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九”一出手,颠覆“大河剧”

2019-02-22 08:58 羊城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从1963年开始,日本NHK电视台每年雷打不动制作一部长篇历史连续剧,这就是日剧迷熟悉的“大河剧”。大河剧几乎相当于“古代剧”,故事主人公大多是皇室权臣、战国英雄、幕末志士……不过,今年1月6日首播的最新一部大河剧《韦驮天:东京奥运的故事》(以下简称《韦驮天》)却不再是观众熟悉的配方和味道。顺应2020年东京奥运的热度,今年的大河剧《韦驮天》围绕“奥运”做文章,讲述了1912年至1964年之间日本与奥运的逸事。《韦驮天》不仅将故事搬到了近现代的舞台、首次以体育选手作为主角,连剧集风格都一反以往的庄重严肃,变得轻松幽默起来。

《韦驮天》的灵魂不是别人,正是日本的鬼才编剧宫藤官九郎。就算是“喜迎奥运”这样的命题作文,宫藤官九郎也能注入浓浓的个人风格,让《韦驮天》成为一部“最不像大河剧的大河剧”。

双线叙事,不按常理出牌

昵称“宫九”的宫藤官九郎拥有《池袋西口公园》《虎与龙》《木更津猫眼》《自恋刑警》等编剧代表作,更是从2000年开始就是日剧学院赏剧本奖的常客。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写剧本,宫九还不时走到幕前客串角色,你还记得日剧《四重奏》里松隆子的丈夫、或是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以为自己是太宰治转世的作家吗?对,那位长得有点奇怪的中年男子正是宫九本人。

宫藤官九郎的作品辨识度很高:天马行空、伏线众多,故事情节游走在失控边缘,最后却总能被他安排得合情合理。这样一位鬼才编剧征服了以正统著称的NHK,让NHK陆续将晨间剧和大河剧这两个黄金品牌交到他手中。在大河剧《韦驮天》之前,2013年,宫九编剧的晨间剧《海女》就在日本引发了一场“海女效应”:饰演女主角的新人能年玲奈一跃成为日本少女的代名词、以“嗟嗟嗟”为代表的日本东北方言在全日本形成热潮、2013年的“日本春晚”红白歌会更是奢侈地让《海女》剧组表演了20多分钟……《海女》也是一部“不太像晨间剧的晨间剧”。晨间剧讲究老少咸宜,宫九却很大胆地将少女偶像、粉丝应援等年轻人的亚文化作为故事的主轴,最终大获成功。

大河剧《韦驮天》则是一次“命题作文”。东京即将举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大河剧制作人因此委托宫藤官九郎创作一部以奥运为主题的作品。宫九这次同样不按常理出牌,他写了一个双线并行的故事:故事分别发生在1912年日本首次参加奥运会和1964年日本东京首次申奥成功,北野武饰演的落语家以单口相声的形式作为旁白,串联起这两个重要的历史时期。虽然人物众多,情节纷繁复杂,却没有杂乱之感。

不写英雄,讲“失败者”的故事

以往大河剧的主人公多数是名垂青史的英雄,宫九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选择了两个历史上不算出名的“失败者”作为故事的主角:1912年的故事中,主角是首位代表日本参加奥运会的马拉松选手金栗四三(中村勘九郎饰);1964年的故事中,主角则是帮助东京成功申奥的媒体人田畑政治(阿部贞夫饰)。金栗四三在奥运会前因中暑缺席,田畑政治也在申奥成功前因失言而被降职。宫藤官九郎认为,比起成功人士,这两位“失败者”更能够激起观众的共鸣:“两位主角都是非常厉害的人,他们却失败了。这种造化弄人的感觉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目前《韦驮天》播出了七集,主线是马拉松选手金栗四三的成长故事。“韦驮天”原是佛教用语,剧中引申为跑步极快的人。金栗四三出生在日本乡下,小时候体弱多病。上小学后,由于学校离家太远,金栗四三被迫每天跑步上学,锻炼出一身长跑技能。长大后,他得到“日本体育之父”嘉纳治五郎(役所广司饰)赏识,准备送他去参加斯德哥尔摩奥运会……这位乡下小子虽然在大城市闹出不少笑话,但一旦跑起来,他就会散发出不一样的魅力。当看到他不知疲倦地奔跑时,电视机前的观众同样受到了鼓舞。金栗四三的扮演者中村勘九郎是一名歌舞伎演员,对中国观众而言,他最著名的角色是《银魂》真人版电影中的近藤勋一角。

宫九坦言,选择不为人知的历史人物作为主角,他内心也很不安。这种担心并非杞人忧天。播出了七集,《韦驮天》在日本的收视率并不亮眼,甚至一度跌至个位数。不过,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剧在网络上收到了众多正面评价。有日媒认为,《韦驮天》迥异于过往大河剧的讲故事方式挑战了大河剧传统受众的观剧体验,却更受年轻人欢迎。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胡广欣