过“四合院”“胡同”里跨越几十年的生活点滴,真实反映老北京百姓有里有面、有滋有味的百态人生。

《芝麻胡同》是导演刘家成继《正阳门下小女人》《情满四合院》《傻春》之后又一“京味”力作。刘家成坦言自己本来下决心不再拍摄这类型的戏,但《芝麻胡同》的剧本太好了,让他不得不回心转意。为了将酱菜腌渍工艺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呈现给观众,刘家成还拜访了具有百年历史的老字号酱菜工厂;剧中严家居住的大院以及房间布置、家具摆设、老物件的置办等,均由国家话剧院资深舞美师王绍林领衔打造。

昨日,该剧在上海举行发布会。发布会开始前,主演何冰、王鸥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了更多关于这部剧台前幕后的故事。

谈剧情:“把人生比作酱菜”

在《芝麻胡同》里,何冰饰演百年老字号酱菜铺的传人严振声。严振声为人厚道、诚实守信,立志将酱菜技艺发扬光大,同时,他还要不断强化经营,肩负养家重任。何冰在剧中要从20岁演到70岁,他说:“这个角色跟我一样,上有老、下有小,唯一不一样的是他有两个老婆。”

剧中,严振声带着一帮人把酱菜铺办成了酱菜厂。何冰否认这是一部年代创业剧:“这部剧其实不是讲酱菜制作,而是用酱菜打一个比方,把人生比作酱菜,酸甜苦辣,样样都有。每个人都面临生活的考验,我们需要做选择。如果选择了错误的方式,你可能会后悔一辈子,人生就开始发生偏差了。我们的一生就是一个‘腌制’的过程,最后腌制好了就是成功的人。”

看了预告片,很多人会把《芝麻胡同》与何冰的另一部代表作《情满四合院》作比较。但何冰很容易就将两个“京味人物”区分开了:“《情满四合院》的傻柱是抬头活着,他是个厨师,没什么负担,可以直来直去;而严振声是低头活着,他是老板,负担太大了,一大家子人靠着他。”

谈角色:“两段感情都是爱”

在《芝麻胡同》中,严振声有两位妻子——林翠卿是结发妻子,牧春花是二房,他的婚姻状态也反映了新旧社会更迭时的婚姻观。何冰如此解读这两段感情:“尽管不合法,今天来说是旧社会的残余,但我认为这两段感情都是爱情。严振声和林翠卿经历过爱情的阶段,到了中年,牧春花来了,严振声又跟牧春花回到了爱情的阶段。”既然严振声对林翠卿没有了爱情,为什么不休了她?何冰说:“在牧春花出现时,他已经被林翠卿彻底驯服了。他内心从来没想过休妻,那时候休妻是很难的,有‘七不休’的制度。”

说到饰演两位妻子的女演员,何冰说:“我跟刘蓓是同一代人,我们都有自己的孩子,对家庭的理解很相通。王鸥岁数小点,有些表现方式也不一样。”何冰举了一个剧中的例子,说明角色的年龄差异:“牧春花觉得,咱们现在都穿列宁装了,为什么非得穿旗袍?而林翠卿就觉得,女的不穿旗袍像什么样子!”

谈事业:“演员需要等待成长”

去年,从艺近三十年,曾斩获中国话剧金狮奖、中国戏剧梅花奖等重量级奖项的何冰,终于凭借《情满四合院》的“傻柱”一角首次拿到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获奖之后的何冰在接戏方面并没有变得更挑剔:“我今年51岁。作为一个男演员,我觉得自己才刚刚开始。这几年,尤其是四十八九岁以后,很多生活中的事情和道理在我心里忽然开始明晰起来,我希望把这些感悟带给观众。一个演员要等待自己的成长、成熟,在那之前再着急也白搭,这需要时间。”

何冰对自己仍然期待进步,对年轻演员也寄予厚望:“演技这个东西很简单,没那么难,就那么点事。四年大学出来再干六七年、七八年,大不了十年,都差不多。”如果还是差呢?他说:“一个人的成长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演员的演技受批评,说明社会对每个行当的技术要求开始高起来了,这难道不是好事吗?如果全社会都谈论这个问题,可能酒店服务员的质量都会提高,这是好事,就应该这样专业化。”

链接

王鸥:我对戏里的生活环境完全陌生

羊城晚报:当初是怎么接到这个角色的?

王鸥:刘蓓姐和何冰老师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一直不敢问导演为什么挑中我。导演可能需要一个讲普通话的人,让更多观众容易接受。

羊城晚报:你一个广西人讲北京话会不会压力很大?

王鸥:刚开始压力比较大,但导演说,你只要说一两句北京方言就足够了,女人说太多反而会显得有点贫。

羊城晚报:《正阳门下小女人》的蒋雯丽就被一些观众吐槽,你有没有这种担心?

王鸥:我有点担心,但作为一个南方人,粤方言区长大的人,我已经非常努力了,希望观众看的时候不会觉得太跳戏。

羊城晚报:何冰和刘蓓身上最值得你学习或者受益最多的是什么?

王鸥:那一代的演员非常敬业,他们对待表演、对待艺术的态度,真的值得我们年轻演员学习。我们剧组有一个铁皮房子是主创演员休息的地方,我们叫它“芝麻小屋”。在那个小屋里,我每天听他们聊天。何老师是很健谈的人,从他那里真的能学到很多关于人生的道理。刘蓓姐也分享了很多她的人生经历,我非常感恩。

羊城晚报:具体分享了什么内容?

王鸥:从艺术聊到哲学,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道理,聊了很多东西。我等于上了几个月的表演课。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何老师把所有表演经验和种种技巧都教给我了。我有时候都想开录音,每次他讲话全是干货我都记不下来,因为内容太多、信息量太大,我有时候来不及就写在剧本上。

羊城晚报:为什么突然选择这样一部“安静”的戏?

王鸥:因为我是演员,我需要呈现不同的角色。我希望让观众看到我接的每个剧都有不一样的成长和不一样的变化。

羊城晚报:你最想听到观众什么评价?

王鸥:我不太敢听。我不知道自己演得好不好,心里没什么底,但是我很努力去演了。

羊城晚报:心里没底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现吗?

王鸥:好像是。这种类型的戏是我从来没有演过的,我从小长大的环境也跟剧中差距很远。北京人讲话有里有面,夸人都得绕着夸,所有表达方式跟我的成长习惯完全是天壤之别。这是我觉得最忐忑的地方。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龚卫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