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流量输了口碑 盗墓剧怎么了

2019-02-22 08:26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今年1月,《古董局中局》和《鬼吹灯之怒晴湘西》两部盗墓剧已经赚足了人们的眼球,据不完全统计,接下来今年还将有包括《藏地密码》、《黄金瞳》、《盗墓笔记之怒海潜沙》在内的8部待播盗墓剧箭在弦上。从爆款小说到口碑扑街的影视剧,改编过度、授权混乱一度让盗墓剧从IP宝藏变身烫手山芋。为何收割了流量的盗墓剧依然只是“昙花一现”,盗墓剧的出路在哪儿呢?

深陷低口碑怪圈

自2006年盗墓题材的小说登上诸多畅销书榜单开始,盗墓IP就在此后的十余年里热度不减。

在各大IP开始陆续涌进网剧市场的2014年,盗墓小说也成为了影视改编的热门IP。一时间,包括正午阳光、企鹅影视、慈文传媒在内的各大影视公司也加入到了盗墓剧的争夺战中。而今年,包括《藏地密码》、《黄金瞳》、《盗墓笔记之怒海潜沙》在内的8部待播盗墓剧箭在弦上,这背后更是聚集了欢瑞世纪、爱奇艺、腾讯影业、企鹅影业等20余家知名影视公司竞逐流量。

盗墓剧的吸金力也有目共睹,2015年在爱奇艺上线的网剧《盗墓笔记》就曾展示出了盗墓这个超级IP的流量,当晚《盗墓笔记》上线5分种内,爱奇艺开通会员的请求超过260万次,高强度的会员支付和播放请求甚至一度造成了爱奇艺服务器的大面积瘫痪。2016年播出的《盗墓笔记》前传《老九门》网络播放量突破100亿,成为了全网首部播放量破百亿的自制剧。此后播出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沙海》等剧都引发了人们的热议。

但盗墓剧如此之高的流量并不意味着同样能够带来高口碑,北京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近年来已播出的盗墓题材电视剧共有9部,猫眼平均评分为7.5分,豆瓣平均评分为6.2分,最高分为《河神》的8.2分,评分最低者为《鬼吹灯之牧野诡事》,豆瓣评分仅为3.0分。就连开年热播的口碑剧《鬼吹灯之怒晴湘西》也从开分的8.5分跌至7.8分。

编剧余飞表示,“盗墓剧虽然看似流量大,是因为观众们通常抱着好奇的心态尝试追剧,真正喜欢这类题材的观众仍是少数,而盗墓剧最致命的就是后期节奏没能保持住前期的水准,导致多数观众打出的评分并不高”。

改编成差评之源

那么为何盗墓IP从小说到影视作品却频频遭遇低口碑呢?不难看出,盗墓剧的槽点都指向了剧本改编。

一方面,根据广电总局的相关规定,禁止发布封建迷信、非法暴力等影视作品,再加之相关法律也明确指出盗墓属于非法行为。编剧陈风认为,各项规定的提出都让充斥着灵异怪谈和五行之术的盗墓IP变得极为敏感,影视化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触碰“鼓吹封建迷信”的雷区。

2016年初,网剧《盗墓笔记》遭下架、2017年《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又被东方卫视禁播,而这一切的根源似乎都与“涉嫌封建迷信”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为了能够顺利过审,一些盗墓剧在改编影视作品时不得不在原有作品的基础之上添加诸多主流价值观的内容。虽然为了过审对剧情进行改编无可厚非,但观众是否买账却是另一回事。

“很多人认为有原小说基础的盗墓剧在改编上相对容易,其实不然,受诸多政策的限制,盗墓小说中一些涉嫌封建迷信的情节和价值观是无法在影视作品中呈现的,这就需要编剧对此类内容进行改编。但要想直接改变价值观并非是修改一两个故事情节就能实现的。”余飞坦言,如何在过审与观众口味之间寻找到平衡点,盗墓剧的改编尺度很难拿捏。

改编尺度还未拿捏精准,盗墓小说中看似或真或假的机关和墓室也给影视公司带来了难题。余飞表示,所谓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位读者对原著中所描述的场景都有着不同的理解和想象。况且盗墓小说中的诸多场景复原难度都非常大,一旦与观众的预期不符就难免会引来原著党的不满。

从另一方面来看,多部盗墓剧被指“注水严重”的缘由也在于改编过程中一味地追求速度。陈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编剧来说,如果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多个作品能够多赚一笔,所以很多编剧在改编过程中都处于赶工的状态,这也让诸多盗墓剧的剧本难逃粗制滥造的命运”。

作为有着超强热度的盗墓IP,影视剧的选角也总能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在眼下“唯流量论”的时代里,影视公司在选角时往往一味地选择自带流量的“小鲜肉们”,忽略了演员本身与角色的契合度,甚至年轻的流量明星曾一度成为盗墓剧的标配,例如《盗墓笔记》中男主人公无邪一角,就曾吸引到李易峰、朱一龙、鹿晗等男明星出演。余飞指出,影视公司总希望能通过所谓的“超级IP”+“大流量”吸引观众的目光,但实际只靠流量根本不可能解决一部影视作品全部的难题。

授权混乱消耗IP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鬼吹灯》系列还是《盗墓笔记》系列都没有形成完整统一的影视作品体系,甚至同一个人物被多个演员诠释。以《盗墓笔记》系列作品中的主人公“吴邪”为例,就有李易峰、鹿晗、秦昊等五位演员饰演过。

不仅《盗墓笔记》和《鬼吹灯》系列作品同一角色的演员没能形成统一,同一系列的不同分册版权也被卖给了不同的影视公司,这也直接导致了盗墓IP的主线剧情还未拍完,各类番外和支线故事就已经遍地开花。

陈风指出,原著作者为了能够更多地赚取利润,会将不同作品的影视版权分销给不同的影视公司,但每个公司的诉求不同,制作水平也不尽相同,在演员选择上也有不同的考量,这是导致盗墓剧良莠不齐的根本原因。

纵观今年待播的8部盗墓剧,依然呈现出南派三叔与天下霸唱两分天下的局面。南派三叔将推出《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和《藏海戏麟》两部网剧作品,天下霸唱在推出《鬼吹灯之怒晴湘西》之后,还预计播出《河神2》、《迷航昆仑墟》两部作品。而在出品公司之中,除了慈文传媒、工夫影业等对盗墓剧早有涉猎的老牌公司,灵河传媒、银润传媒等中小型影视公司也希望能够在盗墓剧的热潮中分得一杯羹。然而面对盗墓剧扎堆的2019年,余飞却难掩担忧,“盗墓剧存在的意义无法忽视,但从目前来看,观众对于这类题材的需求早已冷却,饮鸩止渴只能适得其反”。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